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組圖:面對罪惡,良心豈容沉默

2005-12-09 20:0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出於對權力的極端偏執和個人妒忌,前獨裁者江氏與中共相互利用,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國家恐怖主義政策,對數以千萬計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進行滅絕性迫害。

然而,施暴者原本預料只需三月便可被剷除的法輪功,歷經六年多的血雨腥風,不但沒倒下,反而在法輪功學員對信念的堅守中,在和平理性揭露迫害講真像中,洪傳近80個國家,真善忍的理念深入人心。為制止虐殺,匡扶人間正義,法輪功在全球範圍內運用法律手段起訴迫害法輪功的首惡,反迫害中××黨的真實邪惡面目被揭露無遺,已有六百多萬覺醒的中國大陸民眾在海外網站公開聲明退出惡黨及其邪惡組織,退黨大潮已形成迅速消解惡黨的洪勢。事實證明,××黨對法輪功的鎮壓已走向徹底失敗。

末日將臨,出於邪惡的本性,為維持迫害、逃避清算,江氏殘留在中共權力階層的黑手曾慶紅和羅干,利用掌控的特務系統和公檢法系統,從今年8、9月開始對法輪功實施新一輪迫害,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凶殘虐殺和強暴女學員的惡性事件頻頻發生。據突破封鎖傳出的消息,2005年10月和11月,共有49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被證實。至此,自中共和江氏集團99年7.20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通過民間渠道證實至少已有2791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讓我們來看一看這些發生在10、11月裡的殘酷案例,這不過也只是中共江氏集團對無辜善良法輪功民眾最新犯罪的冰山一角。

* 活人被出死亡證 送火葬場途中被暴打致死

2005年10月25日下午5點半左右,濟源市承留鎮南桃村一村民家被警察團團圍住。在一中年男子被捕後,惡警強迫南桃村大小隊幹部在這男子活著的情況下簽字證明他已死亡,當場將這男子拉往火葬場,一路上將其毒打而死。死亡後兩天這男子的眼睛都未閉上,嘴巴大張,一隻手和骼膊及指甲是黑的,臉上傷痕纍纍,整個背部和一條腿呈黑紫色。



法輪功學員原勝軍

這位男子就是河南省濟源市42歲的法輪功學員原勝軍,於2005年10月7日被當地法院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非法判刑6年。在數天的絕食抵制非法迫害後,原勝軍從濟源市人民醫院智慧走脫,避到南桃村鄉下,後遭遇不幸。

原勝軍大學畢業,曾當過教師、律師、工程師,擔任過某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和濟源市物資局局長。原勝軍1997年開始修煉大法,很快困擾他多年的心臟病、高血壓痊癒,修煉八年來,他身心健康,再沒得過任何病,沒吃過一粒藥。原勝軍嚴格按大法的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他在工作中任勞任怨,不收禮,不受賄,清正廉潔,深受群眾擁護。

法輪大法遭江氏集團迫害以後,從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原勝軍本著良心,按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於2000年11月,給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氏寫了公開信,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就因說真話,他被濟源610機構(江氏違法違憲設立的迫害法輪功的專門機構)非法開除公職,並判刑三年。期間,在濟源看守所、鄭州新密監獄,受到電擊、毒打等酷刑折磨和洗腦精神摧殘。

2005年3月30日中午11時30分,濟源國保支隊隊長王明麗、政委王國友和610不法成員,闖入原勝軍家中非法抄家,在未搜到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將原勝軍綁架並關入濟源看守所。在看守所,原勝軍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第八天,原勝軍被劫持到濟源市第一人民醫院野蠻灌食。4月29日,濟源市公安局非法下逮捕令,不允許家人探視。

危難中的原勝軍仍以自己修煉法輪功的經歷向看守人員講述法輪功被誣陷和迫害的真像,勸告他們憑良心做個好人,看守人員都被感動了,認為把這麼好的人抓起來,強行「轉化」,中共惡黨真是太壞了。濟源610機構惡人不得不幾天就換一批看守,以防他們被法輪功做好人的道理給折服了。

在被非法關押了半年之後, 2005年10月7日,法庭秘密開庭,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原勝軍被非法判刑6年。

兩週後,本文開頭所述的那慘烈的一幕上演了,原勝軍被610惡警活活打死。在家屬還未見到親人遺體的情況下,惡警就偷偷將其火化。從半年前這個生龍活虎的好人被從家中抓走後不久,親人就沒能再與之見面,現在惡徒交還給其80多歲的老母、妻子和僅13歲的兒子的只是冰冷的骨灰盒。

* 母與子兩週內相繼被害 死因蹊蹺

2005年10月28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王守慧和兒子劉博揚被長春寬城區公安分局非法抓捕,並遭惡警酷刑折磨。28日當晚,劉博揚就被奪去生命,不到兩週,王守慧也被害死,而王守慧遇害時還不知道兒子已被虐殺。

57歲的王守慧,生前是長春市宋家辦事處正科級幹部。其28歲的獨子劉博揚,畢業於吉林省醫科大學,是長春市前衛醫院CT科醫生。劉博揚為人仁義厚道,尊老愛幼,工作連年被評先進。他所在單位的人都為好人的不幸遇害而落淚。

王守慧一家三口於1995年開始修煉大法,1999年7.20之後,屢次遭到綠園區正陽派出所和正陽街道辦事處人員騷擾迫害。

王守慧因去北京依法為法輪功上訪,分別於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勞教,在黑嘴子勞教所曾遭高壓電棍電擊酷刑八次;被強迫每天白天幹活,夜間站著不許睡覺五天五宿;被綁死人床數次,其間同時遭惡警用兩根電棍電擊一個多小時,全身及面部沒有一處好地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後被釋放。

2002年4月11日,王守慧在路上再次被綠園區正陽派出所綁架,後被長春公安局一處蒙面帶到淨月潭的淨月山上的秘密刑房折磨。期間,連續坐老虎凳兩天一宿,遭受兩根電棍同時電擊乳房等處;三個惡徒同時拳擊其面部及胸、背等處,致臉面頰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肺部感染。在公安醫院住院期間,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強行輸液,五天五宿不讓上廁所,強插導尿管又不護理,後來導致小便失禁。

2002年6月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綠園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綁架至正陽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綁成球狀一整宿,後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間,曾被手銬與腳鐐連在一起銬了十八天,被野蠻灌食一個月,後送省公安醫院被固定四肢強行輸液、灌食30多天,在被害得奄奄一息時放出。在正陽派出所,幾個惡警對劉博揚拳打腳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繩、用塑料袋悶頭令之窒息、上大挂,還殘忍地用手銬把他雙手反至背後銬上後將身體懸空吊起,並且來回悠蕩和向下拽雙腳。當時惡警苑大川叫囂:「法輪功我也打死過幾個,打死你們我不用負任何責任!」

2002年10月29日,劉博揚被送至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12月的寒冬,惡警強迫他整天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許睡覺,白天還要強制洗腦。2004年6月勞教期滿後,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他又被加期47天。

2005年10月28日下午,王守慧和劉博揚母子倆去另一位學員家送真像資料時被跟蹤綁架,劫持到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母子倆都遭到了警察的酷刑折磨。當晚,劉博揚就被迫害致死。區公安局拖延兩三天後才通知家屬,聲稱劉博揚「跳樓自殺」。由於家屬追究責任,後經屍檢發現劉博揚頭部有三個不同方向的鈍器打傷的洞眼,同時腿骨骨折,肋骨骨折,肺內積血。而長春28日晚是零下氣溫,審訊室窗戶緊閉,劉博揚當時戴著刑具,難有機會開窗跳樓。據分析,死因是被重物擊打致死後從樓上扔下來。

10月28日王守慧老人被「審訊」後,送雙陽看守所關押。11月10日有關人員突然通知家屬,說她因心臟病死於中日聯誼醫院。至發稿時,其遺體還未脫衣檢查,僅從面部看,兩眼窩青紫,左耳有血跡。

* 中學教師在商店內被活活打死

2005年10月17日,江西省九江縣一中教師、法輪功學員費衛東,去商店買摩托車時講法輪功真像,被店主舉報。惡警趕到後,即拉下該店卷帘門,將年僅41歲的費衛東活活打死。

知情人透露,費衛東的太陽穴兩側被打穿一個洞,門牙全部被打落,其慘狀目不忍睹,惡警手段極端殘忍。惡徒將費衛東的遺體解剖後火化,只將骨灰轉交其家人,對外謊稱費衛東死於心臟病,不准家人追究。

費衛東曾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多次非法關押迫害。在九江市馬家壠勞教所,因拒絕看誹謗法輪功的書籍,被獄方安排監控他的吸毒犯強制雙膝跪在鎢絲隔板上,不准去大小便;白天被迫做高強度的生產任務,還連續兩晚被迫立牆、雙腳併攏,不讓合眼。

* 警察獸性大發 河北發生驚人強姦案

2005年11月25日,就在聯合國酷刑專員一行正在中國考查之際,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受迫害政策驅使,尋釁把東城坊鎮西疃村的51歲的女法輪功學員劉季芝和42歲的韓玉芝從家中抓走。就在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何雪健在「執行公務」的過程中公然強姦了劉季芝和韓玉芝。


劉季芝被毒打並姦污,臀部、腿部多處外傷


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

劉季芝,一家四口,丈夫叫魏喜良,大女兒19歲,小女兒17歲,都在上學。劉季芝原有多種重病,特別是腰椎間盤突出折磨得她不能下床、脾氣暴躁。從1999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後,劉季芝就能操持家務,下地幹活了,至今不用吃任何藥物而身心健康,精神愉悅。從此一家人和和睦睦,日子雖不富裕,但淡泊的生活中透著幸福。可是1999年7月以後,她家就沒有安生過,當地政府和派出所屢次上門騷擾。一到「敏感日」,她就被抓到政府大院,多次被罰款。本次強姦前,警察就對劉季芝叫囂:「再煉法輪功,罰得你們傾家蕩產!」

2005年11月24日晚8:00多,丈夫不在家,劉季芝在自家住宅裡,院門緊鎖。6-7個警察突然翻牆闖入她家,他們進屋按住劉季芝,把家翻了個底朝天。那幾個抄家的人穿著警察制服,但自始至終就沒出示任何身份證件和搜查手續。當晚,劉季芝被送到了涿州市東城坊派出所。當時被抓的還有同村的法輪功學員韓玉芝、魏寳良、汪賀林等人。

在派出所值班室,一姓邢的指導員、何雪健與另一個警察對劉季芝進行「審訊」。警察問:村裡還有誰煉?劉季芝回答說:「不知道。」惡警們撲上來用膠皮警棍和電棍反覆毒打她,還強迫她雙腿下蹲,兩手平行前伸,然後從後面將劉季芝踹倒在地。經過反覆這樣的折磨,劉的臀部、腿部和身上多處受到嚴重外傷。打累後,惡警何雪健無恥地在她胸部亂掐亂摸,淫笑著的對她說:「這就叫耍流氓嗎?」

11月25日下午兩點多,惡警何雪健把劉季芝帶到派出所的一個房間,屋裡共三個人:警察王增軍在床上躺著,610綜合辦王會啟在屋裡站著。一進屋,何雪健就劈頭蓋臉地用膠皮警暴打劉季芝,隨後又把劉季芝按倒在床上,撩開她的衣服用電棍電擊乳房。看著電出的火花,何雪健連說:「真好玩!真好玩!……」其間,王會啟一直在場瞅著,沒有制止,直到看到何雪健不顧劉的拚命反抗,使勁扒去她的衣服才出去,臨走時還惡狠狠地說:「揍她,使勁揍她!」劉季芝在掙扎中說:「你是警察,不要犯罪,我是為你好,不要幹這種傷天害理事呀!你是年輕小夥子,放過我老太婆。」何雪健置若罔聞,惡魔般地不斷狠命抽打劉季芝的臉,狠掐劉的脖子並對其強姦施暴。整個過程中,同屋的警察王增軍對眼前發生的暴行無動於衷,一直在床上躺著斜眼旁觀。

之後,何雪健又強姦了42歲的女學員韓玉芝。

當晚,穿著警服的何雪健又在派出所裡來回轉,找屋子想再次蹂躪劉季芝,因幾個屋都有人才沒得逞。

直到11月26日,劉季芝的丈夫回來了,家人四處奔走湊了三千元現金,才將被綁架的劉季芝「贖」回家。

兩位年齡都是施暴者長輩的善良農家婦女,就因為煉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做好人,就受到如此令人髮指的殘害!事後劉季芝艱難地從死亡的陰影中走出,她說:「我一個良家婦女,上有老下有小,我沒臉見人了。如果不是我師父講過自殺是有罪的,我已經離開這個人世了……」。然而,為了別家的母女姐妹免遭魔爪蹂躪,她勇敢地站了出來揭露邪惡。

當人們痛斥那只喪盡天良、變態齷齪的亂倫禽獸時,更需清醒看到那只摧毀人性、用惡毒謊言和利益誘惑將人變成禽獸和魔鬼的黑手。正如海外學者所說:「當『真善忍』成為被鎮壓的對象,『假惡鬥』成為社會的普遍信條,迫害好人的惡棍成為中共的『先進模範』時,人變成禽獸就有了最好的土壤。江氏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造就了無數像何雪健這樣的禽獸,它們要噬殺、要強姦的就不會只是法輪功學員,每個人的母親,每個人的姐妹和女兒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其造成的社會惡果,不可估量。」

* 面對善良無辜同胞蒙難,發出心裏的正義吶喊

在全球正義的譴責和起訴的聲浪中,這場迫害已難以為繼,然而,江氏「對法輪功想怎麼整就怎麼整;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仍由其殘留勢力在末日的驚恐中「狗急跳牆」式地推行,中共造就的獸性人還在施暴,令人髮指的罪惡仍在持續。

當本應維護公民安寧的司法機構墮落成對民眾普遍犯罪的黑勢力團夥,生活在一個道義淪喪、邪惡肆虐的社會,即使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也會被那罪惡的黑手蹂躪摧殘。直面這一樁樁錐心泣血的事件,良心豈容沉默?即使沒有足夠的勇氣象高智晟那樣為法輪功上書胡、溫呼籲停止迫害,至少面對善良無辜同胞蒙難,也要從心裏發出正義的吶喊:停止獸行!

只有當所有人的良心復甦、道義覺醒,當邪惡獸性被唾棄,這場邪惡迫害才能早日結束,人才能真正獲得尊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