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一名大陸記者眼中的中共腐敗

2006-03-02 06:5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記者飛星/大陸報導)當年宋美齡女士離開大陸時曾預言共產黨執政後必定腐敗不堪,現在她的預言早已成為現實。筆者因特殊的身份,經常會接觸到中共的大小官員。今日就將所聞所見記述一二,以醒世人。

一次筆者與一位中共處級幹部交談,他說了一句話,著實讓我吃了一驚:「中國共產黨是中華民族身上的毒瘤。」這位官員直言不諱的說,世界上只有中國這樣每一級都有兩套領導系統,比如市一級既有市長、又有市委書記。這樣就造就了大量的貪官,大批的中共官員光吃飯不幹活,白白由老百姓養活(據統計,中國現在的官民比是歷代最高的,是西漢時期的幾十倍,是清朝的幾倍)。他說這話是在2001年,當時《九評共產黨》還沒出來。中共官員能有這樣的「覺悟」也算可以了。還有一個武警部隊的大校,好像有一點正義感。他經常跟我講當年怎樣鬥地主的故事:綁住地主,讓其跪在地上,「紅小兵」們拿著生鏽的長矛,一下就刺過去……還有對地主的女兒如何如何。反正是相當恐怖的,連他自己也感到很殘忍。當然我接觸到的官員也有非常差勁的,比如說某省司法廳的一個處長,滿嘴就說不出什麼人話,筆者聽到的他說的最好的一句話就是:「……輪姦真是太髒了……」

中國廣東省作為大陸最早開放的省份之一,在官員腐敗方面可能亦領全國之首。在那裡,「包二奶」現象早已司空見慣,甚至「三奶」、「四奶」,如果哪個官員沒有二奶,會被人瞧不起。那些甘為人妾的女人很多來自與廣東臨近的湖南省,很多確是因生活所迫。所以你若坐火車從廣東北上,看到湖南農村新建了很多三層樓別墅,內情人士就會告訴你那些大多是「二奶」們拿廣東官員的貪污款建的--支援內地建設嘛。中共貪官們真是實踐了「貪污受賄、造福社會」的信條!中共統治下的今日中國真正是「笑貧不笑娼」,廣東幾乎各個「髮廊」都有色情成分,而當地公安局的人就是那裡的常客。

作為第一批經濟特區之一的廣東珠海市,三個看守所為了創收,都要求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每天至少勞動16個小時,而且勞動產品都是供出口,完全不顧國際貿易的有關規定。有時竟強迫在押人員剪「開心果」,每個人的手上都磨出了大大的血泡。在押人員苦不堪言,有人說這分明是「苦心果」!有人心理不平衡,就乾脆用尿液泡「開心果」(因剪「開心果」之前要先用水泡軟)。佛山地區的三水看守所曾叫在押人員大量制做給死人燒的紙錢!

會造假是中共官員的看家本領。2003年3月份,香港懲誡署組團到廣東省四會監獄參觀,據說這是大陸以外的人士第一次參觀四會監獄。四會監獄的上上下下這可忙壞了,為了體現社會主義監獄的優越性,就只讓香港人參觀了條件最好的新監隊。本來一個監舍12個床位住30多名犯人,要2人睡一張床,而且有人還要睡地下。他們為了掩人耳目,就把倉內毛巾、牙刷、拖鞋、飯盆等生活用品只留下12套,其餘裝進麻袋藏起來,倉內只留下120個年輕體壯的囚犯,其餘的被趕到車間幹活,然後欺騙香港人,說一個監舍只睡12個人……其實幾乎人人都知道共產黨的宣傳是造假的,那個全世界最不像新聞節目的央視「新聞聯播」,簡直就是歌頌中共「偉光正」的大喇叭,大陸的新聞工作者都為它感到羞恥。全國也只有當兵的或坐牢的才被強迫晚晚收看。有人說看「新聞聯播」有被養豬的感覺。有人說看「新聞聯播」要反著看,比如它說形勢大好,就肯定是哪個地方出事了。1998年大洪水的時候,江西九江的大壩被水衝垮了,淹死好多老百姓,可是新聞卻說沒有人員傷亡,泡在洪水中的老百姓氣的恨不得把電視砸了。

中國大陸的警察是人人皆恨的(當然也有個別好的)。人們都知道,警察都是那些學習很差、什麼學也考不上的人才去當警察,或者是子承父業接的班。他們素質往往非常之差,罵人打人是家常便飯,包括那些女警察。中國的警察還有一個怪現象,那就是他們可能與那些犯罪份子關係很好,例如反扒的警察就認識自己管片的幾乎所有的扒手,每個扒手只要每天都「進貢」,便可自由行事,且受到警察的保護。刑警辦案時刑訊逼供是非常平常的事。中國有經驗的犯罪份子都知道這樣一句話:「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所以刑警抓到了嫌疑人,拷打、折磨是必用手段。而且他們往往不給人留下外傷,告都不好告,其實就是有外傷證據,作為中國的老百姓到哪裡告的贏呢?「官字兩個口」啊。有很多時候他們根本破不了案,可是那些大案要案上邊是限期破案的。怎麼辦呢?他們就辦假案:或者屈打成招(比如2005年4月曝光的湖北佘祥林案就是典型案例),或者買通一個死刑犯,叫其承認在某個地方又殺了一個人--反正是槍斃,多承認一個也無妨--然後答應給死囚家屬相應的「獎金」。另外,由於中國的刑法條文有很大的收縮性,這就給那些法院的法官們提供了大量的腐敗機會。如安徽省的法官直接就與前來說情的被告人家屬在辦公室行苟且之事。監獄的獄警就更有條件了,由於管著大量犯人,就讓犯人伺候自己,很多工作文件還讓文化高的犯人代寫,並讓犯人幫助答題來考所謂的函授大學文憑。由於大陸監獄有減刑制度,有的地方的監獄乾脆明文規定可以拿錢買刑期,比如2萬塊錢買1年等等。中國大陸還有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警察和軍人互相不服氣,各地經常發生軍警群毆甚至火拚事件--看誰能打!

位於北京五棵松附近的解放軍301醫院,是專門給那些中央高幹及其家屬療養用的。他們平常沒有什麼病,也住進去療養一段時間,條件好,又是公費,何樂而不為呢?而且他們中頗有一些患有梅毒之類的性病,伺候他們的女護士們很討厭這一點,就故意加大藥量,好好治治他們,讓他們多難受難受。筆者親耳聽到一個女護士說:「好好整整他們,誰讓他們幹那種事幹多了。」又如山東威海的歌舞廳或者所謂的「健康中心」其實非常不健康。當地的老軍官經常去那裡公開行苟且之事。老百姓看在眼裡恨在心上。

國家安全局就更是一個大黑窩。特務們平常活動鬼鬼祟祟,就是得了共產黨的什麼嘉獎、榮譽也得不到公開宣傳,只能內部通報。那麼他們為了填補這種名譽的失落感,就在金錢上動心思。比如筆者認識一個老國安,快退休了,他與某特區城市的黑道大哥混的很熟。如果黑道朋友因為什麼偷搶打架之類的事進了看守所,只要黑道大哥給他打個電話,送他相應的錢,這個老國安就以「國家安全」的名義輕鬆的將關押的人「要」出來。

現在中共號稱在村一級實現了直接選舉。可事實上如何呢?僅舉廣州市郊區的村長選舉為例。由於那裡經常有人要買地皮開工廠,所以土地就很珍貴,而村長在買賣或租賃土地方面握有大權,因此村長在當地就成為一個肥缺。那怎麼選呢?首先得是有錢的人而且得有些關係的,他就在投票選舉前請全村男女老少吃飯,每人還塞一個紅包,意思是讓大夥都選他。他這下可能要花上十萬元,但上任後很快就能撈回來。中國還有一個很特殊的級別,那就是鄉鎮一級,這一級上不上、下不下的,腐敗就更是在所難免了。

*******

後記:火星,古時也叫熒惑星,古書上記載它有時會化作「紅衣小兒」,教世上的兒童唱童謠 ,這種童謠往往以隱喻的方法預言即將發生的大事,「以儆帝王」。春秋時晉國盛傳一塊石頭會說話 ,師曠便告訴晉平公,那是因為老百姓有很多怨言,但又不敢直言,便只好假借石頭說話來諷喻時事,所以師曠就勸諫晉平公要多採納民意。秦始皇時,天降隕石,上書「祖龍死而地分」的字樣。古代的這些警世故事很多,但往往人們不敢或不願與當今發生的世間大事相對照。當今中共之腐敗透頂是盡人皆知的,退黨大潮正席捲全球,望廣大讀者朋友在歷史的關鍵時刻千萬要擺正自己的位置,千萬不要再與邪惡為伍。

(看中國首發)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