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章笑拳:倦客已歸天涯路 加拿大移民故事之八

2005-11-21 09:3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朋友,你見過盛世的人民,四處逃亡的情景嗎?朋友,你聽過盛世的人民,
在流離顛沛的道路上痛苦的呻吟嗎?如果沒有,那麼,你就看看我們中華
優秀的兒女們,在異國的土地上拚命奮鬥的錄像!如果沒有,那麼,你就
聽聽我們追求自由的兒女們,在尋找他鄉的道路上無可奈何的聲音。

郭曉光,北京醫學博士,多倫多大學交換學者,研修結束決定滯留加拿大。
為照看年幼孫子,郭老爹退休後也來到多倫多。語言隔閡,文化疏離,生
活孤寂,不久,在遠隔重洋的大西洋彼岸,出演了一場令人傷感的人寰悲
劇。

郭老爹畫外音:光兒,俺說你們該幹啥就幹啥去吧,甭費神再找我啦,俺
沒有丟下一句話,沒落下一個字兒,是俺的不好,可叫俺說啥好呢?俺倒
是尋思過,該留個條兒給你和媳婦孫子的,可寫了又給毀了。

你們聽過那古書上說得好:天涯倦客無歸路。可俺偏是不信,老漢今天就
是要去試試看。俗話說落葉歸根,這不是麼,俺到了咱老家啦!楓河鎮,
多好聽的名兒,可這楓樹與你們那加拿大的楓樹不同哇。還有這楓河,多
麼寬,多清粼!那河上的帆影,點點綴綴,美啊!

俺做夢就是要回這楓河鎮,這也是俺退休後的打算。這下可好,俺到家啦!
老漢像一片楓葉,悠悠忽忽地就回到俺老家了,這就叫落葉歸根。你們忙
忽去吧,別再牽腸挂肚地找俺啦。

郭曉光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想好好地再看看他爹,一愣神,才知道是從
夢裡醒過來。自從爹離家出走之後,他沒有睡過一個好覺。可是,做這麼
完整的夢,好像還是人生頭一遭。

郭老爹失蹤已經整整一個禮拜了,華洋各家媒體都作了詳盡的報導,大都
市警察協同社區,也作了全面的探查,結果毫無所獲。如此冰天雪地,只
好列案再說。宋曉光猛醒之後,再也無法入睡。他又一遍地回想,爹來爹
去的前前後後。

自從老媽過世之後,加上退休,爹的性格變化很大。前年我們回家去看他,
一下子又蒼老了許多。我懂爹的心思,他是想讓我陪他回他那朝思暮想的
楓河鎮,我行醫,他在家鄉頤養天年。唉,海龜的路子我不是沒有探過,
但是神州之大,竟沒有一塊可以讓我安心作研究的的地方。

老爹原先也不願到加拿大,我說這兒也有很多的楓樹,很多的河。他後來
不放心小孫子,也想讓我安心搞研究,還是來了。開始他還指望住兩年就
回家,可是看我們在這兒樂不思蜀的樣子,加上孩子沒人帶,他也不好再
說什麼。看老人家成天悶悶不樂,我們也只能幹著急。英文他不懂,上唐
人街,又不懂人家老廣。加上他一點嗜好也沒有,唉,他能上哪兒去呢?
他一天到晚就嘮叨著楓河鎮,楓河鎮……郭曉光又恍恍惚惚入夢中。

郭老爹畫外音再起:孩子,別瞎操心啦,沒有你們的事了。俺走的這道,
除了老天爺,任誰也是不會知道的。甭費心再找俺啦,瞧,俺這不是好好
的,這不都快到俺老家宅院啦,你瞧你媽在門口等著俺呢,她正等著俺講
你們在外國的新鮮事兒哩。

光兒,早點睡吧,明兒還要開車上班哇,你那車開慢點。媳婦的眼睛要再
去瞧瞧大夫,你那兒天寒地凍的,出門給毛毛多穿點,別說只走幾步路,
幾步路也別怕費事,著涼了就麻煩了。多悠著點,啊?俺走啦……

這是一起發生在多倫多的真實故事。時間雖然已經過去了許多年,郭老爹
依然渺無蹤跡,但是郭家老爹的影子一直在人們的心頭徘徊。今天,從盛
世外流的移民仍然如水似潮。

據報導,如今又有幾十萬的老人們隨著子女們遷移到了北美,他們和郭老
爹一樣,在異國他鄉給孩子帶孩子,其中的辛酸悲情,恐怕也只有郭曉光
和他的家人們才能有更深切的體會。

往事重提,謹願郭老爹安息。

公元2005年11月13日星期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