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東莞5名洗頭妹被陌生男綁架火燒捆綁輪姦

2007-04-05 08:2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3月27日晚上11時許,在東莞虎門一家髮廊打工的菲菲(化名,四川人)和茵茵(化名,河南人),被前來洗頭的陌生男子帶走,之後被歹徒控制在東莞長安的一間出租屋內。此後幾天裡,歹徒讓她們給自己的親人以及髮廊老闆打電話索要10000元現金。

從28日凌晨開始,歹徒們不斷對她們進行各種凌辱,每天輪番用火機灼燒她們的皮膚。拿不到錢,歹徒就用鐵鏈反綁她們的雙手掛在洗手間的毛巾架上。更令人髮指的是,在被綁架的幾天裡,菲菲等人每個晚上還要遭受看守她們的3名歹徒輪姦。

4月1日凌晨,藉著上廁所的機會,菲菲偷回自己的手機,把自己反鎖在廁所裡,並在周圍住戶的協助下,迅速報警獲救。而茵茵則在菲菲報警後被歹徒帶走,並最終在逃跑途中被放回家。

﹝目擊﹞
赤裸女子窗口求救

4 月1日上午,記者接到報料,稱在長安廈邊一出租屋的4樓,一名女子正在窗口向外求救,而且渾身上下一絲不掛,稱是被人綁架。記者於當日上午9 時30分趕到事發現場時,警方正在現場勘查,一輛警用越野吉普車上坐著一名紅衣女子。知情人告訴記者,該女子正是裸身求救的女子,記者欲上前向其詢問詳情未果。9時40分,紅衣女子被警方帶離現場。

在現場,報料人周先生介紹,他住在事發出租屋對面,當天他剛起床正準備洗漱,這時從外面傳來求救聲,他探出窗口,只見20米外的對面窗口有一女子正在喊救命。儘管距離有些遠,但周先生仍發現該女子身上未著什麼衣服。該女子的求救聲還驚動了周圍的一些住戶,大家紛紛報警。

最早進入現場的方方(化名)告訴記者,求救女子住在4樓,而她則住在5樓。當天8時許,她聽見來自樓下的求救聲後,伸出頭朝下看,求救女子稱她是被人綁架到這裡來的,身上什麼衣服都沒穿。

「綁匪剛走,麻煩你幫我報警並把底下的大門打開。」方方下到4樓進到房間後非常吃驚,「她全身上下都是傷口,最大的傷疤比雞蛋還要大!」幾分鐘後,警方和當地治安隊員趕了過來,警方借了一套衣服給求救女子穿上。記者欲上樓查看詳情,遭到警方婉拒,警方稱此事正在調查中。

周圍的住戶告訴記者,出事出租屋這幾天一直很安靜。當天下午,記者以租房子的名義,見到了剛從派出所接受調查回來的房東。該出租屋從4樓開始對外出租,每層約有4個套間,都在樓梯口設有一扇大門,私密性較好,下到4樓時記者聲稱要參觀一下環境,遭到房東拒絕。據房東介紹,當時來租這間房子的租戶是一男一女兩人,自稱是兩口子在附近一工廠打工,沒想到住了沒多長時間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讓房東有些懊悔的是,租房時忘了索要身份證登記一下。

﹝事發﹞
同去消夜卻被綁架

昨日下午,在虎門南柵一間餐廳的包廂內,22歲的菲菲拉開上衣,背上20多個雞蛋大小的傷疤赫然在目。經過3天的治療,這些傷口稍有癒合的跡象。菲菲告訴記者,類似這樣的傷口渾身上下至少有70處。說起被綁架的事情,菲菲自稱那幾天裡受到的簡直是「非人的遭遇」,現在回憶起來,心裏仍在發麻。

3 月27日晚上10時20分,菲菲所在的髮廊裡來了兩名男顧客,他們開著小車,西裝筆挺,手拿公文包,其中一人臉上有些痘疤(下稱「痘疤」),另一人戴著眼鏡。進店後挑了菲菲和茵茵為他們洗頭。在洗頭過程中,兩男子不住地讚揚菲菲和茵茵的手藝。40分鐘後,「痘疤」表示想請二人出去消夜以表謝意。沒有過多的推辭,菲菲和茵茵隨二人走出店門。上車時,菲菲發現在洗頭時等候在店外的兩名男子也一起上了車。

車開動不到5分鐘,「痘疤」突然問茵茵,10天前是不是拿了他老闆的手機,茵茵說沒有,「痘疤」重重地給了她一記耳光,蒙住兩人眼睛。車在當地轉了一個多小時後,最後在長安鎮一出租屋前停下。「痘疤」打了一個電話後,從出租屋裡出來兩名男子,分別把菲菲和茵茵抱上4樓靠裡面的一間房,面積在20 平方米左右的小套間,角落是一個衛生間。茵茵吃驚的是,房間裡還有3個男子和1個女孩。

進門後不久,「痘疤」命其他男子用膠布將菲菲二人的眼睛和嘴巴以及四肢纏得嚴嚴實實,然後脫光她們身上所有的衣服。做完這些後,「痘疤」帶著6名男子離開房間,留下3男子看守。當晚,3人分別強暴了菲菲和茵茵以及另外那名女子。

不久,之前出去的6人帶了兩名女孩回來。從歹徒的談話中,菲菲得知這兩名女孩是她們從大嶺山以同樣的方法綁架回來的,而「痘疤」正是這個團夥的頭目。那時候大約是28日凌晨4時。

﹝受虐﹞
火燒、輪姦、捆綁、勒索

3月28日上午11時,「痘疤」從外面進門對屋子裡的5個女孩說:「知道抓你們回來的目的嗎?告訴你們,我們別的不要,只要錢!我今天給你們一個機會,讓你們每個人家裡搞1萬塊錢來,就放人。」

29 日下午2時,折磨從這個時候開始。看守的歹徒解開女孩們嘴上的封條,讓她們分別給親朋打電話索要錢物,並事先限制她們打電話的內容,不得多說一個字。其間,3名歹徒分別拿著防風打火機輪流灼燒她們的皮膚,並不得喊叫,若有人喊叫一聲則會受到10倍的處罰。歹徒們看著菲菲皮膚上被灼燒的部位慢慢長起雞蛋大小的水泡,然後他們狠心地將水泡撕破,並喪心病狂地用牙刷沾著鹽水在傷口上來回地刷,接著又有人在她的身上燒出第二個水泡……屋子裡的女孩沒人能倖免。歹徒把這樣的折磨稱之為遊戲,接下來的幾天,歹徒每天都在被綁女孩的身上玩這種「遊戲」。

這天晚上,菲菲等5名女孩被看守的男子依次強暴後,她們的手被鐵鏈反綁著掛在衛生間內的毛巾架上,高度剛好只能夠踮起腳來站立,而每個女孩腳板心位置的地板上,還放著一些圖釘。當晚,菲菲沒有睡著。

30日晚上,菲菲隱約從「痘疤」等人的談話中得知,從大嶺山綁回的兩名女孩的家屬分別往他們的賬上匯了10000元和6000元贖金。不久那兩名女孩就被送走了。

31 日下午,「痘疤」回來後見沒收到什麼效果,他將10000元勒索款降至5000元,並稱這是最後一次機會,若還是收不到錢的話,她們會將菲菲等人的手筋和腳筋挑斷後丟到野外。這天晚上,歹徒把她們身上的膠布鬆開,菲菲看見地上有許多歹徒作案的工具:刀子、黃色的膠布、剪刀等。

菲菲所在髮廊的老闆娘告訴記者,她在3月29日第一次接到歹徒的勒索電話,綁匪稱:「你有兩個人在我手上,你拿20000塊來我就放人!」綁匪沒有講清交錢的具體方式,但第二天又將一人1萬元的價格降至5000元,併發來了賬號,老闆稱她這期間始終沒湊夠贖金。

﹝求救﹞
廁所報警歹徒四逃

這天晚上,遭受多輪強暴與虐待後,菲菲等3人又被「挂」回毛巾架。大約凌晨4時,屋外鼾聲不斷傳來,菲菲確定3名歹徒已經熟睡,她謊稱要大便,喚醒其中一男子進來。該男子把她從架上卸下來,然後把茵茵和另一女孩從廁所帶到房間。20分鐘後,那名歹徒再次熟睡併發出鼾聲,菲菲趁機悄悄潛到房裡拿回自己的手機,然後關上衛生間的鐵門,撥打電話報警。菲菲打電話的聲音讓幾名歹徒迅速驚醒過來,他們使勁敲打衛生間的門。原來出這個房子的大門,必須要在大門感應器上刷一下專門的磁卡,而這夥歹徒只有一張磁卡,被「痘疤」出門時帶走了。

遺憾的是,由於對周圍環境不熟,菲菲報警時並未能說出被困的準確地點。4月1日清晨6時許,「痘疤」接到看守歹徒的電話返回,一夥人帶著茵茵等二女迅速逃走。老闆娘告訴記者,在逃跑的過程中,歹徒把茵茵和另一女子放了。

當天上午,菲菲在對面住戶的幫助下第二次成功報警,不到5分鐘,警方聞訊趕到現場解救出菲菲。

被解救出來後,菲菲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竟然有70多處佈滿全身,除了30來處為煙頭燙傷外,其餘都為火機燒傷。而記者從老闆娘的口中瞭解到,茵茵的傷口主要集中在乳房周邊及腹部,有10處左右。

被解救後,警方安排她們在長安鎮一家醫院做了檢查和治療。隨後老闆娘把她們轉移到了髮廊所在地的南柵村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據瞭解,目前警方對此案高度重視,正在全力偵破之中。昨天當記者正在採訪菲菲的時候,一旁的老闆娘接到了警方的電話。她告訴記者,警方表示「明天要帶菲菲和茵茵去市裡做法醫鑑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