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萬生:葉公好龍,胡總善捐

2005-12-16 20:2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此前據香港成報報導說,中國東北的吉林省目前有近兩百萬人缺少口糧近13萬噸,有六十四萬人缺少越冬衣物和棉被,另外還有五十五萬人急需醫療救濟. 今又自新疆民政廳獲悉,據初步統計,新疆將有八十三點五萬災民缺口糧,七十八點四萬災民需衣被救濟,五萬多災民需治病救濟,還有近四十萬災民需燃煤救濟. 從全國範圍來看,今年冬令期間全國有七千二百五十多萬人需要政府給予口糧救濟,有兩千一百五十多萬人需要衣被救濟,有五百多萬人需傷病救濟.

中國紅十字會的王平處長介紹說,今年也是災情嚴重的一年,往年平均每年有大約20個省向中國紅十字會通報災情, 但是今年共有30個省報災,請求援助. 借半官方組織的部長下級來傳達中央精神,上億貧民在天寒地凍的嚴冬缺衣短糧完全是由於天公不做美,就如餓死三千多萬百姓的「三年自然災難」,老天爺又得背一次黑鍋. 儘管對風調雨順的過去早如黃粱美夢,一去不復返,我等平民對今年的不測風雲並無特別的感受,反還沉浸在盛世的讚歌聲中不能自拔. 夏天幾場颱風下來,從中共喉舌的追蹤報導來看,只不過是近百名「共和國衛士」的傷亡. 兩次五點多級的非強地震,在日本每年都會有個十來八回,也沒聽說有嚴重後果,在中國的「豆腐渣工程」名城卻再次震出「豆腐渣、王八蛋」工程(98年朱鎔基對當地眾官員斥責名言),造成十幾人死亡,數十萬人流離失所,而且還要等到兩星期之後,天冷到冰點以下時才開始救災.禽流感則是在「有效控制」後才支吾其詞,曾滿口承諾公開自然災害的傷亡數字,可世界衛生組織還一再要求中共在此方面要有透明性. 要說GDP大躍進帶來的環境破壞,由南澇北旱向南旱北澇轉化的過程中,中共缺乏應對措施,就不必怪老天不長眼. 而此起彼伏的礦難、化工廠爆炸、社會性群體突發事件以至於車禍更是與老天爺無緣.

處於社會邊沿的百姓,凡遇天災人禍總是首當其衝. 國際上是以最低生活費來界定是否為社會邊沿的窮困戶,根據中共日均1元人民幣開支的標準,中國貧困人口尚有兩千九百萬,但何以今年會有三倍以上的人難以過冬?或是窮人大幅度增多,要麼是按照世界銀行日均1美元的標準,中國還有1.72億貧困人口的更具說服力.

為冬令扶貧賑濟工作面臨嚴峻挑戰,民政部會同財政部,計畫向全國災區下撥12億元人民幣的冬令救災資金,強調嚴禁挪用. 每人平均也不過僅有十多元人民幣,說幫助地方展開冬令期間受災群眾的生活安排工作就杯水車薪. 可今年光買飛機就花費了近2000億元,用於公僕們吃喝、公車和出國的公費開支達7000億元人民幣也不可省,財政部已經捉襟見肘. 這得說總書記腦子轉得快,中南海「十分關心困難群眾,特別是受災群眾的過冬問題,並及時作出了相關工作部署」. 在胡錦濤倡導下,江澤民及吳邦國、溫家寳、曾慶紅等中共8常委均帶頭捐衣送食,羊毛出在羊身上,最重要的是發動全社會捐款. 想當年老毛不吃紅燒肉改品魚蝦,既「體諒」農民養豬辛苦來襯托自己的偉大,又可感動節衣縮食的老百姓.

中南海有明顯用心的捐贈算得上情有可原,大明星演唱會捐助也不過如此,「搞政治」是中共壓百姓的一頂重帽,中國應該沒人敢說自己是政治家,向明星看齊該是中共領導層的願想. 貪官的捐贈款甚至還可抵扣受賄款達到減刑的目的,據法制日報報導,12月1日,原湖南省新田縣教育局局長文建茂因貪污受賄案收到二審判決書,二審法院在認定文建茂的捐贈款可以抵扣受賄款,出獄當晚,文建茂在家放鞭炮辦酒席大肆慶祝. 可老百姓的無償捐獻則須體現中共的先進性,先進到公僕管的國庫. 關注愛滋病患者著名人士胡佳成立的民間愛滋病孤兒學校,因有礙中共的面子而關閉. 最近孤膽力戰醫療暴利的女醫趙華瓊,自創民工醫院瀕臨倒閉,在網民和社會公眾中激起強烈反響,不收捐款的趙華瓊抱怨政府,「太多次'情'和'法'的糾纏讓我筋疲力盡,最後,我只能服從自己的良心.」, 當地衛生局長對記者更直言:「趙華瓊已經影響到我衛生系統為民執政和依法辦事的形象.」. 慈善機構竟成了中共的專利,面對天災人禍,平民百姓敢怒不敢言,力所能及地捐助了災民或弱勢群體,應得的光環卻不得已送給了公僕們.

12月15日於巴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