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安徽禽流感舉報人被刑拘

2005-12-05 05: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喬松舉10月向農業部報告安徽天長發生禽流感,近日被公安部門帶走,並被問拿了農業部多少錢。在禽流感疫情造成社會不安的背景下,舉報功臣竟然被刑拘,立即引起了全國公眾的普遍關注。

舉報者被刑事拘留

重慶晨報報導,喬松舉是江蘇省高郵市郭集鎮人,今年10月,曾報告安徽省天長市發生禽流感疫疫,因涉嫌與兩年前的一宗敲詐勒索案有關,近日被高郵警方刑事拘留。

喬松舉的愛人王秀蘭說,11月24日晚11時許,當地一名民警喊喬松舉去瞭解情況。王秀蘭認為時間太晚了不想讓他去。喬松舉表示,他沒有做過違法的事。但是,喬松舉一去無回。11月25日,高郵市公安局下達了《拘留通知書》:喬松舉因涉嫌敲詐勒索被刑事拘留。

起因是一起賠償案

12月2日晚,喬松舉的代理律師孔維釗說,此事是與兩年前發生的一宗疫苗賠償案有關。2003年,喬松舉家向揚州一家疫苗生產商供應家禽胚胎後,生產商稱用疫苗抵償胚胎錢。隨後喬松舉幫助生產商聯繫養殖戶購買疫苗。喬松舉的父親喬正泉也是鵝農,他在使用疫苗過程中,發現疫苗有問題,遂向有關部門進行了舉報。後來,疫苗生產商同意賠付喬正泉2萬多元,將此事了結。王秀蘭表示,沒想到,兩年後此事卻成了喬松舉的罪證。

村民稱他農業部「探子」

11月14日,農業部發布消息,安徽淮南市發生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撲殺家禽126185只。喬松舉在北京見到了農業部獸醫局局長賈幼陵,喬說自己拒絕了農業部的獎勵,說出憋了很久的話:「如果國家能給全額補償,保障養殖戶的利益,也用不著我來舉報了。」喬說,因為補償遠不能彌補養殖戶們的損失,所以很多不願主動反映疫情。

養殖戶們將遭受損失的痛苦轉化為怨氣對準了喬松舉,當地村民稱他是農業部的探子。

10月26日,疫情被公布後的兩天,高郵公安部門將喬松舉帶走詢問:「拿了農業部多少錢?誰讓你舉報的?你知道不知道這樣做後果很嚴重?」喬松舉回答說,他從沒拿過農業部一分錢的獎勵,也沒拿過別人的好處費。

南方都市報發表社論

社論稱,沒有人明言此事涉嫌打擊報復,但是其間的疑慮和猜測卻是顯而易見的。也許這些疑慮和猜測純屬多餘,是網站和網民以小人之心對作風正派的地方權力機關的冤枉,但是既然已經眾所矚目,有關方面就應該予以關注、調查和公開解釋。

安徽天長禽流感疫情舉報者喬松舉的行為顯然沒有受到足夠重視,有關部門既沒有公開肯定,更沒有嘉獎;如果他的確涉嫌犯罪,不應該因此而免受懲罰;但是如果因此受到報復,那就令人難以容忍了。

據多家媒體報導,10月中旬,喬松舉的父親接到朋友安徽鵝農馬正朝的電話,稱其鵝群染病,欲賣往江蘇。喬松舉得知後,進行了勸阻,並及時向農業部舉報疫情。

對於這些報導,農業部沒有否認,但也沒有對喬松舉公開褒獎(只有喬松舉私下對記者說,他拒絕了農業部的獎勵)。地方官員卻不肯承認,堅持說是地方政府向農業部通報的疫情。但是,據《時代人物週報》報導,農業部調查組抵皖的當晚,天長市官員迅速找到鵝農馬正朝等人,問「為何要直接報到農業部」,還說,如果不報上去更好商量,並提出給他一筆錢,要求他立刻離開天長。10月26日,疫情被公布兩天後,地方警察將喬松舉帶走詢問:「拿了農業部多少錢?誰讓你舉報的?你知道不知道這樣做後果很嚴重?」

在有關方面進行調查證實之前,我們並不認為,以涉嫌敲詐勒索案遭到刑事拘留,就是喬松舉舉報疫情的「嚴重後果」。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此事不作公開解釋,而任由謠言四散,當地如果再發生此類事情,村民舉報就需要更大的勇氣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