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類能轉世再生?海南驚現「轉世奇人」(圖)

2007-04-11 21:21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前世刀槍疤痕猶在


在海南省東方市感城鎮,居住著一位叫唐江山的「轉世奇人」。

唐江山現在二十多歲,已結婚,有兩個孩子。

據唐江山父母及村裡的老人說:唐江山3歲時(1979年)的某一天突然對父母說:「我不是你們的孩子,我前世叫陳明道,父母叫三爹。我的家在儋州(儋縣),靠近海邊(在海南島北部,離東方市一百六十多里)。」他還說自己是在「文革」期間武鬥被人用刀和槍打死的。更奇怪的是,他竟然能講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

唐江山說:「1967年9月的一天,我(陳明道)當時是村裡的共青團支部書記、民兵幹部,那天因我們村的碾米機沒有油,我們八個人外出買柴油。回來時被鄰村人打死了。我被擊中腦後一刀、左腹一刀,一顆子彈從左後背接近左腹刀傷處通過。」

隔世尋親心似箭

唐江山說:「到了五六歲時,我有一種預感,母親已不在人世,但父親還在,已成了孤獨的老人。記得5歲那年,新英鎮有一位阿姨到我們村做生意賣小商品,我聽她說儋州話,我便用儋州話對她說我是新英人,家住黃玉村,要求她帶我到黃玉村。這位阿姨感到奇怪,不肯帶我去。

「6歲那年,我向現在的父親提出要去儋縣新英鎮黃玉村找我前世的父親三爹。但父親仍不肯帶我去,於是我耍起小孩脾氣,不吃任何東西,也不與他們說話。幾天後,父親屈服了。」

唐江山說:「到了那裡後,我又帶父親走到一條河邊(北門江)。以前的陳明道就死在這附近。一到這裡,我心中便害怕起來,於是叫父親趕快乘船過河。後來我多次回黃玉村。」

父子相認驚動四鄰

唐江山說:「我一進門,便見到了三爹。只見三爹蒼老了很多,這時我走到三爹面前用儋州話叫他一聲三爹。三爹大惑不解。我再向他解釋說,我是您的兒子陳明道,那年被人打死,後托生到東方感城不磨村,現來找您。我的這些話,使三爹驚得目瞪口呆,一時反應不過來。

「我知道我這麼小年紀,說話大人不相信,我便跑進房門,把我死後他們給我立的神牌抱出來,對他說這是我的神牌,現在我是活人,不要放在上面了。並且告訴他,我以前睡哪個房哪張床,並一一數出我以前常用的東西。

「三爹見我說得一絲不差,確認了我是陳明道後,他一下子抱起我大哭不止,我也抱著他哭,跟著我一起來的唐崇進父親也哭。這時,驚動了四鄰,他們都趕來看是怎麼一回事。

「一場傷感過後,三爹把我放下。我見到二爹的兒子陳軍助弟弟,還有以前的好友,每一個人我都認得,並且上前叫他們的名字,說以前與他們一起做過什麼事,說得一點不差,他們不得不承認我是陳明道。我還能認出我前世的女友謝樹香。」

後來他又說:「以前我當過民兵經常弄槍,現在生在東方,從未見過槍,但除了新式步槍、大肚駁殼槍以外,以前的我都很熟悉。現在如果有槍,我可以射得很準。以前我還開過二噸半的車,我現在從未開過車,但對開車的技術、手勢都很熟悉。」

唐江山真的就是陳明道嗎?世間真有「轉世奇人」嗎?看來這些還都是未解之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