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在奧地利讀書是自由也是孤獨

2006-08-14 04:1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為了努力向名牌大學好專業靠攏,我在德國9個月裡連換4所學校,最後總算如願以償地進了柏林自由大學,但又立刻作為交換學生被派往奧地利的維也納大學一個學期。從德國到奧地利好歹也算出國,可學校只發給一張錄取通知書,其他一切手續,包括報名找宿舍甚至上課地點上什麼課,都與校方無關了。回想國內讀大學時父母送自己上大學報到的時光,真是感慨萬千。現在可真是不靠天不靠地,就靠自己了。送我上火車的同學看著我的行李,想著我在維也納人生地不熟都替我發愁,一臉同情地說:一路,好自為之吧。  以前一說到管字,就氣不打一處來,強烈呼籲要自由,現在發現有人管還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如今這裡的新生真是自由得可憐,什麼都不知道。上課、報到地點、時間、哪位老師一概不知,迫切希望有人管一管。總算我還帶了個手提電腦,天天都在電腦上找。好不容易找到了,這才發現,原來上課也和國內不一樣,有的是中午有的是晚上,很少有上午的。因為選課是絕對的自由,要旁聽也沒人管,所以常常是沒有座位的,而那麼大的教室裡,有時會有兩三百學生聽課,老師講課都不用麥克風,一個個練就大嗓門。我總算明白了歐洲歌劇演員不用麥克風的群眾基礎和歷史背景。


  因為如此,佔位子就成了新生很重要的一件事。我總是早早去在第一排佔個位子,不是坐在第一排凳子上,就是坐在第一排地板上。真慶幸我從國內帶了運動褲呀,比帶裙子有用多了。


  當我在維也納把以上一切搞定後,問題又來了,上課聽不懂。找教授問卻很難,教授們下完課立即打道回府;找同學問吧,這裡的大學根本沒有我們國內定義的那種同窗,每堂課的同學都不一樣,到最後總算想了個辦法,每堂課鎖定一個奧地利學生,抄下E-MAIL地址,不懂寫信去問。
  

因為學生們沒人管,很多事都靠自己。我住的學生宿舍,我們自己選樓屋管理人員,選網路管理人員,甚至選大樓管理人員,一切都自己來,一個好處就是獨立性增強了。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