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令人毛骨悚然的洞房酷刑

2005-10-13 20:55 作者:風雨同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表弟結婚時請我回去喝喜酒,我堅決不去。我一直認為,請一個大齡青年參加結婚喜宴是一種曲線羞辱。幾年前我還在南寧當記者的時候,時常有校友請我喝結婚酒,這群鳥人平時鬼影都不見,我都快記不得他們長什麼模樣了,有一天忽然有一顆陌生的腦袋從我的辦公桌前浮起來,傲然拍出一張罰款單,我覺得他們真是人渣。

  當然我的表弟不是人渣,所以我給他打了個很壯實的紅包,他一激動,就托我媽捎了一張結婚光碟,說是請表哥多多指教。我心想有什麼好指教的,我又沒有結婚經驗,三十多歲了還對外號稱老處男。

  說到光碟,我還以為是璩美鳳那種碟。後來一看才知道不是,該碟畫面顯示,我那可憐的表弟喝得醉醺醺的,正待扑入洞房享受千金一刻的春宵--所謂一刻值千金,也就是4000元一個鐘。但他的一群同事居然闖了進來,手上持各式道具,宛如東廠的錦衣衛,口裡嚷著要上刑。新郎新娘苦著臉,大義凜然地受刑。先是新娘要拿一顆雞蛋從新郎褲腿塞入,推著蛋長驅直入,翻山越嶺,從另一條褲管出來。看官莫以為那滋味好受,這雞蛋穿越國境時會下檔一涼--古代的太監被閹那一剎的感覺,也是下身一涼。對這種滋味感觸最深的人當屬一個日本著名歌手,那廝叫飛鳥涼,單聽名字,就隱含著許多去勢的悲傷。

  接下來的節目是新郎新娘合力用嘴將一根塞進酒瓶的筷子銜起來。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蕭。可憐一對新人沒搞過軍事演習,直到筋疲力盡,口吐白沫,兩根舌頭才合力將那筷子絞出來。但節目還沒結束。他們又將筷子拴在新郎屁股上,命他背對酒瓶,將筷子放入瓶子裡。新娘則可以指揮其旋轉臀部,前後左右,九淺一深,歷盡千辛萬苦,那筷子終於筆直地找到組織。

  看完光碟後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幫傢伙實在不是好鳥,這麼齷齪的玩意都想得出來。表弟是教師,他的同事自然也是,我一直認為他們是無師自通的,後來我上網查了一下,才發現這些招數全是從網上剽竊而來。中國人鬧洞房的習俗由來已久,從來不乏經典範本。北方一些農村至今仍流行疊羅漢,一大幫青壯年湧進新房--絕大部分是飢渴得不行的,把新郎新娘壓得跟烙餅似的,不少人輪番伸出魔爪一通胡摸,鬧完之後新娘的衣服會少了幾件。那新郎也發不得怒,因為他沒結婚前也沒少摸別人的娘子,禮尚往來(針對這一陋習,我國著名武術家黃藥師先生頗有先見之明--他給女兒黃蓉訂製了一件軟蝟甲,誰敢亂摸,嘿嘿,你倒摸一個榴槤試試)。

  在鬧洞房這件事上,我比較推崇另一種文明的方式:在農村,有一種遊戲叫聽房,新婚之夜,一群人潛入新房傾聽搏鬥的聲音,新郎經常要在床底、衣櫃等地方展開地毯式搜索,否則第二天靡靡之音就會在村裡的大廣播上播放。我個人認為,聽房屬於動耳不動手的範疇,樂而不淫,是君子之為。如果許多年後戴著助聽器的我被人揪著白鬍子從床底拖出來,你一定要將我奉為道德標兵。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