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生不再乘上海公交!(滬語版)

2006-01-13 00:19 作者:射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數日前,正逢上海天氣最冷時,偶奉公司之命,前往某地出差。同時受老父之托,攜上海特產去該地拜訪其老友。一時找不到裝特產之袋,遂用尿素袋代之,(上海人俗稱「蛇皮袋」)。  

  晨,7點整,準時候於門前路口,欲打車前往火車站,等約刻鐘之餘,未見空車,無奈下,揹負行李至公交車站。行李包括:電腦包一個,拉桿行李箱一個,蛇皮袋一個。

   遙見車來,興奮之餘,拎好行李,作好上車準備。哪知,車爆滿,即使無行李也無法登上,繼續無奈,等候下一部車。終於等到下一部車,當開門之時,大驚,其乘客爆滿程度絕不亞於第一部車只能望車興嘆。此時心急如焚,由於火車票是10:30分開,此時已經接近8:00。(偶住郊區,公車換地鐵,正常情況下2小時可達火車站)
  
   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下部車即使再擠也得上車,於是又調整好做戰準備。車停靠車站之即,偶立時以最快之速搶佔車前門最佳位置,正徒自得意之際,車門終於如老婦人般艱難的打開了,此時車仍然非常擁擠,但比之前2輛車的人口密度仍有不及。前腳以踏上踏板,哪知破空傳來一句很不耐煩的上海普通話

  「帶行李的,等下部車!」

  我左右看,未反映過來是在對我說話。

  繼續努力,眼看我最後的一個包也擠入車門內,心寬慰。正摸著口袋中的零錢,欲投幣。

  「儂眼睛瞎特了,讓弄下去,聽到伐?鄉下人!」只見司機的臀部已離開座位,手指著我,怒視洶洶的瞪著我。

  我終於明白是在說我。我仍用無辜的眼神望著司機。司機約莫40歲左右,頭髮近乎絕跡,被香菸熏陶N年的滄桑皮膚,目測身高約和我差不多。

  「快下來呀,啊拉上不上去了」

  被我「打敗」的其他乘客同時也在下面叫囂...

  氣憤之餘用普通話還擊:(偶是上海人,但長相較粗壙!)

  「憑什麼讓我下去,我帶了行李你可以要求我買行李票...」

  司機不耐煩的打斷了我,手指穿過人群離我更加近了,吼道:

  「讓你下去你就下去,那麼囉嗦,快點!」

  我暴怒了,從口袋拿出MP3(有錄音功能)對著司機說:

  「有種你再說一遍!」

  司機看著我的MP3楞了一下,好像反映過來了,口氣軟下來說「早上是高峰時期,大家都要趕著上班,你帶那麼多行李會給其他的乘客造成不方便,不是不讓你上,你可以等下一輛嘛!」

  「我已經等了2輛了,要趕火車...」還未說完,就聽到車上的其他乘客叫起來了:

  「車子快開呀,啊拉要上班餓」

  「鄉下人啊真是餓,就伐好再等一部!」

  「就儂一個擰,耽誤大家餓辰光!」

   ......

  我頭轉向憤怒的人群,提高聲音說:

  「耽誤你們時間的是司機不是我,如果把我換成你們的父母、子女,你們會怎麼辦?」又轉向司機說:「我如果是你的領導,你也會說我眼睛瞎了,不讓我上車嗎?我真為你們這些自稱上海人羞恥!」
  
  整個車廂突然沉寂了幾秒鐘,這是在靠近前門的第一個位置有一個聲音輕輕對我說「你把行李放我腳下,上海人不是這樣的,我為上海人向你道歉...」

  由於人太多,我看不清聲音的來源,我心裏突然好蒼涼,這就是我生活20多年的城市...

   然後順著聲音的來源對他說:「吾麼資格接受弄餓道歉,因為我自介啊是上海擰!」

   司機仍然是一幅你不下車,我就不開車的架勢。

  於是我做了一個決定:下車,從此不再乘上海的公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射由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