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過了三十年,我們重相會

2007-05-06 05:35 作者:韓玲玲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最近一次回國,主要是為了探望久病的父親。時間很短,一些小股零星的朋友都沒聯絡。可沒想到,趕上了一支大部隊的行動:中學同學聚會。

我上的中學是一所寄宿制的外語學校,文革前是十年一貫制,學生小學三年級入學,到高中畢業。文革時停了幾年招生,到我們這撥學生入校已是文革中期了。學校從1959年開辦到1988年停辦,歷時30年。我們是學校有史以來招收的第一撥「工農兵子弟」,同學裡有相當一部分是京郊農民的子弟,工人的後代,及地處郊區的部隊及地方機關的孩子。我們的到來給這所文革前的「貴族」學校注入了一些「平民」的血液。入校時已是六年級,到高中畢業,五年多。所以我們這撥人稱之為「中學」,而從小學入校的人對學校的感情又不同於我們了。

我們是「英德」班的,同年級還有「俄日」班,「西法」班等。同走讀學校不同,我們同學之間是真正的朝夕相處。從早上早自習早飯開始,到晚上晚自習關燈睡覺,每天膩在一起,只有週末可以回家一天,平時連校門都不能出。每個同學都像一個大家庭的成員,感情很不一般。我和幾個要好的同學這些年一直有來往,每年回國都會聚一聚,但是和大多數同學已有三十多年沒見面了。這兩年,我們的E班長開始和同學聯絡,搞了個同學通訊錄。在京的部分同學也以不同的組合聚了幾次,我都沒趕上。這次E班長聽說我和另一位在國外的同學同時回國,臨時召集了部分在京的同學,竟也攏到了二十來個人。知道安排後,我就開始了興奮的期待。

我是坐「Sleepy」兩口子的車一起去的。顧名思義,Sleepy是個上課常打瞌睡的主,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我想當時上上下下看好他的人肯定不多。可他是一頭「睡獅」。後來他上大學念研究生,工作,一路順風順水,盡情展露才華,一招比一招厲害。更有甚者,他後來還娶了我們班最出色的女生之一,也是我的好友。他倆是當年同時被派長駐聯合國機構時好上的,屬於日久生情的「革命戰鬥友誼」吧。他們倆剛好上時,她還告訴我,班上有人說他們門不當戶不對,她是一朵那啥插到一堆那啥上啦。當年的迷糊先生能變成今日的「績優股」,我不得不佩服朋友的慧眼識珠。見功力呀!

班上同學間成婚的只有兩對,巧的是,兩個女生都是我的好友。除了上述的Sleepy兩口子,另一對是典型的郎才女貌。CJ是班上最聰明的男生之一,如今事業上更是風光無限。單從他敢於對班上的「氣質美女」果斷出手並最終抱得美人歸的壯舉,就能看出這傢伙一准成氣候。他們的兒子比我兒子大不了兩歲,夏天回去只要有機會,我們就讓兩個小子一起玩一玩。當然了,那位小才子上的是北京最棒的高中,將來上最好的大學是沒跑了。咱家兒子現在還處於半迷糊狀態,雖然生的人高馬大,可娃娃臉上還是一付沒開竅的樣子。但願他也是一頭「睡獅」,當娘的我就盼他早點醒來啦。

有點跑題了。言歸正傳。

我們來到聚會地點,一進門,一屋子人都向這邊看過來。那一刻,我感到有些恍惚,每張臉都好像在我的記憶中,可每張臉又都是如此陌生。我必須把三十年前的記憶迅速調出,與眼前的面孔一一重疊。可我的「重疊」工程還沒開始,熱烈的寒暄問候便鋪天蓋地的來了。我心一橫,愛誰誰,撞上誰是誰!

XJ,同學裡我當年第一個認識的就是他。我們來自同一個區,到學校報到時,他就是帶隊的那個個頭高高的大男生。現在是資深的同聲傳譯專家。他說他太太向我問好。我這才想起他後來娶了學校籃球隊裡最高的女生,我還曾當過她的隊友。如今他們的女兒已到美國念上名牌大學啦,相信個子一定不會矮。

呦,這不是德語班的「老誰」嗎?(誰,音hei,二聲)五大三粗的,還是一臉憨厚。這哥們從一入學就獲此外號,因為他永遠把「誰」發成「hei」。

WX,班上最高的男生。現在某民主黨派任職。也許因為有些「鶴立雞群」,多年習慣性的彎腰讓他變成了個駝背的老頭。是的,老頭。找不到更貼切的詞,我有些心酸。

E班長,幾年前在美國見過面。從政多年,現在自己辦了學校。老友重逢,嘻嘻哈哈之中,他沒頭沒腦來了一句,「你小時候不是黃頭髮嗎?」我沒有接這個話題。頭髮的顏色!這種年紀探究頭髮的顏色,還沒喝酒就醉了?你上次見到我時就這色兒!再說了,這屋子裡有幾個腦袋還保持著本色呀?

SY,當年細細的脖子頂著個大腦袋的小姑娘,現在還是又瘦又小。當年班上排英文劇「半夜雞叫」,要不是她挺身而出演地主婆,就沒有今天大家津津樂道的美好回憶了。小丫頭平時說話細聲細氣,特文靜,一上臺把大家都震住了。記得她把個小臉畫的小妖精似的,在台上那叫一個放的開,把個地主婆演的活靈活現。不顯山不露水,這才是真厲害。一提到這件事,連德語班的同學都會冒出一句「You lazy bones!」之類的台詞。我想他們並不一定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純粹的耳濡目染。E班長又再次感謝她當年的傑出貢獻,此舉助他成就了當班長的功名。當然了,那會兒我們演的不止這一齣戲,現代京劇篡改的英文話劇,英文的疑似「長征組歌」等等,沒我們不敢演的。我這個患有嚴重「藝術細胞缺乏症」的人都屢屢登臺,跟著扑騰來扑騰去,大呼小叫的,想不起是誰教唆的啦。

「老-同-學!」見到JY我感覺特親切,他是我真正意義上的老同學。當年恢復高考,大部分同學上了一外二外什麼的,我和他一同考上了一所綜合大學的西語系,他是德語專業。當年的英俊小生,如今韶華已逝。我心裏明白,他何嘗不是我們大家的一面鏡子。

旗開得勝。至此,和每一個同學握手,基本上在兩到三秒之內從記憶深處挖出相對應的名字。可握著眼前這位老兄的手,腦子裡一片空白,張口結舌,尷尬的很。趕緊問旁邊的好朋友,朋友在關鍵時刻和我逗起了悶子,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Z。Z什麼?C。C什麼呀!?我咬牙切齒。忽然一個詞出現在我腦子裡,「雙十節」!只一霎那,我喊出了此同學的名字。那是怎樣的一種回憶啊!

中學時正是文革中後期,反左反右的,至今我也沒拎清爽。反正事兒多的不得了。這個同學平時話不多也不起眼,基本上屬於老實巴交那種。突然一天他就有了麻煩。晚自習時,班主任老師一臉的階級鬥爭,如臨大敵一般,和這個談談,找那個說說,一屋子十幾歲的孩子被搞的挺緊張。鬧了半天我才明白,這個小子的「罪過」是在一張紙上寫了幾遍「雙十節」這個詞。那會兒那教育受的,除了「十一」,我都不知道「雙十節」是怎麼回事。這回這課補上了,敢情是國民黨的國慶。這下可不得了了,你小子什麼意思?替國民黨歌功頌德鳴冤叫屈?對社會主義不滿?總而言之,大會小會又說又批,一個十幾歲的中學生給整的像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當然事情後來就消停了,要不還能怎麼樣?那個時代就這麼瘋狂,把個屁大的事給上綱上線成個天大的事。當權者和經過文化大革命「洗禮」的人民可以隨時的,毫不猶豫的把自己中的一份子推向敵對面,全然不想自己在某一天也可能會遭到同樣的拋棄,被自己人視為異己。現在想想還是讓人不寒而慄。

「雙十節」同學後來念了外院,現在日子過得挺好,那天晚上還是他開車送我回的家。對了,當年「半夜雞叫」他演長工之一,可見那會兒他就給人苦大仇深的感覺。

E班長顯然還嫌不夠熱鬧,當場給在德國的一個同學打通了電話,第一個遞給我,告訴我,讓他猜猜你是誰!我拿過電話上來就說「你猜我是誰?」其實我特煩別人打來電話不說是誰,而是讓人猜。這老兄三十年沒和我有過聯絡了,冷不丁的讓人上哪兒猜去呀!我覺著我整個一傻丫頭。他猜不出來,我問大家,他猜不出怎麼辦?他們說告訴他你是那個黃毛丫頭,我傻不啦嘰的照說了,他還是猜不出,E班長說,告訴他你跑得特快,我這傳聲筒的話音未落,那邊頓時開了竅,「韓玲!」原來如此!我在中學的所作所為,只留給同學這一個印象:「跑得特快的黃毛丫頭」。我所得意的聰明機靈學習好,這會連過眼煙雲都不算,沒人記得。過了一會兒,另一個在國外的同學聽到消息,主動打電話給E班長,他又第一個把電話遞給我,「讓他猜!」我是一回生二回熟,上來就說,我是跑特快的那個,人家也不含糊,立馬說出我的名字。E班長又給在澳洲的一個同學打電話,沒打通,我這「讓你猜猜我是誰」的遊戲才算是告一段落了。事後想起仍忍俊不禁,我們常常以為自己是誰,或是想讓別人認為我們是誰,可在別人眼裡我們並不是那個誰,而是另外一個誰,不管自己是否喜歡。

此次聚餐,BL同學受班長之托負責點菜。要說這位BL兄也是餐飲業的老手了。當年他沒考大學,而是和其他幾個同學被當時不多的幾個大飯店之一的西苑飯店招去做了服務員。他一頭栽進這行就再也沒出來,算是為祖國的餐飲事業奮鬥終身啦。他一臉福相,總是笑瞇瞇的,像極了彌勒佛。我和他當年還是來往比較多的,因為週末回家常坐一趟公共車,都往西郊走。他家住在當時的海淀區四季青公社,我還半路下車到他家串過門子。後來他早早就結婚了,好像是我剛上大學不久。我還記得去參加他的婚禮,就是在那個村裡。他應該是班上最早結婚的,也是我所參加的唯一的同學的婚禮。見了面我問他現在住在哪裡。他說還在那兒。我說還在哪兒?南平莊。這著實讓我吃了一驚。這都二十好幾年了,大家買房子換房子都折騰多少回了,這老兄還在當初結婚的老房子裡。我說四季青現在可是寸土寸金,高度商業化,老房子還在?還在。他完全沒有什麼要解釋的,一付不這樣還要怎樣的架式。可所有的別人都屢屢的買房換房了呀?!顯然是我少見多怪了。我和他說,下次回來一定去他那兒看看。

班長給大家帶來了學校解散二十年後出版的校友文集,書名《天上的學校》,其中不乏名人之作,是「封閉式校園走出的精神貴族」們的文集。細看,沒有看到我們年級人的文章。我們熱愛學校,為她驕傲,但我們好像鮮有「在天上」的感覺。我們是學校歷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幸運的,但同時,我們又是歷史造就的「另類」。

E班長到底是喝多了。話多的不得了,起碼說著三種語言,內容也是五顏六色。懷著舊,有些激動,有些傷感。我們大家何嘗不是呢。他說我們要建立一個基金,將來班上哪位同學有什麼難處,我們就可以幫助。飯後AA制,我們每人都出了個大整數,剩餘的錢就算作基金的開始。

我們這些同學可以說是一起長大的,但我們沒有一起變老。一晃三十年,再見面,嘩啦一下,已人到中年。從分手到相聚的這些年間,我們摸爬滾打,一往直前,闖蕩世界,打拼自己的天地。現在我們上孝下賢,養家餬口,肩負重任,人生百味已嘗過半。對那張牙舞爪的青春歲月,我們只有回頭張望的份兒啦。然而,感傷的同時,我對有這樣一群可親可愛的同學分享我們的人生,感到溫暖和安慰。

人的一生,從二十歲到知天命,我們其實只有這一個三十年能讓我們津津樂道又百感交集。不是嗎?

講到老同學,就套段老歌詞,表達對這段同學情誼的懷念:

多少次天涯別離,
今日難得又相聚。
舉起酒杯相互祝願,
總是千言萬語。

儘管我們各水一方,
總是同舟共濟。
儘管我們分手時長,
卻能同路相依。
同學友誼難忘卻,
相聚多甜蜜!

□ 寄自美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韓玲玲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