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揭開中共的「廬山真面目」(一)

2005-12-19 01:32 作者:安永芳(口述) 甘泉(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前言

我叫安永芳,現年69歲。幾十年來,我看清了中共的猙獰面目;我目睹了在中共統治下的暴政:我的一家在「文革」中的悲慘遭遇;「六四」屠城時的所見所聞;1999年「7.20」之後,我在監獄中的非人生活……我要把這些都講出來,讓世人瞭解真像,喚醒中國人的良知,遠離邪靈,趕快退黨。只有退垮中共,我們才有做人的權利,才有幸福、美好的未來!

《九評》指出:「文化大革命是共產黨邪靈附體全中國的一次大表演。1966年,中國大地上掀起了又一股暴虐狂潮。紅色恐怖的狂風咆哮,如發瘋孽龍,脫韁野馬,群山為之震撼,江河為之膽寒……這真是空前的一場浩劫。多少百萬人連坐困頓,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據專家們的保守估計,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達七百七十三萬人。」

沉痛的「文革」
---是中共惡黨強拆兩代人的美滿姻緣

我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爸爸是個老幹部,媽媽雖然在農村時從小就裹小腳,但我爸卻從不嫌棄她,可說是一對恩愛夫妻。但在他那重要機關單位裡,邪黨組織有明文規定,幹部不得與小腳女人結婚;如已結婚的,也一定要離婚!所以當時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老幹部都跟小腳女人離了婚,再娶一個年輕女人做妻子。就因這樣,他們離婚了,這對恩愛夫妻就是被中共惡黨強行拆開的!

我那可憐的媽媽只得帶著我的弟弟回到鄉下過活。由於媽媽出身地主,在「文革」時被戴上「地主分子」的帽子,剃光頭,挨批鬥!罰她半夜起來到村裡掃地,干重活!她又要照顧我弟弟,精神負擔很重。由於過度的驚嚇與操勞,我那慈愛的媽媽過早地離我而去了!我深深地感嘆媽媽一生的不幸,但又怎知相似的災難會降臨到我的頭上呢?!

我從小就愛好學習,但比我爸爸小12歲的繼母不讓我學習。我偷偷考上了北京十五中學(是重點中學),繼母還是不讓我去讀初中;最後,還是疼我的爸爸讓我去唸書了!初中畢業了,我瞞著家人進了軍工廠。一年後,思念我的爸爸終於找到了我!我當時年輕、好學,技術又好,自然而然地愛上了一個畢業於西北大學的,長得高挑的又帥氣又有技術的小夥子。我心裏滿意極了,我終身有靠了!但很快地美夢就成了泡影,厄運很快就降臨到我的身上。因他出身富農,在「文革」中,邪黨組織挑動群眾鬥群眾,很快地就給他扣上了「資產階級技術權威」的大帽子,於是,他被關押起來了;邪黨組織併發動群眾沒日沒夜地對他進行批鬥!我經常流著眼淚,偷偷地送東西給他吃,給他以精神上的安慰!但被惡人發現了,我引火燒身了!大家紛紛給我貼大字報,逼我要與他劃清界限,斷絕關係。在邪黨組織的淫威下,我十分無奈地極不情願地與我深愛著的人分手了!眼看著這段美好的姻緣就這樣地被中共邪黨棒打鴛鴦了!

沉痛的「文革」
----是中共邪黨奪去了我三個至親的人:爸爸、二大爺和大爺

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挑動群眾鬥群眾,無中生有,惡意陷害,人人過關,搞到人人自危!我的二大爺(我爸爸的親二哥)終於不明不白地被單位邪黨組織打成「叛徒」了!這是我爸爸親愛的二哥呀,他是最瞭解他二哥的為人了。我爸爸頓時火冒三丈,二話沒說,馬上趕到法院去為二哥之事上訴。唉,官官相衛啊!不去還好點,這一去上訴啊,我爸爸就被單位邪黨組織定性為「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受盡了折磨。爸爸一生為人耿直,一直為他自己與二哥的事情惱怒。不久,我那受冤屈的爸爸患了食道癌,在1971年就與世長辭了!更有甚者,狠心的惡人竟有意地把我二大爺推到鐵道上,讓他被剛駛過的列車碾死,還惡意中傷說,是他畏罪自殺而身亡的。實在是太卑鄙了!我那年老的大爺(我爸爸的親大哥)眼睜睜地看著兩個至親的弟弟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英年早逝,真是撕心裂肺,肝腸寸斷,欲哭無淚!他因傷心過度也患上了食道癌,含恨而去了!是中共邪黨奪去了我三個至親的人:爸爸、二大爺和大爺的!我失聲痛哭起來,大聲地呼喊著: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世道啊?!

(未完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安永芳(口述) 甘泉(整理)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