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格格向外界求救 耿和處境堪憂(圖)

2006-11-05 02:41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這是一個遲到的新聞,為了不給13歲的耿格增加更大的壓力,國內的朋友請求媒體不要報導。但兩週後,孩子以及她的母親的處境更加令人擔憂,我們不得不向國際社會公開孩子的電話錄音,並轉達國內人士對國際社會的強烈呼籲。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8月15日被當局抓捕後,他的夫人及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均遭到當局變相監禁,13歲的女兒格格遭受警察語言的羞辱和暴力,以及長達2個月的24小時監控,幾次出逃並向外界呼救。

而高律師的夫人耿和則因無法承受當局的做法,已多次流露出有自殺的想法。11月1日,北京警方通知耿和的母親,必須離開北京。已被當局軟禁在家110天的胡佳,強烈呼籲外界關注和救援。

*格格不斷向外界求救*

自8月15以來,高智晟的女兒格格同樣被嚴密監視,和她父親一樣的倔強,讓警察費盡了心機的同時,也讓這個13歲的女孩承受著超負荷的責任,遭受了更多的磨難。

10月20日,不堪忍受的孩子再次出逃到同學的家裡,這是在上次8月26日格格成功逃出警方監控,又被迫回家後的第二次出走,但當天就被警察從同學的家裡抓了回來,並對她實行了更加嚴密的控制。

多次逃跑後被抓回,多日來警察言語的侮辱,多次求救後的無果,讓這個13歲女孩的承受已經達到了極限,心中的恐懼和無法渲泄的壓力,讓格格在班上當著眾多的同學的面放聲大哭,據其他知情人描述:孩子的哭聲連班上的男同學都聽不下去了……

自父親8月15日被抓後,這個還只有13歲的女孩便開始生活在噩夢之中:每天要被4名警察從家裡押送到學校,上課時,警察就在班級的窗外盯著,連午飯時間都要兩個人輪流看守著,不敢絲毫的放鬆,以防止格格利用同學的電話和外界聯繫。

這些警察在2個半月中的種種表現,讓那些原本遠離格格的同學們開始反感這一切,即便「她的爸爸是政治犯」、「他爸爸反對共產黨」這樣的恐嚇也無法再讓孩子們沉默,而格格那壓抑不住的哭聲更激起了同學們的反抗。

10月21日,格格在同學的幫助下,終於再次撥通了外界的電話,哭著向胡佳求救,留下了這個僅僅50幾秒的錄音:

胡佳:餵。你好!
耿格:叔叔,剛才我們班好多同學為了幫我,帶著他們(一男三女共四名國保秘密警察)在學校裡瞎轉,繞過我藏身的地方。叔叔我確實是,我真的想去美國大使館,但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去。我們班同學就假裝給警察出主意說:「耿格逃到美國大使館去了。」叔叔,那些女的警察她們老罵我「騷貨」。(耿格傷心地哭起來)

胡佳:(警察)真無恥!
耿格:「他們(秘密警察)還每見一個人就對人說他們是「保護人民的好人」,還不讓同學們相信我爸爸(是無辜的正義律師)。(格格繼續傷心的哭)叔叔……,叔叔,他們太欺負人了!我星期一我真不想回學校了。 」

胡佳:我知道。格格,今天(週六)你是怎麼跑出來的,你是在學校嗎?
耿格:對。我們班好多同學幫我。我們班一共有五、六個同學幫我,然後幫我逃出來了。

胡佳:我問你呀,這個……,餵,餵…… (電話中斷了)

兩週後,當胡佳再次聽到孩子的聲音的時候,清楚地聽到了旁邊的孩子們的聲音:「快快,別讓他們再搜去了」。

從旁邊孩子緊張的催促聲中,胡佳推測,警察應該是曾經沒收過那些幫助過格格的其他孩子的通訊工具。

胡佳說:「格格只有13歲,她現在沒有任何自己的空間,我在電話裡都能聽到旁邊的同學們說那些警察,你們願意看著她到校外去看著,也就罷了,你們還跑到這裡面來!(教室)」。

胡佳說:「接到孩子的電話時,格格都是很小的聲音說:叔叔您別說話,你聽我說!這什麼意思?就是說孩子不能讓警察看到她在打電話!」

*耿和多次流露自殺念頭*

11月1日,高律師3歲的兒子小天宇和外婆外出時走失,耿和的母親情急之下,請求跟蹤的警察幫助回家叫一下耿和,但遭到拒絕:「這不是我的工作範圍!」這位年邁的母親便央求警察能幫著找找孩子,她自己回去叫耿和,卻再次被拒絕:「這個更不是我工作的職責!」

這位絕望的老人只能自己跑家中,把耿和招來一起尋找孩子,雖然孩子最終找了回來,但是經過這一嚇,這位年邁的母親再也經受不住這種高壓的氣氛以及警察的蠻橫,決意返回新疆。曾經為了不願給家人添麻煩而盡量不和娘家人聯繫的耿和,這次卻跪下來請求母親再能陪伴自己一段時間。

在格格越來越少的電話中所能得到的訊息是:自8月15日以來這種密不透風的封鎖,警察出爾反爾的欺騙,以及當著耿和的面,和同夥在電話中「這個孩子真討厭,想辦法把他整走」的話,已經讓這位兩個孩子的母親再也承受不住了,她已經幾次公開向警察和家人表示可能會自殺……

據胡佳講述:警察曾經向耿和保證過,說情況慢慢就會好轉,但現在卻是跟蹤的人越來越多,在樓下還蓋上了崗樓,連傢俱和電視都搬進去了,每天虎視眈眈的盯著高家的每一個人,很多發生的事情已經讓耿和認識到,這些警察說的話每一句都是謊話,出爾反爾,在10月中旬的時候就公開對警察說過:她受不了這個,這樣她只能自殺!警察、家人、包括格格都清楚的知道這個訊息。

但北京警方仍然給耿和的母親的下了「逐客令」,令其離開北京。知道消息的國內人士非常擔心,如果老人被強制送回新疆,狀態極不穩定的耿和,將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情?

*胡佳向外界強烈呼籲*

已經被當局監視了110天的胡佳,再次向外界呼籲:請求國內正義人士的「目光援救」;各國駐北京的人權官員能夠登門探視孩子或者耿和;並請求外界幫助轉達一個中國公民的請求:請奧委會羅格先生在視察北京的奧運設施時,到就在奧運中心旁邊的小關北裡11號樓7單元,一個13歲的女孩和母親以及他三歲的弟弟在過著怎樣的生活。

*呼籲奧委會主席羅格:看看格格一家的生活*

胡佳向外界請求:「誰能告訴我羅格先生的電子郵件或他的直線電話?哪怕是他的秘書?我作為一名中國的公民,請他在到北京視察奧運場館的時候,能到奧運村附近的小關北裡11號樓7單元,去看一看?去看一看中國的舉辦奧運的環境究竟是怎麼樣的?為了舉辦奧運會,為了維護這個統治的穩定和它的合法性,現在有婦女兒童在受到這種毫無人道的、殘暴的壓制!應該讓奧運會的這種自由、平等、開放和和平宗旨及氛圍在北京產生實質的效果!」

*胡佳說呼籲北京市民給予「目光救援」*

「我知道維權人士們艱難的處境,我呼籲那些有條件的北京市民,到小關北裡11號樓這個地方去看看,哪怕只是做一個目擊者,去見證那個蓋起來的崗樓和那些跟蹤的惡警,如果能有一些人流經過那裡,對他們投注一些目光的話,對那些人都是壓力。而且有這麼多的目擊者,以後也沒有誰會磨滅這個罪證的!不用大家付出什麼風風險,哪怕是眼光這樣投注一下都會有效果的。」

*胡佳呼籲海外國家給予救援*

他向海外國家呼籲:「那些各個國家駐中國大使館的人權官員、聯合國住北京的人權官員,或者是奧委會的官員,哪怕有一個人能夠到高律師家裡其敲敲他家的門,那耿和和孩子的日子都會好過一點!都會讓中共丟臉。因為對這些人那些警察是不敢用阻攔或用暴力進行襲擊的!哪怕有一個人!我沒有任何自由,國內的人要冒很大的風險,但是我真的想像不出那些海外重視人權的國家官員他們去敲敲門、看看耿和會有多麼大的艱鉅性?!哪怕有一個人,無論是去格格的學校,還是去她的家裡面!」

顯然,親耳聽著一個13歲的女孩哭訴和求救,讓胡佳為自己的無能為力心急火燎:「或者他們不能登門,能到那附近去看一看,看看那些車輛仍然是像高律師在的時候一樣停的周圍,遠近都有,和那個樓下剛剛蓋起來的深顏色崗樓!看看崗樓裡那些穿制服和不穿制服的警察們在打牌!哪怕做個目擊者,也會有效果,真的會有效果。」胡佳反覆地強調著。

至今,高智晟已被當局秘密關押第82天。

耿格(隨母姓)學校的地址:北京朝陽區和平街八區16樓 北京和平街一中初二三班 郵編:100013

高智晟家庭地址: 朝陽區小關北裡11號樓7單元202
胡佳家庭地址:北京通州區東果園BOBO自由城76號樓5單元542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