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策劃謀殺高智晟的主謀必是中共高層

2006-01-20 16:46 作者:作者:陳用林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5年11月11日網路作家唐子在《我們別愛害了高智晟》一文中指出中共可能「安排出一場車禍」--對高下手,我讀後同感憂慮。果然,在同月20日晚高律師開車去見聯合國酷刑報告人曼弗雷德.諾瓦克途中,中共便開始以別車的方式進行製造車禍預演。今年1月17日在夜色掩護下的罪惡行動是中共正式對高律師實施謀殺。智慧和勇氣使高律師又一次死裡逃生,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凶險。

這是一起有預謀的殺人案件,整個過程十分詭秘,設計巧妙、精緻。便衣的車急剎時,若高律師沒系安全帶,身體必定飛出車外。在該車急速撞向高律師時,神秘軍車也扑了上來。高律師若未及時跳離路面,那麼等待他的又將是什麼結果?中共實施這種見不得光的謀殺行動,必然挑選最精幹的人來做,所以現場只有兩輛車,其中一輛是軍車,牌照號碼都用報紙糊上。當時已是晚上10點20分,目擊證人即使有也不會多。在巧妙地殺人之後,當局多半會偽造車禍現場,這一伎倆在汕尾血案等用過無數次,駕輕就熟,或者乾脆毀屍滅跡。中共企圖以這種絕頂流氓的手段矇騙世界、愚弄百姓,自以為高明,自以為得計,實在是利令智昏。幸而基督徒有神相助。

這起謀殺未遂事件的主謀必是中共高層。高律師作為國際聞名的維權律師,不是一般的公眾人物,而是個重量級政治敏感人物,受到中共20多個便衣的一天24小時不間斷的「保護」,迄今為止已經持續80多天。根據中共的辦事規則,高律師的小命是百分之百的「國家安全」大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級別以下的官員都無權置喙。不可否認,小卒婁羅也有個別雙目無珠,恨高律師的,但都不是深仇大恨;沒有中央的指示,他吃了豹子膽也不敢下手。我出走叛黨,揭露中共嚴重人權問題,海外輿論因此沸沸揚揚,中共黨魁感到丟盡顏面,還打開了高級官員出逃的「洪水閘門」。對我實施所謂「斬首行動」正是中共高層下達的指令,外交、公安、國安、610等都參與了。依中共處理重要政治敏感問題的操作程序,對高律師的謀殺令必定也從中共高層發出。殺人動機不言自明。

這起謀殺未遂事件表明,中共對付高律師已經機關算盡,黔驢技窮,決意一不作二不休,殺人滅口,一了百了。針對高律師,公檢法黨政軍齊上陣,通過長期的監控和暗中調查,已經將高律師的所有個人資訊蒐集完畢,解決的多種方案也制訂出來了。從查帳,利誘,翻歷史,誣陷譭譽,吊銷執照,設美人計,貼身跟蹤,尋釁鬥毆,到恐嚇親友訪民等上下三濫的招術全都試了,都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反而造就了高律師的高大形象。這讓中共黨魁很灰心,妒忌之心、危機意識一天天在升高。其他招術也都幾乎不可行。若是栽贓,高律師品格高尚、一身潔白舉世皆知,與外界保持緊密溝通。不像「防彈衣書記」黃金高與中共單挑,任由中共顛倒黑白,暫時真相難明。若說入獄,高律師依中共自訂的憲法維權,為民請命,不趟中共雷區,何「罪」之有?看來,唯有謀殺這一招了,它是中共黑手黨發家的手段、看家的本領,屢試屢爽。此招已經深入國人膏肓,頗有人氣。去年我在墨爾本大學演講時,一個中國留學生瞪眼問道:「你說共產黨殺了很多人。美國在伊拉克也殺了很多人,我們為什麼就不能殺人?」殺人對於「我們」國人來說太稀疏平常了,列次政治運動總計才害死8000萬,就連朱成虎都覺得不過癮。殺你一個高智晟,只當擦拭一下刀刃罷了。沒料到人算不如天算,高律師命不該絕。

許多人對胡溫抱有幻想,如同要求中共狼素食一樣不切實際。如果說汕尾血案是胡溫親民假面具的跌落,那麼謀殺高律師未遂事件就是胡溫從偽善走向公開暴政的起步標誌。若能就此打住,中國或許真的還有和平轉型的希望,眾生有救,否則就是血流成河--當然是那些貪官污吏和劊子手們的血。民間已經在收集惡人名單和證據,還有多少人看不到清算之日已經屈指可數?(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作者:陳用林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