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班主任「帶」84名初中女生打工 每天十五六個小時

2006-08-10 23:0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84名十幾歲柘城籍初中生寧波務工被困。他們最小的不過12歲,每天卻承擔著十五六個小時的繁重勞動;他們皮膚稚嫩,手腳卻被泡爛。

8月3日,對於柘城縣申橋鄉朱樓村村民朱長青來說刻骨難忘。跟隨老師外出打工的女兒小雪(化名)在電話中哭訴說,在寧波打工一天要工作十五六個小時,手腳都泡爛了,廠裡不發路費,還有專人看管!

家長朱長青介紹,他的13歲女兒朱平(化名)是申橋鄉中學學生。今年7月初,女兒的班主任王秀敏老師召集學校的女學生說,她在寧波有個親戚,可以安排這些孩子到一工廠打工,每天干8個小時的活兒,每個月工資管吃管住發750元,報銷來回路費。7月9日,該校的84名女學生踏上了打工旅途。二十多個小時後,有孩子打來電話,稱已到達寧波一工廠,在裡面做罐頭。據學生家長介紹,這些孩子最大的16歲,最小的12歲,都是未成年人。

  一個家長稱,一段時間後,有的孩子給家裡打電話說活兒很重,並且有很多限制,有的孩子要回家,但是身上的錢都交給老師了。家長這時聯繫王老師,才發現王老師不見了,手機也停機了。

     就在家長們千方百計尋找王老師時,有4個孩子夜裡從工廠偷偷逃出,給家裡報了信兒。

  昨日8時,記者在該廠門口遇到一個女孩,經詢問,她就是柘城來的。就在記者採訪時,從廠裡出來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他說他就是這批女工的工頭,姓袁(音),接著,該包工頭不停地訓斥這名女孩不要亂說。記者報警後,鄞江鎮派出所刑偵隊一名便衣民警趕到現場,將這個工頭控制。


被泡的手

 

 
小美說,照片上一雙是她的手一雙是她妹妹的手,都是在寧波打工時泡爛的。

  「(承諾)都是假的,根本不像承諾的那樣。」15歲的小美說,今年6月底,她聽同學議論,初中一年級六班的班主任王秀敏暑假期間可以給學生介紹到寧波果品廠打工,保底工資800元/月,每天工作8小時,4人住一個空調房間。於是她就拉著表妹一起去找王老師。

  「她說不但工資有保障,工作輕鬆,而且生活也很好。」小美說,她當時就動心了,當即決定考完試就跟王老師一起去寧波。

  「我媽不讓去,說我年紀小,用工單位不敢用,而王老師說,年齡不是問題,到村委會開個證明,說自己已滿18歲,她再到工廠找找人就可以了。」小美說,她就讓家人到村委會開個年滿18歲的證明,之後,在7月9日跟著王秀敏去了寧波。

  「14人住一間房,房頂上吊著兩個電扇,工人們都站著幹活。」小美說,她們進廠的第一天,就發現王老師的部分承諾是假的,她已開始懷疑老師,但還是抱有一線希望。

  小美說,隨著時間推移,她發現王老師的承諾幾乎都是假的:出發前王老師承諾包吃住,但她每天不但要支付3元錢的伙食費,還整天吃不飽;水費、電費、治安管理費等名目繁多的費用都要自己交;如果請假或完不成規定的任務,就不給飯吃;承諾的保底工資800元/月,實際按工作量發工資。

  小美說,她們在去寧波前,王老師讓每人交20元醫療保險費,聲稱以後在寧波看病就不用花錢了,而她們在寧波幹活手被泡爛後找王老師要藥時,王老師根本就不給,生病也不讓請假,上班遲到15分鐘,扣發全天工資。

  「王老師的承諾沒有兌現的,而且工作時間一再延長,從剛開始去每天干10個小時,到現在每天干15個小時,我們就準備找機會逃跑。」小美說,工廠和宿舍都有專門的保安看守,8月2日中午,她們4人趁吃飯時間,偷偷溜出了工廠。

  「當時我們4個人身上只有400多元錢,我們就把錢兌在一起,買了4張車票回到柘城。」小美說:「其實很多學生都想回家,她們剛到寧波的時候,王老師說她們身上帶錢不安全,讓學生把錢交給她保管,需要的時候再找她要,我剛進工廠就感覺不對,沒有把錢給她,跟我住在一起的很多同學看我不交,她們也沒交,我們才有機會逃出來。」

  「我連父母的話都不聽,就相信老師的話,沒想到會弄成這樣。」小美說,「老師知識面廣,我認為她們說的都是對的。以後肯定不會這樣信任老師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