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郴州市委書記李大倫:還是一個詩人和貪官的交集

2007-02-23 14:33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李大倫最後一次揮毫,是去年5月,載於《郴州日報》,題目《難得清醒》。此文背景:湖南省郴州市副市長雷淵利被宣布「雙規」當天。他時任該市市委書記。文中之意是,你雷淵利真糊塗,竟然如此貪墨?我李大倫為官還是比較清醒。

沒想到,半年之後,1月26日,李大倫也走上了被告席,原因是涉嫌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同時走上被告席的還有他的妻子陳立華。起訴書指控,李大倫自1999年2月至2006年5月任郴州市市委書記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在建築工程、開採礦產、職務升遷等方面謀取利益,單獨或與其配偶陳立華共同收受邢某等22人以單位和個人名義所送巨額財物。

與此同時,被告人李大倫有巨額家庭財產和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經檢察機關偵查扣押並責令說明來源,他不能說明其合法來源。李大倫,57歲,湖南桃源縣人,湖南大學MBA工商經濟管理研究生,自詡為文人,喜寫詩,著有詩集《歲月如詩》,獨愛《愛蓮說》,最欣賞的一句話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1990年3月7日是一個揪心的日子。那天,我失去了母親。母親被病痛折磨得痛楚不堪的面容,成為我永遠抹不去的記憶。」這是李大倫在《母親的回憶》一文中深情地記錄。每每憶及母親,他都會不由兩眼潮濕。

李大倫出生的桃源縣,因陶淵明的《桃花源記》而聞名於世。但兒時的貧窮沒有讓她沒有了任何「世外桃源」的感覺。那時,他們家常常因為糧食不夠吃,為了填飽肚子,要吃一些用稻草磨出來的粉做的粑粑。

是母親給李大倫幼小的心靈播下了愛的種子。在《母親的回憶》的結尾,李大倫這樣寫道:「愛是正大無私的奉獻。生活中不能沒有愛,但一個人要得到別人真正的愛,首先要懂得怎樣去愛別人。我常想,我拿什麼來紀念和感謝母親呢?惟有像她那樣生活,愛別人勝過愛自己,無怨無悔。」

他記憶最深的是母親那句話:燒火火心要空,做人人心要公。多年以後,即使李大倫已經當上了縣長,重病纏身的母親還叮囑大倫要做好人當好官,不可收取別人的財禮。母親教會了大倫為人處事要有公心。

為官之後,他會經常深入農村訪問,也曾賦詞一首《鷓鴣天·訪農家》:「魚躍池塘谷滿倉,雞鴨成群遍地歡。松排山嶺千重翠,良田萬畝稻花香。品新茗,話農桑,弟兄情意暖心房。佳釀美酒人欲醉,多少人情似故鄉」。

後來他又在《過田莊·下鄉紀行之一》中寫道:「在蔥蘢蘢、葳蕤蕤的山坳平地上,田園詩般地填放著數十棟青磚碧瓦房,這便是汝城縣田莊村。也許是生在農村的緣故,下鄉於我而言,既是一種工作的調研,又是一次精神的回歸。」

以至他在被「雙規」期間後悔地表示,「希望黨組織能夠保留我的黨籍,讓我回常德桃源老家種田悔過。」然而,來自故鄉人的質樸和母親的諄諄教誨,並沒改變他的人生。

李大倫有兩篇寫茶和酒的散文,一篇叫做《茶話》,另一篇是《酒的隨想》。他在《茶話》中寫道:「做人,應多一份淡泊寧靜,少一份乖戾張狂;為官,應多一點奉獻,少一點索取。這,或許是茶給我的人生啟迪吧。」

在《酒的隨想》中寫道:「朋從遠方來,無酒不足見款款厚意;友到他鄉去,無酒不足見依依深情;良辰佳節,無酒不足顯其樂;喪葬忌日,無酒不足致其哀;困頓蹉跎,無酒不足消其憂;春風得意,無酒不足暢其懷。它和歡樂者結為良友,被悲傷者視為知己;讓失意者超脫,讓得意者放達;給寂寞者以安慰,給孤獨者以溫暖……」

如果單從這兩篇文章中,可以看出李大倫性格應該屬於恬淡內斂。但從他1999年主政郴州後的口碑而言,很多人表現出了「人不如其文」的感受。在郴州很多官員的記憶裡,李大倫有著「霸道」的名聲,「每開會必罵人,只不過鮮有髒話」。

在「嘉禾拆遷事件」中,「誰影響嘉禾一陣子,我影響他一輩子」的狠話聞名全國。這句話的原創者即為李大倫。知情者說,李大倫習慣了「一把手」的感覺之後,脾氣大,待人嚴苛,辦事不走程序,有時候甚至刻意做秀。

2003年,李大倫在轄下安仁縣調研工作。由於基層幹部紀律比較散,李大倫上面講,一些人台下講。發言完畢,李親自走到台下欲發作,正巧看見一位鄉政法委書記在會場打哈欠。「你打瞌睡吧,我現在就撤銷你的一切職務。」李當面直斥。

第二天此事被當作典型放在《郴州日報》上通報。但真相卻是這位政法委書記前夜正巧審訊疑犯,一宿沒睡。李得知事實後仍不置可否。還有一次,市委一位秘書在給李準備的發言材料中打錯了一個字,令李在會上出醜,也被撤職。

一位剛剛上任22天的縣委書記,到李大倫這裡反映時任副市長的雷淵利的問題時,被李大倫痛罵:「你他媽的還管到市委頭上了?」之後,這位縣委書記被調任偏職。這句話也是唯一有記載的,李大倫罵人帶髒字的語言。

他的脾氣之壞之大,被媒體廣泛傳播是在2004年。當時「全國公積金第一案」案發不久,各路記者蜂擁至郴州。在此之前,嘉禾拆遷風波、嘉禾高考舞弊、竹園賓館淫窩、珠泉商貿城拆遷事件,還有被頻繁曝光、難以計數的礦難事故等等,已經讓李大倫如坐針氈。

隨後,在李的授意下,郴州市出臺了一份「紅頭文件」,規定郴州境內任何單位、機構和公職人員,未經市委宣傳部門許可,一律不得接受新聞媒體採訪,違者將受到嚴厲的紀律和組織處分。他甚至放狠話:「如果媒體來曝光,就把他們的照相機、攝像機砸了再說!」

他的文人形象被徹底打破。而在有關部門查處他的贓物時,其「恬淡」也被盡掃一空。據當地知情人士介紹,首日到李大倫家搜查,即帶走價值800萬元的現金和物品。一開始專案組開的是一輛大客車,後因東西太多,又臨時增加了一輛小型集裝箱車。搜查所獲的古董,每一件都用木條釘成小木盒盛裝,盒子釘了約200個左右。查抄的物品中包括爪子由純金打造、30多公斤重的玉麒麟,張大千、黃永玉等名家的字畫,美國開國時期的聯號一元紙幣,另有兩塊貴重的石頭,因為過於沈重沒能搬走。

李大倫曾特約余秋雨做客郴州,其間大談文化建設。而實際上,他所主張城市文化建設有些甚至讓人啼笑皆非:李大倫喜歡推行自己的城市建設思路,「用5-7年時間再造一個新城區」。他在一次會議上又說出了一句名言:「悠悠萬世,惟有項目最大。」

下屬官員們漸漸投其所好,使得郴州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地貌:廣場奢華巨大,經典建築的仿製品甚多。在永興縣擔任縣委書記時,雷淵利實施了「十大工程」,其中最有影響的就是「人民大會堂」。這個建築不僅外型與北京的同名建築相似,而且設置諸多會議廳,分別按照各鄉鎮名稱命名。桂陽縣2002年建造歐陽海廣場,佔地101畝,號稱湖南第一廣場。

在郴州市區,最大的廣場為五嶺廣場。這個造價8300萬元、以「神農作耜」雕像為標誌的廣場鋪展在新建的市政府大樓前,當地官員說,市政府大樓前的溝渠一度建起幾座橋,與天安門前的金水橋一模一樣。知情人向記者透露說:「他之所以如此大搞城市建設,有兩方面原因。」

其一,李大倫的第一桶金,正是2002年郴州市國土局辦公樓裝修工程,李大倫插手此事,「受益頗深」,嘗到了甜頭。其二,已被另案處理的郴州市原紀委書記曾錦春和李大倫關係密切,他們之間有利益劃分,前者管礦,後者染指建築。另外,李大倫自覺文人不屑於從礦上撈取利潤,在他看來那是暴發戶幹的事。

其實,從檢察機關的公訴材料上可以看出,李大倫不僅染指建築開發,煤礦和賣官也成為他主要的「收入來源」。稍後幾年中,李大倫一發不可收拾。他的常德「文友」邢立新,承包了桂陽到嘉禾的高等級公路建設工程,李大倫甚至直接打電話給市交通局長,要求對方追加1000萬元的工程預算。

他的另外一位朋友,承接「興隆步行街項目」的常德同鄉張錫明,也同屬於他的「勢力範圍」。正是在這兩位朋友的「鼎力協助」下,尤其後者因巨額虛假注資、抽逃資本,而為李大倫政治生涯製造了「滑鐵盧」。

文人李大倫在在《感受郴州》一文中寫道:我用激情的腳步觸摸、我用專注的耳朵傾聽、我用虔誠的心情拜謁、我用渴望的目光探求……他最終觸摸和探求到了什麼呢?也許他正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在莊嚴的法庭上反悔不已。
来源:法制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