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兩個華人孩子眼中的美式教育

2006-08-14 01:2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所在的美國小學五年級班上,多數學生不知道什麼是小數,有時他們甚至還在練習12以內的乘除法,而這對於中國學生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不過,別因此小看了美國學生,對於「10個蘋果大約有多重」這樣的問題他們能夠脫口給出答案,可我就不一定答得上。

  數學課開始了,只見班主任Toalson女士的辦公桌上放著許多食品,莫非今天是她的生日,她要請我們吃零食嗎?

  「同學們,請到我的桌子上選一件你想要的物品。」等我們都按照Toalson女士的吩咐做完之後,她又從杯子裡抽出一根木簽,問道:「Sally,你的巧克力豆有多重?你能在盒子上找到它的重量嗎?」

  「我的巧克力豆是12盎司約340克。」Sally指著包裝盒回答說。

  被抽中的同學一一「演講」完畢之後,老師又告訴我們美國計量單位和十進位計量單位的進率,一節課就這樣過去了,留給我們的是這麼一道家庭作業:為什麼一大袋爆米花比一小袋鹽要輕得多?請說明理由。

  第二天,Toalson女士的辦公桌上換上了大米、豆子、盤子、袋子等物品,難道她今天要大展廚藝,還讓我們用袋子裝回家與爸爸媽媽分享不成?我暗想。

  接著,Toalson女士又用抽籤的方式為同學分組,並示意我們組先到辦公桌前:「今天我們將要做一個測試,你們可以用大米、豆子去估約1盎司、1磅和1千克,我會給你們這3個重量單位的砝碼,你們可以藉助天平去測量。」Toalson女士話音剛落,大家就開始動手了。天平的一端分別放上1盎司、1磅和1千克的砝碼,另一端分別擺上等量的大米。這樣我們就能直觀感受到上述各重量單位的大米的份量了。

  美國的數學教學重在實踐,老師經常用生活用品做例子,讓學生感受生活中的數學。可是在中國,我們很少有這樣的實踐活動,我甚至連1千克有多沉的手感都沒有,而且數學應用題多數與生產有關。從我正在自學的第10冊數學書上隨手找個練習題看看:「永豐水泵廠計畫25天製造1575臺水泵,實際每天多製造12臺。照這樣算,完成原定生產任務可少用多少天?」我爸爸說他讀小學時就做過類似的題目,由此他給出結論:中國的數學教材30年不變,脫離孩子們的生活。

  美國也有數學競賽,但形式很特別。我到美國不久,自以為數學基礎比美國同學好,就報名參加了數學競賽,心想拿個好名次應該不成問題。可到了比賽現場,和我想像得完全不一樣——大家不是埋頭做試卷,而是在玩遊戲。整個禮堂就像集市那樣擺著許多攤位,每個攤位上擺放著不同類型的數學遊戲,那形式就像我們春節逛廟會猜燈謎似的,猜中有獎。工作人員向我介紹說,「當你完成一項遊戲,就可以獲得一個粘粘紙,當你有5個粘粘紙時,可以到那個桌子換一張優惠券。」

  那天我總共獲得了8張優惠券,憑此可以在指定的商店買到便宜的冰淇淋、比薩等。雖然「競賽」沒有評名次,但參賽的每個人都得到了「goodjob!(幹得好)」的評價。

暑假就是休假

  暑假到了,即將升入美國高中的AlexChen到中國探望在重慶工作的父親。10多天過去了,從來沒有看見他看過課本或是做過什麼暑假作業,而他的父親也從未提醒過他要學習的事。「學習」這個詞兒好像在父子倆的生活中壓根兒就不曾存在。

  暑假裡,學的是自己感興趣的東西

  14歲的Alex是典型的ABC(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剛剛在美國上完8年級,即將升入高中(美國的高中為4年,9至12年級為高中),但從他身上看不到一點中國高中生的緊張和忙碌。

  他的生活非常有規律,每天他幾乎要睡10至11個小時,晚上10時左右睡覺,次日9時起床,簡單吃點東西,看看電視。中午12時到父親工作的軟體公司,吃完午飯以後,他便成了父親公司的實習生,成了一名軟體測試員,專職玩公司生產的遊戲,尋找軟體中的BUG。

  令中國很多家長色變的電子遊戲,Alex也非常喜歡,而他的父親也絲毫不擔心兒子會沉溺其中,從他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給他買遊戲機和各種遊戲軟體。兩年前給Alex買的遊戲機不見了,父子倆還在家裡翻箱倒櫃地尋找。

  Alex也並非把「學習」完全拋到腦後,只不過他的暑假學的是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比如這幾天他就找到了自己新的興趣所在——跟父親公司的一位美工學習繪畫。Alex對此興致勃勃,以前每天還不到下班的時候就開始餓了,可自從開始學習繪畫以後,「都忘了餓了」。他對軟體編程也很有興趣,很想找一位電腦程序員學習編程。

  暑假對Alex來說意味著休息、休假

  或許是因為不挑食和睡眠好的緣故,才14歲的Alex已經長到了1.7米。記者有些擔心地問他:「你睡這麼久,那上學的時候怎麼辦呢?」

  Alex回答說:「我上學的時候也起得比較晚,每天8時左右才起床。」

  記者再問:「8時才起床,那每天上幾節課呢?」

  Alex說:「6節,上午3節,下午3節,50分鐘一節。下午3時多就放學了。」

  放學後呢?有沒有家庭作業?家庭作業做到幾點?

  Alex回答說:「科學老師通常會給一些問題讓回家去回答。數學老師有時候會問些生活中的數學問題。數學課本也常常把數學和生活聯繫在一起,這樣你就知道為什麼要學數學了。比如說一個人遇到生命危險,先給兩個人打電話求救,這兩個人再分別給兩個人打電話求救,是2的幾次方?家庭作業很容易做。我一般花15分鐘到1個小時就做完了。」

  放學後回到家裡,Alex常常會打打遊戲。如果天氣很好,Alex會出門和朋友打籃球。作業通常是睡覺前用很少的時間就完成了。上學期間,他一般都是晚上9時準時上床睡覺。

  暑假對Alex來說意味著休息、休假。去年的暑假,科學老師佈置的作業是寫12篇關於科學的文章。Alex還記得他寫過一篇是關於恐龍的起源和發展的。而今年的暑假,只有語文老師佈置了作業,讓他們去讀一本書,讀完以後要寫讀後感。

  父親最關心兒子去哪兒玩得開心

  也許有很多中國家長看到這裡,都開始為Alex的學習成績捏了一把汗。但事實上,Alex的學習成績非常好。他在美國的中學裡上的是天才班,相當於我們的「尖子班」。其他班有30多個學生,而Alex所在的班只有17個學生。小學5年級的時候,Alex通過考試(主要是面試)進入天才班,上初中的時候又直接升入天才班。即便是在天才班,Alex的學習成績依然出類拔萃。

  有人問Alex:「你會跳級嗎?」

  Alex似乎並不理解「跳級」的含義。向他解釋清楚後,他搖搖頭,不解地反問:「Why?(為什麼?)」。

  Alex的父親也不贊成讓孩子跳級,他希望Alex像所有同齡的孩子一樣輕輕鬆松,快快樂樂地度過他的童年和少年時光。整個假期,他最為關心的就是週末帶著兒子去哪個地方旅遊Alex會玩得比較開心。

  Alex的父親說:「國內對有天賦的孩子喜歡拔苗助長。但孩子畢竟是孩子,就算他學得比別的孩子要快,但他的心智還是很不成熟。美國對有天賦、學有餘力的孩子也採取精英教育,但不同的是,他們不會讓這些孩子跳級,而是給他們增加很多內容,拓寬他們的知識面,提高他們的動手能力。」

  Alex所上的天才班有的課程和別的班一樣,有的課程不一樣。比如科學並沒有很大分別,但老師會給天才班加很多課外的內容,讓他們動手做一些東西,或者是寫論文。

  Alex對物理和數學都很有興趣,他希望將來做一名天文學家或者去造火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