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人啊,切莫再自我羞辱

2007-03-21 14:54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評歌曲《我是誰》

「天地茫茫我是誰,記不清多少次輪迴。苦難中無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黑夜中流出的是滄桑的淚。直到我看見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尋到大法灌耳如雷,我明白了自己是誰,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茫茫天地間,我是誰?輪迴多少次,為什麼?我究竟屬天,還是屬於地?我究竟是水裡魚,還是樹上猴?生命如黑夜,淚滄桑。我原本是神,或犯錯降地,或立約來世……大法告訴我生命真相,我如雷貫耳,於是我在神路上直追……細心聆聽關貴敏演唱《我是誰》到最後,終於淚水漫過面頰,心靈通天徹地,我超越了哲學、聯通了歷史。我明白了泰勒斯為何說萬物源於水且都有靈魂,我為曾經相信過人的始祖是猴子而羞愧,我以在課堂上講過猴子進化成人而覺得恥辱。

關貴敏有很多粉絲,曾經有我妻子,從來沒有我。他演唱《甜蜜的事業》時,我失戀著,20天失重20斤,心靈的天空滿是烏雲,痛不欲生哪裡有一絲甜密?所以當我讀到關於西人瑪麗莎為關貴敏演唱《我是誰》感動落淚的文章時,我希望得到驗證。拷貝下《我是誰》的歌詞,我開始用心去聽,用靈去感受。音樂是優美的,但我眼淚還沒那麼輕易流出。「生活比蜜甜」的歡快秀,還在我記憶裡,我卻不在甜蜜的生活中。可當關先生用異常平和的歌喉唱出「天地茫茫我是誰」的歌詞時,已經知道「我是誰」的我,心靈仍然被深深的觸動了。但我還是沒有流淚。繼續聽,一句又一句,都那麼平和,沒有煽情、激情和秀情,但腦門、心門、命門一扇扇的被打開了。我細聽著,感到關先生不是在對我唱,而是在對我說,用心地說。我開始拿出紙巾,但還沒有落淚。可我已經知道,眼淚是不可能不流的了,淚是客須迎接。整首歌都唱得那麼平和,惟有中間的「直到」那個詞和最後「奮起直追」的收尾,才有高腔,很像在說歌。卻真的「說」的比唱的好聽啊。這是怎樣的一首歌啊,這是真正生命來源的歌!終於在唱到「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最後一句時,我的淚水潸然而下。瑪麗莎流的是心淚,我證明。

聽完一遍後,我又接著再聽一遍。這次我徹底放鬆了自己,從頭到尾讓眼淚流淌……為什麼不流啊?我是天上客,輪迴在世上為回歸,卻一直在迷茫中累。是大法講出我真正的出身來歷,我如雷貫耳、醍醐灌頂:原來我的家在天上,原來地上的家是客棧!我可以轉法輪、修神心、煉佛體回家!啊,讓我怎能不流淚?

一時間我生起了一個念頭,很想去見達爾文。我想帶給他《我是誰》。我想看著他聽完《我是誰》,而後我要問問他:為什麼你要讓我們沒有自信?你所謂的進化論真理,難道就是用來羞辱人類的嗎?我甚至有一個心願:想讓世界上所有科學家都來聽一聽《我是誰》,而後我要問問他們:神聖的生命、神奇的運動、內在的本質和規律,你們總要用物質去打擊神靈?這樣霸道是不是管不住魔性啊?!最後我希望人啊,都來聽一聽《我是誰》,切莫再自我羞辱了。

中國首發 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