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留學生碎屍案續:12年同窗講述陳丹蕾留美情仇

2005-09-05 23:1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上海留學生何磊(音譯,LeiHe)美國碎屍案曝光之後,最大嫌疑人、何磊的妻子陳丹蕾(音譯,DanleiChen)已經向上海警方交代作案以及逃跑過程。9月4日,陳丹蕾在高中、清華大學以及普度大學的同學小普(化名)撰寫文章,回憶陳丹蕾與何磊(小普稱何雷)悲劇歷程。

  最近幾天,熟悉何磊夫婦的人都在討論這一悲劇。「從來不敢想像這樣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我周圍的人身上,而我跟他們又都是那麼熟悉。」小普說。

  夫婦留學最初很愉快

  1992年,陳丹蕾與小普考入同一所高中,但整個高中三年都幾乎沒和她說過話。

  1995年,兩人一同進入清華大學。剛入校時,陳丹蕾當過班裡的幹部。小普說:「後來,似乎和同學關係不太好就不當了。」

  本科畢業後,陳丹蕾被保送讀研。半年後,也就是2001年初,她就出國留學,到了普度大學。

  小普最後一次在清華大學見到陳丹蕾是「在主幹道十食堂」。陳丹蕾告訴小普,她急著出國是因為「和導師關係僵了,心情不太好」。

  據說,陳丹蕾到普度大學後,非常擔心何磊不能獲得簽證。半年後,小普也申請到普度大學就讀。幾乎在同時,何磊獲陪讀簽證。2002年,何磊被普度大學機械工程系研究生院錄取。

  他們都住在「普度村」裡,相距很近。開始兩家交往並不多,偶爾在去超市的公車上碰到過一兩次。何磊特別健談,給小普的第一印象很深。2002年春季,何磊在Ray.W.Her-rick實驗室找到老闆轉成留學簽證。

  據小普回憶,何磊夫妻都很豪爽開朗。何磊經常說得興起,就跟陳丹蕾兩個旁若無人地呵呵大笑。兩人都很喜歡歷史和動畫片,一說起來就滔滔不絕。「有時候就算我們插不進嘴,看著他們說得興高采烈都覺得很愉快。」小普說。

  陳丹蕾發脾氣就打人

  很快,朋友就發現,這一對常常笑呵呵大大咧咧的夫婦並不和順。

  幾乎每次和他們吃飯,他們都要發生很讓人尷尬的爭執。甚至有一次,小普一家做好飯請他們,他們在路上就吵起架來,開車到了門口又返回去。

  小普還發現,何磊有些觀點很偏激。比如,他堅決認為夫妻離婚的話不管是什麼原因,大家都應該譴責妻子。如果丈夫在外面有外遇的話,丈夫沒錯,因為人優秀才有人喜歡,第三者也沒錯,因為人要往高處走,這都是正常的,錯在妻子,因為是妻子沒有能力留住丈夫。

  小普寫道:「陳丹蕾一直很害怕回國,因為何磊經常告訴她,他一旦回國就會有很多條件好的女孩子來追。」

  何磊和陳丹蕾吵架的原因通常都因為雞毛蒜皮的事。「何磊很主觀,不會從陳的角度想問題,又不肯哄人,只是不斷指責陳的錯誤,而陳丹蕾通常是沉默,但是最後一旦爆發出來,就比較可怕,甚至動手打人。」

  小普認為,陳丹蕾「很愛何磊」,但從小生活的單親家庭可能讓她的心理沒那麼健全。「而何磊卻沒意識到陳心理上的問題,一再地刺激她,使得她的心理越來越惡化。」

  不知道是不是從那時候起她已經對他們的婚姻沒有信心了。

  陳丹蕾被開除後的悲劇

  2004年夏天,小普畢業,和何家來往減少。同年聖誕節,小普約他們到佛羅里達度假,但他們最終沒去。

  悲劇開始了。也就是在聖誕節凌晨,何磊與陳丹蕾吵架了。後者刺殺何磊!

  小普在邁阿密接到何磊的電話說:這一次衝突大家都知道了,陳用刀子在何胸口刺了兩刀,何磊傷口還沒痊癒就張羅著借錢保釋陳,這份情義真的是很難得。」

  何磊把陳保釋出來了,並且不惜花錢給陳丹蕾請當地最好的律師。陳丹蕾很感動,也很是後悔。

  小普回憶說,陳丹蕾因此案被學校開除那天,兩人一起吃飯,陳很傷心,說「真不該那樣對何磊,等案子結束後一定好好過日子,再也不發脾氣了」。

  儘管當時感覺陳丹蕾對今後的生活挺樂觀,但朋友都覺得何磊應該不會再跟陳在一起了,「兩人性格上的衝突實在太大了」。

  在大家努力下,兩人又能見面住在一起了,兩人還來Indy市場搶「甩賣貨」,順路到小普家吃餃子。小普沒想到,那頓餃子就是兩家人的最後一餐了。小普說:「也許許多人都能說『她是個自閉狂』『她是個變態』,但我卻說不出口,因為我眼中熟悉的她並不是這樣。」

  小普最後說,我並不想袒護凶手,只是想讓大家知道,她也曾是個渴望愛也付出愛的人。如果我們多從工作學習中抽出一點時間來和自己的愛人、兒女、親戚、朋友分享,多幾句關心體貼的話,可能就會改變很多人的一生。


另一篇:

我雖然和他們沒有很深得瞭解, 但是住的近, 多多少少有些交往。


我和陳丹蕾的接觸比和何雷多一些, 就講講陳丹蕾吧.從生活中一些小事可以看出來陳丹蕾還是很喜歡何雷, 並想當一個好妻子。早以前聽何雷說陳從不做飯的,一次大家聚餐之後, 陳看到其他妻子做的飯不錯, 就開始練習廚藝。之後陳還送給我們她做的cheese cake和重慶棒棒雞, 做的挺不錯的。陳還喜歡經常來我家看看, 看我們傢俱怎麼擺的, 或是看我們用什麼工具清理地板。每次何雷一大早出去釣魚時,陳都會出門送送, 囑咐幾句。有次在外面吃燒烤, 陳特仔細得給何雷從上到下噴驅蚊水,雖然時不時一對恩愛夫妻的感覺, 但兩人常常爭執的太多。

我剛到普渡不久, 有一次倆人吵架時陳丹蕾給我家打電話, 電話裡號啕大哭, 我趕緊去他們家裡想勸勸. 當時何雷已經不在家了, 陳丹蕾就在他們家門口和我哭, 說是何雷怪她前一天大夥聚會時小氣, 出去買酒故意不帶錢包, 讓別人出錢。我忙說不是你們請客, 當然不用你買酒, 我可以和何雷說說。陳丹蕾馬上說她告訴我的任何事都不要和何雷說, 否則何雷回來會更加責備她。我叫她來我家看DVD或是去逛mall, 陳丹蕾也不去, 就一直在家門口給我哭了好久, 當時是冬天, 她還穿得很少. 我當時覺得很吃驚, 這一點點小事竟然讓陳丹蕾如此傷心, 當時很懷疑有其它大事, 陳好面子不好意思說, 隨便編了些瞎話。陳還說何雷經常說些很不中聽的話, 也不顧及她的心情和場合, 一次在高速上她被何雷的話激怒, 差點把車開翻了。她還說何雷對外人很好, 可在家裡對她就不是那麼回事…

陳愛來我家, 但兩年來從不讓我進她家門, 有次我想去看看她的洗衣機, 離的不足十米遠, 她竟然拍了幾張照片發到我電子郵箱裡, 讓人哭笑不得. 經過幾件事, 感覺和陳交往怪怪的, 她心情總是不好, 似乎總是遮藏一些事, 一般也很難判斷她的話是真是假. 我也不是很善交際的人, 所以也只是面面之交, 只是時不時一起吃吃飯。

今年五月份他們搬家, 陳丹蕾又哭著給我打電話, 問她能不能存放些傢俱在我家, 她要存放好幾件大傢俱, 可我家很小, 當時又幫其他人存東西, 也打算幾月之後搬家, 所以就沒答應她. 她當時哭得很傷心, 說自己處境很慘, 說何雷怪她不早收拾, 眼看快交鑰匙了,還有很多東西沒收拾, 何雷也不幫她. 當時也不知她說得是真, 還是想贏得同情才這樣說。那時我感覺兩人的關係還是沒什麼改變, 很失望那個marriage counseling似乎不起作用. 當時還天真的想該不該找個警察說說, 讓兩人隔離開, 以免再發生什麼事.在我印象裡, 陳丹蕾脾氣是很暴, 頭腦熱會做一些蠢事的, 但是這樣的結局,還真是萬萬沒想到…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