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趙昕:郭飛熊回家——走太石道路還是重蹈東州悲劇?!

2005-12-29 02:0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弟弟回家了!"2005年12月27日下午17 : 02:40,當我看到郭飛熊先生的姐姐楊茂平發給我的這個短消息時,儘管我已經從王怡、範亞峰、高智晟、艾曉明、郭艷、唐荊陵、滕彪等師友處知道了飛熊和太石村維權村民全部被釋放的好消息,眼睛還是不由自主地酸脹流淚了!

有誰知道,在那些暗無天日的日子裡,作為郭飛熊的至親家人,楊茂平女士是多麼痛苦啊!她不僅僅是寫了幾封公開信,親自跑到廣東做了許多努力,傷心苦悶的時候,她不斷地給我發郵件、發簡訊、打電話,甚至在最為絕望無助的時候給我發簡訊說:"我弟弟到底能不能出來呀,怎麼現在就沒有人管了呢?"我當時看了之後,真是刻骨鑽心的痛,但是又不能直接告訴她,我們正和海內外的朋友們一起,正在盡最大的努力默默地進行著大量的營救工作。咬牙忍了一會,我給楊茂平女士回覆了一條信息 :"楊姐你放心,只要趙昕一息尚存,就絕不會停止對飛熊的營救!"

打這之後,我只能更加積極地廣泛聯繫同道,推進太石村事件的各項援救工作。因為,我絕不會忘記太石村的村民給我發來的那條簡訊,一想起郭飛熊先生跪倒在太石村的十字路口上,流著淚對天起誓:"我郭飛熊絕不會坐視不管太石村村民所遭受的種種不公迫害!"的情景,我就只能咬咬牙,更加努力地工作。甚至只要是看見哪個朋友為太石村寫了篇文章、做了某些實際工作,我就要把它儲存、記錄下來,內心充滿了真誠的感恩之情--郭艷、唐荊陵兩位律師和艾曉明教授等進村取證遭到瘋狂追打,我們立即成為了患難相助的莫逆知交!秦耕、小喬等四人親自去廣州番禺看守所探視了郭飛熊,我立即就把這些素昧平生的同道當成了知心好友! 10月8日,呂邦列陪著我介紹去的英國衛報記者本杰明進村挨打生死不知,多少朋友肝膽俱裂、徹夜無眠啊!侯文卓女士失聲痛哭一場,艾曉明教授痛心疾首地疾呼:"千萬不要再有暴力了"!張祖樺先生高度關注,高智晟律師甚至已經準備好飛到廣州,陪同呂邦列的親屬去公安局要人了!為此我甚至請英國的朋友幫我寫信給英國衛報,譴責本杰明的不通人性和言而無信。及至邦列平安回到了姚立法先生家,艾曉明老師親自飛到湖北去看望慰問,我也請了《時代週刊》的邁克先生、華盛頓郵報的愛德華先生等等記者朋友到湖北去採訪報導。後來呂邦列來到了北京,我們又視若大賓安排接待,北京各界的近百位朋友,包括高智晟、劉曉波、李和平、俞梅蓀、劉京生、李海、陳永苗、劉荻、張大軍、陳小雅、馬文都等等都會見了呂邦列,許多朋友還自願為呂邦列捐了善款。滕彪律師因為太太生孩子,許志永、溫克堅等兄有事在外地,都再三叮囑我一定要代問呂邦列好。及至邦列到了廣州準備"重返太石村",我又請廣州的網友"默默潛游"陪同照顧邦列,結果兩個人都一起被拘傳,邦列禮送回家,唐兄從此受到了無窮的騷擾﹍﹍

但是,朋友們的努力並沒有停止。溫克堅先生多次大力呼籲立即在北京召開"太石村事件專題研討會",甚至就在今天下午飛熊自由前,還和我在 MSN討論" 在東州野蠻殺人後,更是要努力打破太石村的僵局"!正在他和吳孟謙等朋友的推動下,杭州首先召開了 一場小規模的"太石村事件"研討會,表達了對番禺地方當局在處理"太石村事件 "中違法行為的抗議,表達對郭飛雄、呂邦列等維權人士的道義聲援,資深律師莊道鶴先生、業內人士吳先生,知名作家傅國湧先生、昝愛宗先生,網友溫克堅、見森、吳孟謙等勇敢參與;王怡 先生更是在努力推進成都草堂讀書會的各項大型敏感活動之餘,飛赴全國各地和滕彪、杜導斌等朋友商討下一步如何推動太石村事件進展,維權律師們如何集體飛赴太石村法律援助等等事宜;胡佳、步行、齊志勇、孫偉、趙天昕等朋友也正積極準備直接到全國人大、國務院遞交關於太石村事件的公開呼籲書,以實際行動表達民間人士對太石村村民和郭飛熊先生的大力支持;範亞峰、喻梅蓀、張祖樺、劉曉波、趙達功、劉路、張大軍、張耀傑、崔衛平、戴晴、梁曉燕、楊天水、歐陽懿、田曉明、衛子游、劉荻、焦國彪等等師友,更是以自己的方式進行了不懈的努力,其中梅蓀尤其筆耕不止,嘔心瀝血地為太石村事件寫下了洋洋數十萬字。

尤其感人的是,在我和劉荻公開為太石村村民籌集法律援助款項的這一段時間以來,除了許先生、孫先生等為此大力捐款外,太多的普通工人、農民、市民、學生、知識份子給予了無私關愛和大力支持,加上郭飛熊先生的捐款帳戶,籌集的款項超過了二萬五千元以上,還不包括其他朋友圈的內部籌款,以及仁之泉為郭飛熊先生個人籌措的法律援助款項。幾乎每一個捐款電話,從每一個捐款人心裏流露出來的,都是最為至真至美的祝福和心意,每一次接電話都讓我忍不住熱淚盈眶。最為感動人的是一個在黑龍江打工的張姓民工,他第一次打來電話的時候,說是他現在還沒有發工資,等下週發了工資後一定給我們匯50元錢來;可是,過了一週後,他又打電話給我,非常抱歉的講,老闆還是沒有發他們的工資,只能再等一段時間,發錢後一定給我們匯出來;結果又過了一個月,他才給我打電話來,說老闆依然沒有發他們工資,他只好向老鄉借了20元錢,已經給我們匯出來了,請查收捐款﹍﹍我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對這些雖然在經濟上貧窮之極,但是在心靈上卻高貴無比、正直無私的中國良心們的感激之情。我只是想告訴海內外的良心朋友們,每一次接到這樣的電話,我都不由自主地從心裏油然生出同一個信念--"中國有救,中國一定有救了!"

這三個月來,溫海波、李建強、楊在新等等律師多次冒險前往廣州番禺,竭盡全力為郭飛熊先生和太石村維權村民提供法律服務;郭艷律師、唐荊陵律師也頂著巨大壓力做了許許多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工作,為此還分別被所在律師事務所辭退,至今工作無著;晟智律師事務所更是被停業整頓一年,十餘位律師受盡逼迫,至今大批警察還緊緊監視著高智晟律師一家,防之如洪水猛獸,尤可見有關當局的虛弱和恐懼!維權律師們所付出的代價不能不承認是非常沈重的,但是社會公義和法治精神站在民間人士和維權律師的一邊,體制內外、海內外的良心人士都站在人權律師的一邊,今天的犧牲奉獻,正是為了祖國的自由明天!

這裡必須向朋友們介紹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幕後英雄--郭飛熊先生的高中同學江偉(筆名飛宇)。他和飛熊、邦列一直在太石村最前線為維權村民提供法律援助,最近三個月來更是遭到了廣州公安的四處緊逼,甚至已經追捕到了江偉家鄉的父母家和前妻家!沒有辦法,他只好一邊東躲西藏,一邊還力所能及的盡量做一些協助工作。本來呂邦列和他約好一起到成都來看望我,一起商量一下如何打破太石村事件的僵局和營救郭飛熊先生的。可是邦列來了,他卻被警察緊逼在路上,到現在也還沒有到達成都,以致於我們商量好的一些步驟無法實施,也算是遂了廣東公安的心願吧!在此我也順告廣東警方,不要在追捕江偉先生了,他目前只想找個地方好好工作。如果江偉先生又受迫害,朋友們自然不會坐視!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海外的許多師友,如胡平先生、張偉國先生、陳奎德先生,以及許多不便一一提及的華人朋友和國際友好、新聞界朋友,都不辭辛勞地給予了大陸民間維權人士最大的聲援。甚至就在前幾天,胡平、吳仁華等等學者還主動和我溝通,認為必須繼續推動太石村事件的解決和營救郭飛熊先生,尤其是在"東州血案 "發生後,國內外已經普遍地對中國的漸進民主和平憲政轉型事業非常失望的時候,更加需要以非暴力公民權利運動的方式,作出最大的努力。

是呵,中國到底走"依法維權的太石村非暴力道路",堅持在民主和法治的軌道上和平漸進地推進政治體制改革,還是重蹈"六四慘案"、"定州慘案"、"東州血案 "等暴力恐怖悲劇,這實在關係非小,實在值得每一個人深思,實在是擺在每一個中國公民面前,不得不面臨的一個生死莜關的重要抉擇。無論官方還是民間,無論體制內還是體制外,無論大陸還是海外,都必須盡快作出明智抉擇!

這就是為什麼全國各地素昧平生的朋友們為何如此默契地不遺餘力推動"太石村維權事件"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海內外的同道朋友們聽說"郭飛熊先生和太石村維權村民全部釋放,不予起訴"的好消息後,都很激動,大家都連聲由衷讚嘆"好,太好了"的唯一緣故,胡溫當局應該不會不明白這一點。

趙昕噙淚寫就於成都病床上,感謝主

2005-12-28 凌晨

仁之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