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葛特曼在以色列九評研討會的演講(上) --「失去新中國」作者葛特曼先生在特拉維夫九評研討會的演講

2005-11-22 18:0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編者按:「失去新中國」的作者,獲獎作家葛特曼(Ethan Gutmann)先生11月10日應邀參加特拉維夫九評研討會,以下為葛特曼先生的演講內容全文翻譯。)

***** 原文開始 ******

謝謝。特別感謝促成我參加本項重要研討會的所有人。

我並不是因為客氣才以「重要」二字形容這場研討會,之前我已在美國、香港及臺灣參加類似的研討會。中國大陸內部對「九評」的熱烈回應,是在向全世界發出閃亮的信息,激發全球的回應、復甦中國異議份子的運動、進而使中國共產黨驚愕。

這場研討會特別重要的原因,在於它是在以色列舉辦。這是在廿世紀有著最惡劣經歷的人民所建立的國家,悲劇創造了他們,在一而再的烽火之中造就了他們獨特的道德意識。今天我想要談談這個意識。

我會將重點放在美國企業,特別是他們在建造中國成為「網路大哥(Big Brother Internet)」方面所提供的技術協助。之所以選擇這個主題,而不是討論人民解放軍也同樣受益於美國技術的羅洛爾及休斯(Loral and Hughes)案例,是因為網路是「自由貿易以及發展資本主義可以為中國帶來民主」的爭論主題的關鍵。

大多數的發現是直接來自我在北京的專業經驗,無須透過特別的努力,我就可以遇上從事類似活動的以色列企業,他們大多數是在中國銷售軍事技術。

雖然美國及以色列是基於不同的國家利益與中國進行交易,但在無法達成此等利益的失敗經歷中卻有著驚人的類似的軌跡。我並不是在標榜任何的獨特的專門知識,而是在大膽評論以色列的中國策略,當然這只是初步的觀察。

我會以我在書中引述來自彼得洛夫洛克(Peter Lovelock)的一句話來作為開場白,彼得洛夫洛克是北京頂尖的中共網路策略的網際網路分析家,這句話是這麼寫的:「這就是馬克思主義,控制交換信息的方法、涵蓋所有的交換方法。塞滿中共的宣傳。如果他們能阻擋外界以及中共宣傳的關係,那麼沒有人會當回事。」

身為北京企業顧問數年的我,明白洛夫洛克的上述陳述是很正確的,因為我親眼目睹它的發生。

回到1999年,在我位於北京的辦公室內,收到一封來自美國友人的電子郵件,信上的字,如「中國」、「動盪」、「勞工」以及「新疆」等,都有著奇怪的半個括弧,看起來就像是這些字被某一種過濾器抓了出來。

我從未真正看過任何像這樣的事情,我假設這是因為某種技術上的問題,來自中國國家安全電腦關鍵字搜尋計畫的失靈,因此電子維修人員只是將信件清除而不當回事。

當時我無法理解的事,侵入電腦並搜尋我的電子郵件的能力,以現今來自在中國投資的美國企業的技術相較,這項能力顯得有點粗糙。

在1990年代,在中國投資的美國企業對網路以及道德的關注不分轅輊。當時對美國的資訊科技企業而言,每一項的技術改進以及市場障礙的排除,不僅代表著商業機會,同時也象徵中國民主的可能改善。

中共則具有不同的目標

*不能落後,著重科學與技術、現代化以及得到富裕。

*阻止與外界接觸。如朱鎔基所言:「寧可錯殺1000,也不能獨漏一個。」因此,在網際網路上充斥著中國主張及中國國家主義,並且「使中國在2005年之前統治一切。」

*利用網際網路為政治工具,建立政府網站作為掩飾竄改、開放以及說明的幌子。從未正式發布的規定,會在一夕之間出現在網路上。

*監測中國的網際網路並且在大眾達到沸騰點之前先發制人。找出敵人,並且以前所未有的迅雷不及掩耳的效率鎮壓敵人。

*使軍事通訊及戰術現代化,包括髮動網際網路戰爭的能力。

即使在北京的美國商人知道這些目標,我們仍然低估了中國領導階層執行它們的能力:

*美國企業認為以他們科技與財務上的動力就可以超越中國控管的架構

*電腦工程師向我們保證網際網路的結構是很聰明、平等,信息永遠將可以流通

*人權倡導者稱網際網路是一個陳報與組織的工具,海外異議人士認為它是個平臺,中國異議人士則認為它是一個聯結全球社會的工具。

*至於監視,我們所有人都認為國安系統可以獲得任何他們想要的一般通訊,但是他們能夠對它進行查核嗎?不,我們認為不能。

但正確的答案是:還沒開始。隨著Global One在1996年建構第一個供公眾使用的網站,中國當局變得對於搜索關鍵字很感興趣,而且「在這個數據包中努力找尋」,雖然中國共產黨想要選擇性的封鎖網站,但是中國的網民每六個月成長兩倍,而且網際網路的架構還未標準化。

根據中國的工程師表示,思科系統(Cisco Systems)同意生產特別裝配的防火牆盒子,可以在全國範圍內封鎖禁止的網站,思科以打折的價格銷售這種防火牆盒子,佔中國路由器(router)市場的百分之八十,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成功故事。

但是新的網站不斷的出來,所以搜索引擎也必須加以控制,雅虎這個曾經是中國最大的入口,其回應方式是監視它的聊天室以及阻斷一些詞句例如「臺灣獨立」與「中國民主」,一位雅虎的高層代表告訴我:「它是一種預警的手段,國家信息局負責監控並確保我們遵照辦理,這個遊戲是確保他們不會抱怨…一波波的取締相繼而來…那是正常的」。

「正常」的意思是指長城1.0版(Great Wall Version 1.0),當中國當局宣布新的法律時,它在2000年10月到2001年5月之間第一次升級:

*內部監視的軟體安裝在網吧和網站之間

*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被命令保持所有中國使用者的資料(電話號碼、上網時間和上網歷史)60天。

*代理伺服器-一種被廣泛用來規避防火牆的方法-被追查與封鎖

*密集的建構「金盾工程」,一個全國性的數碼警察與監視網路。

監控系統成為熱門市場,雖然整體狀況因為有北電(Nortel)、摩托羅拉、諾基亞這些大公司和Netfront等小規模公司的參與而變得複雜,但中國國家安全局最終還是掌握了先進的加密解碼、位置追蹤技術以及由Network Associates、賽門鐵克和趨勢科技等公司所提供的三百種電腦病毒。

檢查制度變得有選擇性、複雜和自發性。例如:雅虎就簽署了一份網路保證,表明會保障 「國家安全」。像南華早報等提供線上新聞的網站因為不夠謹慎而遭到間歇性的封鎖。Google也曾被封鎖。

美國國防部官員對於像是吉來特(Gilat)等移轉高科技的以色列公司表示關切。因為我對這些公司的銷售代表都很熟悉,所以我更擔心的是iCognito這家以色列公司。

您也許知道PureSight這家小公司最近已被轉售給美國波士頓的一家大公司。iCognito在2001年率先使用革命性的 「人工智慧」 技術做為檢查和追蹤工具,他們的「智慧內容判讀」軟體比使用者更早一步瀏覽到網站內容,封鎖有關成人網站,購物和線上賭博等內容,以提高工作者的生產力。但中共根本不關心黃色網站,他們總是追問iCognito的銷售代表:「如何才能阻止法輪功?」

當Google重返中國網路時,有位觀察家指出:「中國的科技已達到自行發展的能力,昨天用「西藏獨立」的關鍵字查找資料也許通過檢查,下一次再嘗試時就被封鎖了。」

北電在2002年12月的上海金盾工程產品博覽會中宣布一種專為 「捕捉法輪功」 而研發的百分之百防堵系統。Sun Microsystems和其中國事業夥伴「金手指」銷售一種裝置在國民身份證內的指紋和面部辨識系統-Facecatch。

思科在這方面的獲利居冠,他們有種為金盾專案研發的思科網路解決方案-警察網(Policenet),這個系統可以確保各省保安資料庫間的安全連接,以進行交叉檢查及動向追蹤。研討會後我將提供這個產品的型錄給大家。

一名思科上海分公司的系統工程師說明中共的警察或是公安特務(PSB)是如何使用思科的設備來阻攔街上的市民,從遠端取得他們的政治和家庭背景資料,甚至於還可以閱讀他們的電子郵件。

思科公司持續地為中共建立PSB資料庫,2003年6月,除了四川省外,中國所有的省份都有PSB。

警察網是值得關注的事。西方媒體的焦點集中在微軟公司拒絕中國部落格人士使用與「民主」字眼有關的主題,或是Google坦承其新聞網址是為中共量身訂做等事件,卻忽略幕後其實是中共的策略。

中共當局的目的並不是要阻礙網路,而是要中國網民自我監視,以監視以及監視意識達到自我檢查的目的。思科公司正可以提供這樣的技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