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聲援王朔,丫太有才了!

2007-03-12 12:35 作者:邰有才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小東西及你們宿舍眾丫頭們,你們好!

你們的來信顯然造成了「友邦驚詫」的效果。第一,你這個小東西怎麼長的這麼快,這幾乎是不能允許的——你讓我感到自己怎麼這麼一把年紀了。第二,你們誇人的水平確實很搞,把我這個「著名作家」樂的屁顛屁顛的;你們一定知道,列入「被女大學生崇拜」的對象,而且還「著名」,甚至「作家」,那是多麼讓人大打出手的事情。只是我有一個請求,能不能把「著名」繼續寄存在你們宿舍裡,但把作家還給那些真正為此「嘔心瀝血」、「你死我活」的人們。現在,我要趁著你們閃光的恭維,不顧一切地再賣弄一下我關於你們的「提問」的「真知灼見」。

首先。怎麼你們這些學理工科的小丫頭們,會對「文壇」那麼搞笑的地方感興趣,這也令我意外。據說他們80後(不包括你們)或新新人類都已經不再是人類了,都成精得開始不說人話,所以你們能這樣「熱愛學習」,我喜歡。

其次談談你們的問題。

你們把王朔擺在第一位,還算是有眼光。中國作家當中,我唯一完整看完一部作品的,也就只有王朔。我不說海子,是因為海子和你們的名單中的「作家」不是一類,他在更高的一個層次上。在你們的名單中,甚至在我們偉大的祖國各地,王朔幾乎是唯一一個沒有病的正常作家。我說的精神病叫偽善,偽君子、偽道學等等。中國無疑是一個偽善專政的國家,這是群眾暴政和個人專制能夠在咱們祖國和諧共處的真正紐帶。在這令人窒息的精神病國家裡,能見到王朔這麼一個明白人,我就有點滿足了。我這樣誇這廝並不等於我也特待見他的文字。王朔的文字得從兩個角度去解讀。第一,思想層面,這是他的可貴之處。我這麼說幾乎能看見王朔要開罵的表情,「丫別跟我玩思想」。我的意思是說,王朔的「思想」的水平當然跟西方作家那個思想不是一個。他的思想就是「牛黃解毒丸」,這副藥劑對被偽善憋得紅頭漲臉或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人來說,是急診,是對症下藥。當然,反過來說,他的文字也就是「牛黃解毒丸」的水平,你不要非得嚼出一點黃金來。另外一個層面,就是語言審美層面。說句不雅的比喻,這是王朔扒短褲的遊戲,一種文字快感。先從扒別人的短褲起興,然後到扒自己的短褲到達審美高潮。當然這種語言神秘之舞有自己的地方特色或亞文化侷限:在地域上,那是北京的;在時間上,那種快感連接了60-70-80-90四個年代。現在王朔又活過來了,因為網路語言和扒短褲事業終於勝利會師了。

你們名單上其他十幾位「作家」我大致把他們分為兩類。一類叫「體制內作家」,不一定身份是體制內的,我主要說他們是靠體制養活的。余秋雨、金庸屬於這一類,他們站在王朔的左邊。另外一類可以稱為「體制外作家」,你們說的L、Y1、M、Y2等(考慮他們還「反」著呢,就不點名了吧),可歸於這一類,這一類靠反體制養活自己,他們站在王朔的右邊。這左、右兩邊的作家當然是互相厭惡的,然而在我們今天的譜系他們可歸於同一類。他們的共同點在兩個方面。第一、偽善,因此共同形成中國精神監獄上的文學石頭。右邊的陣營是最近幾年才加入赤裸裸偽善的隊伍的,但已經在這兩年裡後來居上了。第二、我們時代的文字垃圾生產者或個體製造商。當然,這些文字垃圾的顏色是各不相同的。余秋雨把垃圾放在花瓶裡,金庸把整個國家當成幼兒園,因此他的文字是「傻姑」嘴裡的肥皂泡。後面的那幾位「青年作家」,我不好評論,因為他們一篇完整的文章我都沒有看過。但我可以給你推薦一下閱讀他們文章的方法:首先,順便找一篇文章來讀,那一定是範文,因為他們的文章都是這個模式的;然後,如果你比我更崇拜他們,只需流覽一下他們文章的標題就行了,你一定就知道他們要說什麼,甚至怎麼說,除非你們比我還笨。這些右翼作家如果不改變寫作思路,他們未來的幾十年也不可能有什麼出息,不過是為一般等價物排泄出更多垃圾而已。嚴格來說我不認為中國有作家,上面兩種人都不是作家,他們不過是文字工作者,腦力勞動者。這些毛式概念今天用在這些「文化災民」身上,竟然如此的切中要害。

談到這些作家的「寫作性格」(孩兒們,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就簡單總結一下。余秋雨是一個審美感覺很強烈的作者(他肚子裡的「啊」總是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我懷疑是一種戀母情結),但由於文化的貧困,他總能成功地通過審美的賣弄達到審醜的效果,儘管「人民群眾」中不乏真被他忽悠了——「太有才了」。金庸是我們時代的廁所管理員或服務員,他的文字擺放的地方,是每個人都要去或樂於去的地方;但其文化享受,僅僅限於「來去沖沖」那種水平。手紙在那裡是必需品,但出來以後就一定扔掉了。金庸不僅戀母,而且患有嚴重的幼稚症——這是早戀失敗的後遺症之一。L與Y1可歸為一類,他們在偽善方面現在可以領導潮流了,他們的「成功」將中國民間寫作的誠實方向「成功」地扭轉到「偉光正」傳統上面去了,網路時代的精神啟蒙因此夭折。儘管二人在年齡上不同,但在「不給好處誰都敢滅」這方面,兩位作者交相輝映。他們把這個時代最正面的概念都拿來沽名釣譽和賣錢了,他們深刻地代表著偽善文化的落後方向和我們時代深刻的靈魂貧困及文化的窮途末路。M和Y2是兩種不同情況的精神病人。M是因太愛自己並因世界不能像自己一樣愛自己而上升為「魔鬼」的;但儘管他對所有的人的認識都是愚昧狂亂的,但對自己的利益卻極其清醒。他應該去看醫生,但我們卻愛莫能助——因為你不知道這世界是否有這樣的醫生。L2患有精神分裂症。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病例:一方面是詩人的真誠和政論家的清高及雜文家的憤世嫉俗,另一方面是政客的庸俗、商人世故和小市民的精明——他的每一個文字都指向自身,但他卻能生活在這種分裂中激動無比。他在北京到也「適得其所」了。

也許你們或他們很反感我總說作家有病。你們或他們甚至會說:世界上著名作家都有一點不正常,大才若病嘛。你們錯了。中國作家一點沒有這方面的病,因為在生活上,他們個頂個的都是人精,權衡利害比世界上智商最高的天才都天才;所以我才說他們有病——這麼精明的人竟然能把文字嬌情到那個程度,這才無疑是一種疑難雜症。這病其實我治得了,「但我現在不說」。

我不想評論賈平凹們。至於其它幾個作家,我連聽說都沒聽說過——如果豬也能飛,網路作家無疑也是作家了。別難為我,你們說討論「梨花體」有什麼價值呢。不過我可以談談「基督徒作家」。首先請你們幫我一個忙,能不能不要這樣稱呼我。諸如「基督徒作家」、「基督徒知識份子」等,越來越讓我覺得「挂羊頭」賣「作家」和「知識份子」的意思。「挂羊頭」賣文已經是近來「基督徒作家」們的行業了;我也擔心,基督教像所有外來宗教或外來文化一樣,一進入中國就徹底被「本色化」了。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什麼都可拿來服務他們的「偉光正」。我更擔心的是,如果說中國文化最大的病症就是偽善,那麼,中國基督徒的偽善正成為一種新的力量加入進去,正在為這靈魂監獄提供宗教支援。基督教也成了更多信徒的「修身養性」之學,偽善具有普遍性。可以這樣說:「屬靈謙卑」在教會那裡培養著態度的偽善,「公義代言」在作家那裡養育著另外一種態度的偽善。饒了基督教吧。

不過,小朋友們,請原諒我嘮叨一句。我現在正在去南極的路上,所以沒時間跟他們掐架,也沒興趣。如果你們要想賣弄我的文字,千萬別說這是我寫的。他們說這小子既膽小又偽善,罵人還不敢站出來。你們就對他們說,「太有才了,你們罵對了!」這篇東西要發表,就起個這樣的名字吧:「聲援王朔,丫太有才了!」

2007年三八婦女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邰有才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