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鄭曉春:喪父20年後的撕心裂肺 ——讀高智晟第三次泣血上書雜感

2006-01-03 19:4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再過幾天,就是我的父親鄭潤泉老先生的20週年忌日。遙想20年前那些悲慘的日子,萬千感觸,自不必說。我現在所能依稀記得的就是:那天晚上,當我在學校男生307宿舍正和同學們談笑風生之時,門衛老大爺喊道:「307宿舍鄭曉春接電話」,當我興沖沖跑下樓拿起電話時,大連外國語學院總機年青的女接線員直截了當地告訴我:「鄭曉春,下午營口來電話說你爸死了。」當時,大腦一片空白,過了許久才大放悲聲。同宿舍同學共七個人把我送到大連火車站,我的悲慘的人生旅程從此開始啦。經過幾個小時,火車終於到了大石橋站。20年前交通極為不便,沒有出租車、小客車,作為窮學生我也接近赤貧,住不起旅社。在黑夜之中,在大石橋火車站等候到營口的早班列車的幾小時裡,嚴冬時節,冰涼刺骨,身體冷,心裏更冷。因為沒有錢,我不能像別人那樣吃一碗「油茶面」,只有在飢寒交迫之中耐心地等啊等,在冷酷的寒冬裡等待,等待著回家,去看一看我的爸爸和媽媽,同時心裏還盼望著這個不幸的消息只是某人的惡作劇。

第二天當我終於回到營口,來到我家樓下看到擺放的花圈時,我知道我的父親鄭潤泉是真的不在人世啦!撕心裂肺般的劇痛折磨著我的精神,巨大的絕望籠罩著我的心靈:父親,最疼愛我的父親,我的爸爸沒有了,我的人生怎麼辦呀?我當時只有20歲,卻強忍著悲傷,告訴自己不要哭,當個男子漢!我的母親周玉英見到我聲淚俱下:「兒啊,你爸走了,將來你可怎麼辦哪,咱們家可怎麼辦哪?!」我對母親說:「媽,我爸得了這麼些年的高血壓、腦血栓,活到60多歲,老天爺已經夠照顧我們的了,你別哭,將來我養活你!」為了這句對於母親盡孝的承諾,20年來,我經歷了在人世間太多太多的委屈和心靈苦難,但心中的信念之一就是:要讓失去丈夫的我的母親能夠活得好,活得高興!

失去父親的日子是悲哀的、沈重的、無望的。最親愛的父親沒有了,但最親愛的母親還在,為了母親,只有強打精神,命令自己堅強起來。但是那種撕心裂肺的喪父之痛,對於20歲的年輕人是多麼大的打擊!淚水、悲傷、絕望陪伴了我的整個學生時代。我父親的突然去世,也使得我的少年不更事迅速轉變成「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20年來,有些傷心的時刻,我就跑到父親位於營口南郊公墓的墳旁大放悲聲,然後擦乾眼淚又繼續勇敢地活著。生活啊真的非常稀奇古怪。一年前我的大哥鄭貽春因寫文章被投進了監獄,我的心靈也飽受煎熬,但是那種痛苦是不同於喪父之痛的。我為兄長天天念佛,天天祈求佛菩薩護佑,早脫苦海。哪裡想到的是,高智晟律師的幾封公開信喚醒了我的喪父之痛,並且比那種痛還要不堪忍受,還要刻骨銘心……

有一段時間,特別是鄭貽春入獄之後,出於對中國特有的一些事物的好奇與不解,我們作為鄭貽春的家人也開始認真學習、觀察和思考一些東西,並且對於客觀世界的認識和對於人心和人性的複雜多變、善良狡詐等等都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但是這種認識的侷限性和溫情脈脈被高智晟律師的幾封公開信給徹底打破了,讀了他的這幾封信,尤其是第三封公開信之後,我幾乎無法形容我的心靈受到的撞擊,震驚和絕望!更無法描述和形容那些血淋淋的、下流、殘忍的毒手給那些無辜受害帶來的傷害的事實,給我心中造成的傷害!絕望!!!

在中國有一群人,他(她)們不偷、不騙、不盜、不搶,也不干任何其他壞事,只是出於強身健體和對於天地神靈的本能的敬畏而練氣功,六年來卻遭到了人為的滅頂之災和人體的殘害,這究竟是為什麼?!

中國憲法、法律明確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按照世界上公認的三大宗教來看計有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古今中外的其他各種宗教信仰也不計其數。例如古印度的婆羅門教、古西藏的苯教、俄羅斯的東正教、以色列的猶太教、美國的摩門教,甚至是中國的古代聖人孔子的學說思想亦被稱為儒教、禮教,老子的《道德經》為基礎的道教,還有世界各國各民族久遠以來即有的表現形式不同的各種拜神明儀式,包括各個民族都曾有過的類似於宗教儀式的殉葬儀式。古埃及木乃伊的製作即是源於對生命可以復活的一種遠古信仰,因此,宗教信仰都是依據於不同的文化、生活和人種歷史背景而產生的一種複雜的文化和心理現象,是正常的。當然,也有一些超出了一定的範疇,走過火的教派,例如,導致了數百人死亡的美國大衛教,日本在東京地鐵放毒氣的奧姆真理教等等,人們稱之為邪教,因為這種邪的東西是以犧牲教徒的寳貴生命作為祭品,來滿足教主的私慾,這是必須批判和否家的!

在學生時代,我因為與美國老師接觸的關係,認真拜讀了英文版的《聖經》,覺得很有意思,教堂牧師佈道儀式也很像一場莊嚴的話劇。對於基督教這個影響了西方世界2000年的偉大信仰,我和絕大多數的中國人的認識不過如此。

工作以後,煩惱無窮,壓力很大,我的母親教導我:只要你念佛,萬事無憂。作為孝子,我按照母親的話去做,果然心中充滿光明,黑暗頓消,至今學佛,念佛已整整12年!尤其是2003年4月末我的親二姨因病圓寂之時出現的許多瑞像,尤其是火化時出現了許多五彩繽紛的舍利子和舍利花之後,更加堅定了我對於超越人類有限認知範圍的佛佗的無比信念。我為此非常自豪,並通過自身體證,我堅信佛、菩薩、天龍護法等等都是真實存在的!正因為有信仰的存在,我才能活得踏實,才能夠堂堂正正、無私無畏,因為心底無私天地寬。

幾年來,對於中國這個特殊群眾團體的批判、「轉化」和種種做法我們都很清楚,但是幾乎沒有誰發表過看法和觀點,只有一年多以前鄭貽春所寫的一篇《立即恢復法輪功的法律地位》,和高智晟近來所發表的三封公開信,才提到了這種情況,而其他十三億人,包括其中的幾千萬以「知識份子」自居的所謂「文化人」,基本上都默不作聲。此乃一大奇觀!本來大家都以為這場運動已經過去了,但是高律師的幾封公開信卻如驚雷一般炸響,驚醒了我們這些沉睡的麻木的心靈!這些眾多的華老栓們現在所面對的不再是做為偏方使用的血饅頭,而是正在被百般凌辱的中國女人,被變態的披著制服的「人」和人渣共同凌辱的男人和女人的生殖器!蒼天無道,睜開眼吧!

看看我們的廣大同胞,中國人的母親、妻子、女兒和中國人的父親、丈夫、兒子,等等,僅僅因為他們堅持自己的思想和信仰就遭到近乎古代凌遲摧殘,甚至血腥消滅,但凡有一點點人性的人,怎麼能夠裝聾作啞,若無其事?!

讀著高智晟和焦國標兩位謙謙君子的血淚文章,作為普通正常人我們實在無法想像世上竟然有如此的公務人員對待手無寸鐵的中國同胞竟會如此刻毒!如此毫無人味!當電棍在我們的同胞的臉上、身上、乳房上、陰道裡、肛門裡滋滋作響時,生命的尊嚴和價值在哪裡?!道德在哪裡?!這不是邪惡是什麼?!當河北惡警何雪健在執法場所在另一名叫大軍的警察的注視下,肆意地歐打、強姦兩位年齡同他的母親一樣的中國女人的時候,國民的生存的意義何在?!這是個別人的獸行還是司法部門集體的暴行?!當那些溫順的善良的中國人被另一群殘忍的暴虐的披著人皮的中國「人」肆意踐踏,凌辱,尤其是眾多的警察、獄醫、男犯們長達26天的百般羞辱、玩弄、強姦,一個被赤身裸體綁在老虎凳上、渾身體無完膚、浸泡在血淚之中的中國女人時,最後的殘存的人性到了哪裡?!因果鐵律正在無情地到來:這些將來注定要下萬劫不復的寒熱地獄的人渣,你想過沒有:有朝一日,因為你的歇斯底里的對於人性尊嚴的滅殺,而終將被獲得人權和審判權的中國人民審判、嚴懲甚至處以極刑?!即使你死了,僥倖逃脫被審判、被處決的人間正義,你死後的靈魂也必將因為你對於人間所犯的深重的罪業,淪落到無間地獄,刀削斧劈,油煎火燒,凌厲鬼差將日夜無間地代替天地神靈懲罰你!可卑可悲的害人的人渣啊,你在害人的時候已徹底關閉了全身而退的安全之門。

作惡多端的中國「人」啊,你可曾知道良知和道義復活的力量?!你可曾知道因果的確實無誤?!警醒吧,正在施惡的凶徒!警醒吧,正在噤若寒蟬的恐懼之人!警醒吧,無數的冤魂野鬼!警醒吧,昏昏睡去的所有的罪人!

淚水洶湧澎湃,多麼想用這憤怒的苦水滌蕩這所有的罪惡!嚎啕大哭,多麼想用這絕望的哀嚎驚醒所有的故做聰明之人、鬼、獸!咬碎了槽牙,讓這滔天罪行永記心間,待到日月重放光明之時,讓我們的利齒、利爪咬碎、抓碎這些仗勢欺人的小人、惡人、毒人!心中的火焰已經燃燒起來,巨大的痛已讓人窒息!這些流氓、惡棍!這些色厲內荏的懦夫、可憐蟲、暴徒,等待著你的只能是最後的正義的審判和為你早已打開大門的無間地獄!!!

高智晟的三封公開信,特別是第三封公開信已披露出了令人不忍目睹下去的確鑿事實,無論是國際法、國內憲法、有關法律法規,還是最基本的人性的良知,都準確無誤地告訴人們:即使是真正的刑事犯罪份子,也享有他的正常的人身不受侵犯的權利,但是這些只尊崇自己的信仰的人因為不願改變自己的信仰,就被如此虐待、殘害,實在是……本來是故意不去看這些血淋淋的事實,不去想這些人的可悲的遭遇,但是又被旅居美國的學者黃翔先生的《反抗暴虐的聖徒》一文中引述的事實所撼動,更為黃翔先生代表中國人所發出的質問和譴責所震撼!憤怒、哀嚎、淚如洪水,火焰燃燒……巨大的羞職、恥辱、不幸、感同身受、撕心裂肺,讓正常人無法想像的,也無法相信的事實就是:某些凶手無法無天殘害同胞竟然是他(她)們的正常工作方法和陞官晉爵的捷徑!電棍電擊乳房、陰部,用最長的電棍從肛門插入劉博體內電擊而亡,各種老虎凳、灌糞水、歐打、強姦……千般萬般污辱之後,又要收取外加罰款!令人頭髮豎立,肝膽俱裂,生不如死,奇恥大辱!

焦國標教授的《請老虎凳上的國家尊重女性的陰部》又一次印證了這些傷天害理的暴行的存在和嚴重程度!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大學同學張孟業先生的公開信也進一步證實了這些駭人聽聞的無法無天的醜行惡行暴行的存在!

嗚呼哀哉!語言已無法形容這種痛苦和悲憤,20年前喪父的撕心裂肺又一次因為高智晟的血淚控訴而復活,這就是歌舞昇平、燈紅酒綠後面的真實的人間嗎?這就是和諧社會的萬紫千紅的後面確實存在的殺戳嗎?!嗚呼!我們的祖國母親!嗚呼!我們的正在被踐踏的同胞!

寫到此時,接到一個消息,說是正在獄中的鄭貽春與以色列總理拉賓一起獲頒世界自由人權大獎--前柏林牆博物館館長萊納.希爾德布蘭特博士自由人權獎,歐洲副儀長、德國總理府國務秘書等200餘位歐洲政要親自發來賀信,祝賀鄭貽春為了中國人民追求自由、民主、法制和人權而做出的勇敢高貴的努力,前以色列駐德國大使蘇裡莫博士親自為鄭貽春獲獎致詞,讚揚鄭貽春是中國人民的英雄!一位聖者!此次轟動世界的人權大獎的評委會成員包括美國前外長基辛格博士,前德國外長根舍先生,蘇格蘭議員道格拉斯.漢彌爾頓爵士,前以色列駐德國大使蘇裡莫博士和聯邦德國專門管理前東德秘密警察暴行檔案的專員高克博士以及現任博林牆博物館館長希爾德布蘭特女士。這些在歐洲、世界政界舉足輕重的人物從眾多的侯選人中經過慎重甄選,決定授予鄭貽春教授和拉賓總理這項國際人權大獎。這是世界人權領域的重大事件!

頒獎委員會分別緻信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中國駐德國大使館敦促中國立即釋放鄭貽春教授!希爾德布蘭特女士也對中國駐德國大使館人員說:「如果中國政府認為自己做得對,有什麼必要害怕一位中國知識份子的言論呢?」

在中國,只有所有的人尊重憲法和法律,只有尊崇人道和人性,對生命樹立起尊重和珍惜的基本價值理念,才能減少許多由於過分迷信權力和暴力而產生的悲劇!只有憲法和國際普世價值得到捍衛,才能減少唯我獨尊和剛愎自用而帶來害人害己的惡果!

在這無法準確描述內心複雜思想、複雜情感的寒冬時節,祈禱偉大的蒼天,降福於所有受到不公正對待的受難的人們!祈望中國的高智晟、焦國標教授一路走好!祈望中國的詩人、活著的黃翔和已故的楊春光一切好!祈望我們的悲泣和哀嚎能夠化為慈悲和溫暖,去關愛中國第一位為自由信仰者發出呼籲的文人鄭貽春教授和第一位為自由信仰者發出苦難呼聲的律師高智晟先生!

祈望天下和平 眾生平等

苦難不再 吉祥如意

鄭曉春教授

於中國東北遼寧營口
零下14攝氏度
2005年12月19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