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的父母沒有「錢」去應付「請家長」

2005-10-23 07:39 作者:chinahuanggang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記者叔叔/阿姨,

我是一位湖北省黃岡市裡一所中學的普通學生,我的成績是中下等,我有在體育和文藝上有很好的硬功,但是由於我的文科成績不是很好,所以班主任老師屢次叫我將來報體育專業,我也同意了,可為什麼老是要請家長,我就不明白了。。。。。。

前天放假回家,夜晚,我問以做建築苦力為業賣工的爸爸,「為什麼總是你去了學校之後,老師就對我很好,而且也經常表揚我,還給我調一個好位置,。。。。。。」,爸爸用髒兮兮的右手抹了一把滲出黑汗的髒兮兮的臉,眼眶裡噙著淚水在打轉,但依然微笑著地說:「班主任說你的成績還可以,就是要加強努力,考個專科沒有問題。。。。。」。。。。。

「是爸爸將給我買過冬衣服的錢去請你們班主任吃飯了,上次也是把媽媽看病的錢去請了,。。。。。」我的讀小學二年級的弟弟插上這句話,而且還向我做著羞臉的動作。。。。。。

「他個小孩子,知道個屁,光明!別聽他亂說!」不斷咳嗽的媽媽對著我說,又去打弟弟,可弟弟是邊跑邊哭泣地還嘴,「本來就是的嘛,可你們為什麼老偏向著哥哥?我每年過冬都是穿哥哥不要的衣服!」

我注視著爸爸目瞪口呆的神態,頓時收瞼了他的微笑,黑黝黝的臉龐上終於落下了滲著汗珠的淚水,同時低下了他那在爺爺面前也從不認輸的頭,。。。。。

我的身體在從心靈的深處和神精的感觀觸電之間,著實地顫抖了我的整個全身的每一個角落,也許是我來世以來最大的內心的震憾:我那和藹可親的班主任老師怎麼會是如此狡猾地飲食學生,飲食家長?我那以苦力為生的父親怎麼能屢次承受如此煩重的「宴請家長」?

但是經過我向其他的同學瞭解以後,更是讓我大開眼界,他都說我是小巫見大巫,「還有請老師桑拿的!」,我們除了題海戰術、撥燈夜讀與時間比賽,課外活動取消,老師攬活(寒、暑假/週六/周天,搞補課創收,50RMB/小時/學生,一個上午帶10個學生),老師們一年過六節(國慶,春節,元旦,教師節,中秋節,端午節),換位置,老師在課堂上講的還是幾年之前的備課教材,在黃岡市從幼兒園、小學到中學,只要是學生請假,犯了小毛病,與同學鬧矛盾,等等,都得向老師敬貢,獻禮,少則幾十元,多則上百元, 。。。。。。

外省市有許多的同代人都不遠萬里地來交高額的借讀費,要讀我們的黃岡市裡的小學,初中、高中,我們曾經引以自己是一名黃岡的學生是多麼地自豪與驕傲!

我有很多想直說的話,只說一句:老師,你是人民的尊者,怎麼那麼殘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