Quantcast

被水浸泡的周莊

2007-05-25 06:16 作者:徐淑紅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第一次知道周莊是和一個號稱「江南首富」的人聯繫在一起的,對於富人我向來沒有太大的興趣,甚至連他的名字都老是記不住。後來周莊的名氣越來越大,被稱為「夢裡水鄉」,在影視劇裡也約略看過一些場景,古橋古宅還有門前橋下的流水,感覺真是很美,於是一直心嚮往之。

  今年三月終於得以成行。啟程前一天晚上上網搜索了一下,看到網友有的盛讚周莊的美麗,有的則說周莊商鋪林立,就像一個大賣場,這讓我對周莊更多了一分好奇。

  到達周莊的時候已經很晚,景區的大門早已關閉,無緣見到夜晚周莊的我們只好在外面找了個地方住下。第二天一早洗漱完畢用過早餐便直奔景區。買了門票後因為不認識路,一直走在周莊的外圍:寬闊的道路,綠色的花果樹木和菜蔬,好一派田園風光,空氣也特別清新,只是難得見到個人,安靜是安靜,可也不免讓我們狐疑:剛才在售票處明明見到一輛大巴旅遊車裝了滿滿一車的遊客,他們上哪去了呢?路邊幾幢別墅式的民居後面有一大片湖水,水倒是水,可那也不是我們印象中周莊的水呀。

  於是請了個導遊,她很快將我們帶到景區。人聲鼎沸起來,我們也終於置身於真正的周莊,窄窄的街道,一邊是水,一邊是老房子,我正痴痴地望著這水發呆,導遊把我們帶進了一幢老房子。我漫不經心地跟隨著,忽然聽到一句「轎從門前進,船自家中過」頓時來了精神,也開始感覺這老房子與我以前見到過的老房子很不相同:在我的印象中,老房子大都高大幽深,奢華卻給了一種沈重壓抑感,而這老房子雖也是個大戶人家,房子也挺大,房間也多,但不論是前廳後廳,還是書房和琴棋室,置身其中都給人一種簡潔明亮的感覺。來到後院,果然見到了一條河道,其實看起來比水溝寬不了多少,水中有紅魚,像個魚池,但旁邊卻停著一隻小船,這水與外面的水是相通的,導遊說主要用於運送物品及防備火災戰亂之時逃生,很實用,可這「船自家中過」又是怎樣一種情境?也許只有周莊的人才想得出,也只有在周莊才有可能。

     水邊是個後花園,面積不大,有假山石林,均小巧別緻,恬然幽靜。我還發現這老房子的前廳後廳的正中貼的都是一幅山水中國畫,這和我在別的老房子中堂見慣的陞官發財或者長壽圖是多麼地不同,它還有書房和琴棋室,詩書味很濃,也許因為這張廳的主人是個官宦人家重視讀書吧,我想。接著走進瀋廳,這個瀋就是周莊大名鼎鼎,號稱「江南首富」的瀋萬三的「瀋」,不過這房子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後人所建。廳的正中依然掛著一幅淡雅的山水畫,那大大小的大理石屏風則給我留下了更為深刻的印象,不僅在前廳後廳顯眼位置擺放了據說是擋住財氣外泄的大屏風,還在牆面上製成了條幅畫樣式,甚至連每張椅子的後面都鑲嵌了這樣的屏風,這些屏風遠遠看去我開始以為都是山水畫,走近細看才知那些我眼中的「山水「竟然都是大理石上的天然紋理,這該是多麼珍貴的石頭?主人的富裕程度由此可見一斑,但是卻沒有一點在別處富人家的珠光寳器中感覺到的刺眼和沈重。每間房給人的感覺依然是簡潔、明亮、安靜,沒有專門的書房卻有間私塾房,想起開始在外圍參觀的瀋萬三故居,那更簡潔,幾乎沒給我留下什麼印象,只記住了「瀋萬三」這個多年前就聽說過的名字,還有那模擬人彫刻的私塾先生和唸書的孩童——他也有間私塾房,這些都和我想像中的」江南首富「相距甚遠。關於他的發跡有很多的傳說,最有名和有趣的可能要算「聚寳盆」之說了,還和朱元璋及修建明長城連在了一起,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利用周莊水利之便大力發展海外貿易,甚至在被發配到雲南後仍然致力於發展商貿的經歷。周莊的老房子和它的富商都給我一種與記憶和印象中迥然不同的感覺,還有周莊的人並不姓周,最出名的富商也是姓瀋,據導遊說周莊原名貞豐裡,因為曾經有個體恤百姓的相當於現在鎮長的舊時官吏,免除了他們的賦稅,人們為感激和紀念他而把改稱周莊的(回來後上網查找才知是周迪功郎將莊田13公頃捐給全福寺作為廟產,百姓感其恩德之故),這週莊名稱的來歷也與想像中如此不同,這也許都是因為這門前的水?周莊是一個被水浸泡的古鎮,走到哪裡都有水,都有橋,我們在岸邊看周莊是這樣的風景,到水上看,這週莊又會是怎樣一種模樣呢?

  於是我們登上了小船。上船後我才仔細看這週莊的水,不算寬的河道船行得卻很順暢,水也不是清澈見底的那種,甚至感覺有些渾濁,很綠,但卻不是一潭死水的那種讓人噁心的綠,而是一種很自然的綠,它的渾濁好像來自它的肥沃和深度。我故鄉的小河河面比這寬闊,水也比這清澈,但卻沒有船,至少我從沒在故鄉的小河裡見過船,故鄉的小河是在村外環繞而行,周莊的河道卻是在村子中間穿過,甚至緊靠房屋,這河道也不是一條道走到底,它像岸邊的街巷一樣,縱橫交錯,所以你可以在水上到達周莊的任何一個地方,甚至可能比在岸上走還要快,這不就是水巷、水的街道嗎?我們乘著小船,行在水上,岸邊的老房子和遊客還有那在白天不怎麼顯眼的紅燈籠都變得生動,成了眼中的風景,我想我們開始在岸邊看水看橋時,坐在船上的人可能也把我們當成了他們眼中的風景吧。不只是如此,穿行在這縱橫交錯的「水巷」中,我感覺岸邊的一切彷彿都被我們這身邊的水所懷抱著,像我們在水上的飄浮、行進一樣,它們也在水上飄蕩著,它們都是從這水裡游上岸的精靈,就像這水裡的魚,我們也多想像魚一樣在水裡自由地遊走呀,最早的生命不就是來自水裡的嗎?那一座座小巧別緻的石拱橋此時變得更加嬌美,這一座座單個看起來並不顯得突出的小橋和這些縱橫的河道連在一起立刻呈現出一種難以言說的美,如果沒有這些橋,行在這水上該有多單調,周莊的美也會大打折扣,我忽然有些明白了陳逸飛(著名的旅美畫家,雙橋因他的油畫《故鄉的回憶》而出名)「我愛雙橋,我愛故鄉(周莊)」的含意了。

 下了船走在周莊的古街上,兩旁果然是商鋪林立,但它也給我一些新鮮的感覺。這裡的畫室特別多,賣的都是山水畫,都是周莊的風景,油畫、國畫都有,我更喜歡國畫,尤其是那種黑白的水墨畫,買了一幅小的擺放在櫥裡。珍珠是很多景點和商鋪以及定點購物場所都能見到的,但周莊店舖裡的珍珠卻和那些活生生的蛙殼擺放在一起的,讓人眼前發亮。

 回停車場的路上,我們見到了瀋萬三「水塚」,但除了字牌外空無一物,旁邊有一池水,問導遊,她說周莊的人都說瀋萬三的墓葬在那水底,但至今都沒有找到。竟然把墓葬在水底,看來,瀋萬三和周莊的人都想做一尾水裡的魚。

  陽光明晃晃地照過來,被水浸泡的周莊在我的眼前閃著魚一樣的光芒。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