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市長辦公室門口發現了一坨狗屎……

2007-04-03 00: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老張每天總是提前一會兒上班,為領導搞衛生、燒開水什麼的。
  
  早上7點半,老張給市長送開水,發現市長辦公室門口有一坨狗屎。  

  「誰這麼缺德?」老張嘴裡嘟噥著。
  
  市政府辦公室秘書小王聽了連忙問:「怎麼回事?把狗屎放到了市長的門口?」
  
  小王馬上要升為辦公室副主任了,這點政治敏感性還是有的。他立即通知了辦公室的李副主任。
  
  李副主任說:「要立即報告分管機關的領導劉副市長」。
  
  小王準備給劉副市長打電話,李副主任又說:「等一下,我先擬個名單」。  
 
  不一會兒,市政府小會議室裡擠滿了幾位有關領導和辦事員:
  
  劉副市長、機關黨委何書記、李副主任、信訪辦山主任、保衛科高科長、老張、小李秘書。
  
  劉副市長點了一支煙,環顧四周,然後說:「大家先說說情況。」
  
  李副主任說:「老張你說吧,把細節說清楚。」
  
  老張說:「早上7點半,我給市長送-----」
  
  李副主任打斷老張的話,說:「別扯沒用的,撿重要的說!」
  
  老張用力揉了揉眼睛,接著把如何發現狗屎,小王如何報告李副主任的經過說了一遍。
  
  劉副市長說:「大家先發表點意見,小王記錄詳細點,等一會兒我要專題向市長匯報的。」
  
  保衛科高科長說:「這是一起嚴重的侮辱領導的事件。昨天有幾個失地農民上訪,被我堵在門外了,肯定是他們搗的鬼。」
  
  信訪辦山主任說:「我同意高科長的說法。那幾個農民臨走時還說‘你們等著瞧!’高科長當時還扇了一個農民一巴掌哩」。
  
  高科長狠狠地暼了山主任一眼。
  
  李副主任說:「這只是一種可能。現在年關將至,各種矛盾彙集在一起,比如昨天還有一個老幹部向市長要藥費,沒有要到。也不能高估了這些老傢伙的品質啊。」
  
  機關黨委何書記說:「綜合大家的意見,基本上可以定性為是一起無理取鬧、惡意侮辱領導的事件。請劉副市長指示」。
  
  這次沒有人鼓掌,劉副市長顯得有些不習慣。
  
  劉副市長清了清嗓子,把埋在沙發裡的身子向前傾了傾說:「我同意何書記的定性。請保衛科高科長、信訪辦山主任查清上訪農民和那個老幹部的身份、姓名、性別、年齡和相關情況。立即通知公安機關,迅速派出警力,將他們控制住。弄清是受誰指使的,為什麼要這麼幹,對黨和政府有什麼深仇大恨。」劉副市長看看表說:「這件事我委託何書記全權處理。稍後把結果以書面形式送給我。市長快要來上班了。大家迅速把狗屎清理一下。」
  
  劉副市長正要開門出去,這時,年輕的市長笑瞇瞇地推門進來,一看大家滿臉嚴肅,嚇了一跳:「呵,什麼大事,這麼早?」
  
  所有人都怔住了。
  
  最後還是劉副市長打破了沉默,尷尬地說:「沒什麼,沒什麼,」然後,把市長拉到一邊小聲說:「這都是我的責任,機關沒管好。幾個搗蛋的農民在您辦公室門口放了一坨狗屎。」
  
  「哈哈哈!」市長笑得直捧肚皮。大家都懵了。
  
  市長拍拍王秘書的肩膀說:「小王,你去聞一聞?」小王高興地俯下身去,嗅了嗅,說「很臭,聞不出來。」
  
  「李副主任,你去試試?」市長又指了指李副主任。李副主任不易覺察地皺了皺眉頭,低下頭去聞了聞說:「不像是狗屎。好像有一股子什麼酒味兒。」
  
  「你天天喝‘本地造’,當然聞不出來是啥酒。昨晚上面來人了,我們喝的是XO,我連干八杯,回來還沒進門就吐出來了,真是可惜了這XO」。
  
  原來是市長的嘔吐物,哪裡是什麼狗屎。
  
  老張苦笑著說:「都怪我眼神不好,鼻子也不靈光……」
  
  年輕的市長大度地揮揮手:「哈哈哈!沒什麼沒什麼。都怪我酒量不到家。」
  
  「哈哈哈哈哈」。市長辦公室門口一幫人也笑成了一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