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高音白雪 追求純淨美麗的藝術(圖)

2005-12-28 17:2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白雪劇照

將在2006年新唐人新年晚會上演唱新歌的女高音歌唱家,曾在瀋陽音樂學院深造、並在長春電影製片廠樂團和北京青年輕音樂團擔任過獨唱演員。說起在大陸演出的那段日子,有兩件記憶猶新的事,使年輕的白雪很早就嚮往純淨美麗的藝術,能自由去唱典雅、明快表現自然生活、人性情懷的歌,人與人之間真誠的友誼。

驚見農村水深火熱

十多歲時,白雪考進瀋陽軍區歌舞團並到瀋陽音樂學院進修,開始唱花腔女高音。部隊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沒完沒了的政治學習,開批鬥會。但洗腦教育成果在一次實際生活的體驗中被打得粉碎 ,白雪講了個當時她所經歷的小故事:

「時間應該是85年,一位中蘇邊境的當地人讓我們去看看村裡的老百姓,說他們都非常苦。現在想起來,那情景還歷歷在目,一間小土屋,一位媽媽帶著二個孩子,她們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衣服,捲縮著身子,裹著一床被子坐在床上,沒衣服也沒有鞋子穿,那位媽媽掉著眼淚說,家裡什麼吃的都沒有,我和其他女兵趕緊將自己吃的饅頭和油條給她們。當時我心裏難受極了,心想為什麼會是這樣呢?從小受的中共的教育,只有萬惡的舊社會,人們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今天卻讓我親眼目睹了這一切,當時整個村裡的情況都是這樣的。」

愛美的權利被剝奪

白雪談到,在中國大陸,作為文藝工作人員,特別是在軍隊裡,人們根本就沒有權利和自由去創作和表演自己喜歡的藝術作品。唱的歌都是什麼「黨啊,親愛的媽媽」,包括後期的「十五的月亮」等等,都是千篇一律歌頌共產黨的所謂「偉、光、正」, 文藝作品全用來為當權者的政治利益服務。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人的思想就像機器一樣被控制,無法獨立思考。

「還有件事我也是印象非常深刻。因為在舞台上演出是需要化妝的,在台下則不允許。可愛美之心人人都有,特別是女孩子,一天在台下我悄悄的摸了點淡淡的口紅。結果很快被指導員叫到辦公室,指出這是資產階級思想,後來我最好的一位朋友告訴我是她向上級匯報的。我直的想不通這件事,最讓人傷心的是,連最要好的朋友都會隨時打「小報告」,人們之間沒有任何的真誠和信任。在那個社會環境中,人的思想如此極左,連天生愛美的權利都要剝奪。我還記得那個教導員對業務是一點都不懂,也不知是靠什麼關係到團裡來的,每天就是說教,搞整人那一套。」

白雪近照

偷聽臺灣校園歌曲

後來團裡有人偷偷聽鄧麗君的歌,臺灣校園歌曲也在背地裏悄悄流行,比如「梅花」「外婆的澎湖灣」等等,當時的白雪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麼美的詞和旋律的歌曲,非常嚮往能唱這些典雅、溫柔、明快表現自然生活、人性情懷、和純潔愛情的歌。可想精神長期受到壓制的人們,一旦接觸到這些美好事物後,心靈就像枯萎的田野得到甘泉的滋潤。

出國以後,白雪歌唱的內容轉向了推廣華夏五千年正統文明的文化意境和內涵,唱詞重於棄惡揚善,尊天敬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