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疑竇叢生:「孫英傑服興奮劑案」情節內容

2005-12-19 01: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場於十二月十六日在黑龍江省五大連池市秘密進行的官司,證明了中國著名女子中長跑運動員孫英傑的「清白」之身。但見諸報端的相關報導卻表明:該案疑竇叢生,極度疑似曹雪芹筆下的「葫蘆案」,清白二字不得不暫時戴上引號。
今日凌晨,網上援引《生活報》報導稱:「在十月舉行的十運會上因興奮劑檢測呈陽性而陷入尷尬處境的中國著名女子中長跑運動員孫英傑,於本月十六日在五大連池市秘密打贏了一場官司,從而證明了自己的『清白』之身----服禁藥『強力補』乃他人陷害。」

依據《生活報》報導內容,孫英傑吃了什麼禁藥?怎麼吃的禁藥?誰給她吃的禁藥?為什麼給她吃禁藥?禁藥從哪裡來?……一系列的疑問似乎於一夜之間天下大白。但就其中的相關情節內容細細咀嚼,一個個疑竇又逐步浮出水面。

首當其衝的疑竇當屬禁藥「強力補」的來源。據當事人於海江在法庭上訴說,「強力補」乃是他在北京一廁所內揀到所得。先且不論禁藥來源的真實性,但說於海江能輕易服用廁所內拾得之藥,並將該藥倒入正在參加十運會的中長跑運動員孫英傑服用的飲料中,就有悖普通人的行為準則。

「陷害」孫英傑的當事人於海江與孫英傑師徒二人關係也頗為蹊蹺。據介紹,於海江是黑龍江省五大連池市太平鄉南泉村人,是王德顯弟弟王德明執教的青海省體工隊運動員。而在南京期間,王德顯曾表示,整個事件的一個疑點就是,比賽前孫英傑在場地進行熱身活動,有穿著「制服」的人索要簽名後遞上一瓶水,孫英傑沒考慮過多就喝了。「我認為出入就在這,疑點也就是在這兒。」王德顯當時說道。五十餘天過後,「陷害」人竟然從穿著「制服」的陌生人一下子變成了老熟人於海江。

於海江承認的「陷害」動機就更令人費解。他在庭審中辯稱,「陷害」動機是出於想幫孫英傑。「我就是出於想幫她,因為孫英傑是我心中的偶像。可以說她的一舉一動都牽動我的心,我對她特別痴迷,特別崇拜。」於海江說道。於海江是青海省體工隊運動員,想必有一定參加體育賽事的經驗,應該知道運動員在大賽期間不能亂服藥,尤其是能夠提高成績、消除疲勞的「特效藥」。難道僅僅因為崇拜、痴迷,於海江就輕而易舉地忘記了這一點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