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專訪賈甲(1):童年送父親上刑場挨斗

2006-11-03 02:33 作者:大紀元記者李真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11月2日是賈甲先生在香港合法逗留的最後一天,之後隨時面臨被遣返大陸、遭受中共殘酷迫害的危險。他的命運何去何從,引起世人廣泛的關注。為何他有膽量脫離中共?什麼原因促使他放棄國內優越的生活、專家教授的社會地位,走上這樣一條艱難的,尋求民主的道路?在賈甲簽證到期前一天,大紀元專訪這位傳奇性的人物,在第一集中,賈甲講述了他的童年所見證到共產黨的殘暴,包括父親被送上刑場的悲慘一幕。


賈甲,1951年生於天津,大學學歷,教授,現任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本月22日,賈甲先生隨觀光團訪臺期間脫隊,在海外公開宣布與中共決裂,並呼籲所有中共官員退出中共。以下根據訪談內容整理。


40年恐懼和飢餓

被問到過去的經歷,賈甲說,現在回憶起來, 有兩種東西在心靈一直忘不了, 一個是恐懼, 一個是飢餓;這兩種東西伴隨我到四十多歲。

賈甲的爺爺是有錢的資本家,父親是國民黨空軍幹部,中共奪取政權後,沒有來得及逃往臺灣而留在天津,成為中共上臺首先整肅的對象,賈甲的童年生活非常淒慘,從小就見證共產黨殺人整人的殘暴。

賈甲: 我一懂事的時候就知道父親被挨整, 被批鬥, 小時候很小家裡總是設刑堂, 來了很多人在家裡審我父親, 中間擺一張桌子, 一個人坐在那裡,兩邊站著幾個人, 就審我的父親。都是大喊大叫,說的對了,還好; 說錯了, 就當面打。我們全家人就站在一排那裡看, 嚇得我們全家在那裡哆嗦。

那時我只有7~8歲。

像我知道我父親的朋友,跟他在一起的軍人,都槍斃了,我父親,是因為進入天津大城市,有能力,形象也比較好,像我父親在南苑飛機場的時候,共產黨收復臺灣的時候,就向我父親打了幾個保票,要我父親去南方收復大陸政權。這是第一條路,第二條路是讓我父親進入共產黨軍隊。我認為,共產黨當時想利用我父親,就這樣我父親才活了下來,不然很早就被槍斃了。

除了恐懼,還有飢餓。

賈甲: 現在大陸人民都知道共產黨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世界人民聽了都覺得很驚訝,有這麼殘酷的事情,其實一點不驚訝。這算啥?因為我父親他們,一整就是天天被整,天天鬥你,不讓你睡覺。天天鬥你,天天打你。你所有的家裡人出身不好,你到哪裡都沒有路,想找工作,想抬頭,休想。共產黨殘酷在於用飢餓來管你。我從小的時候,家裡的苦受得……我父親長的高大,我們都隨著我父親,都長的高高個,胃口很大,但共產黨就給25斤口糧。大陸的農村就更慘了,沒有糧食,干餓。後來,共產黨統治比較久了,文革以後,農村才分了60-70斤帶皮的穀子,一磨之後,只有50-60斤,要過一年,你說怎麼活?

我們在城市裡面,我們這些長個的孩子,就給這麼25斤口糧,這些口糧還在個個糧店,一秤一壓,只剩十多斤到20斤糧食。我從小就沒有吃過一頓飽飯。我到四十多歲,才解決了吃飯的問題。

送父親上刑場

記憶中最悲慘的一幕,也是賈甲首次向外人講述的痛楚往事,是送父親上刑場。

賈甲:天天整,天天整,耗得我父親,我父親高高大大的,給整的…(賈甲哽咽)

我記得最清楚的時候。他要上刑場,我媽媽給他…(賈甲哽咽)握了這麼一把玉蕎面,在這麼大的小鋁鍋裡煮,給他熬了這麼半小鍋粥,因為他要上刑場,不是槍斃他,而是打他、鬥他,多少天沒有吃飯,不知媽媽在哪裡找到這麼一點玉蕎面,給他熬粥,這個走是很嚴重的一次,就知道他一去肯定回不來了,我記得很清楚,家裡只剩下我和我父親、母親。家裡沒有糧食,送他走,我爸爸很餓,喝完這個粥後,我父親見我在旁邊,就沒有把鍋刮乾淨,平時要舔得干乾淨淨,我父親臨走的時候,看沒有什麼給孩子,就把這個沒有舔乾淨的鍋給我舔…(賈甲哽咽)

當時我拿過來,我想舔,雖然我也餓得不行,但我沒有心情舔,那是我在大陸唯一沒有吃的飯。我就放在那裡,後來鍋就幹掉了,沒有吃的了。後來我餓得不行,找到我們家以前剩下的爛枕頭,裡面有芙皮,我拿了出來,抓了一把,放在小杯子,涼水和了一下,怎麼也吃不下去,就強吃,吃完以後,拉得我胃口,上吐下泄,小時候基本就是吃這些東西。吃完以後再想大便,是比登天還難。

我爸爸沒有被共產黨打死,後來又回來了。

國民黨官員被打 百般求死

賈甲還親眼見過國民黨官員被打後,百般求死的慘狀。

賈甲: 我見共產黨殺國民黨官員的時候,我們家隔壁就有一個鄰居,打得他,沒有辦法,總算跑回家,他從樓上往下挑,想把自己摔死,當時沒有太高的樓房,也就2、3層樓,他從樓上往下跳,樓層也很低,根本就摔不死,他摔得時候,街坊鄰居就在外面走,誰敢管他,人們認為,他是國民黨反動分子,罪有應得,那是共產黨可憐他,沒有打死他,沒有槍斃他,他走運,誰還管可憐他?他摔不死,趕緊爬起來,跑回自己的屋裡,用以前不太快的小刀,刮鬍子用的小刀,把自己的大動脈割開,活活的流血,沒有人管他,就這樣死了。

小朋友被活活打死

也有學校的小朋友因為打爛毛澤東像而被活活打死。

賈甲:老師有一個小桌子,放著石膏的毛澤東的像,我們班幹部,是紅衛兵,一拐角挂了一下角,啪一下,毛像掉在地上拍的粉碎,全班同學們都嚇壞了,都是孩子。同學們都知道毛像,早晨起來要請示,要鞠躬,中午吃飯端起飯碗來,要唱《東方紅,太陽升》,晚上睡覺前要請示毛澤東,有什麼指示要給我們念老三篇,但毛的像給打爛了,那個紅衛兵嚇得,手在抽動,一會兒外面就衝進來一大幫人,別班的紅衛兵,衝進來,將他活活打死。這是我親眼所見,活活打死。

從小,我一聽共產黨來,警察來,我們家裡都害怕,太恐懼,太恐懼了。我們家裡是這樣,整個大陸都是這樣。

大陸人民的過程

賈甲:我這個過程就是大陸人民的過程,我們這代人幾乎每個人都有被折磨的經歷。

我從來都不願意提這些事情。我今天還是首次講這些事情,香港人民救了我,我才講出來,我和任何人都不願提這些往事。不過後來我想,我還是有必要講出來,因為共產黨的殘酷是史無前例的,香港和臺灣的人都不瞭解這些過程,所以今天才首次講出來。

賈甲說,自己家人的遭遇只是億萬中國人中普通的一幕,共產黨執政57年,迫害死無數的中國人,賈甲這麼形容自己在中共體制下的大半生生涯。

賈甲:小時候我記得很清楚,每個地方都是批鬥會,都是你鬥我,我打你,包括孩子揭發父親,哥哥揭發兄弟,每個家庭都如此等等,當時為什麼大陸人這麼害怕共產黨,共產黨殺人殺得太多了。

我認為,每一個人,包括廣大黨員幹部都有一部血淚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大紀元記者李真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