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南京師大女生停課陪舞事件調查

2004-10-27 07:5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0月23日下午,舒麗在電話中向記者提及那件事,仍然心情抑鬱,她是南京師範大學音樂學院2003級舞蹈編導專業班的班長。她的抑鬱可以追溯到中秋節前一天的9月27日下午。那天,該校音樂學院2003級舞蹈編導專業全體女生,被學校「強行組織」參與了一場接待來訪領導的陪侍任務,身為班長的她正是這次接待任務最直接的執行者和組織者。這個事件後來在南師大校園平地湧起軒然大波……
  
    國慶期間,《新週報》編輯部接到南京師範大學有關人士的來信,信中這樣描述了當時的場景--
  
    「那些來訪幹部大都是四、五十歲的男人。女生們一去,就被叫過去陪著跳舞其實那些女孩子雖然是舞蹈專業的,但她們大都不會跳交誼舞。但是那些男的還是半摟半抱地要教她們跳一邊跳舞一邊還和她們閒聊,講著一些什麼身材好、皮膚好之類的話 有些人還追問她們的手機號碼 有的還故意透露自己的身份…… 」
  
    「我的這位同學今年才過完20歲生日,她們班上的女生年紀才十七八歲 這樣一群女孩子居然被和她們父親差不多年紀的人抱在懷裡跳舞 就因為那些男人都是什麼幹部嗎?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地點就在大學校園內 」
  
    記者在該校的「師大天空」論壇上果然查到了類似的內容。是舉報者惡意中傷南京師大?還是有人將「學生與領導聯歡」進行了臆測誇大?為瞭解事實真相,《新週報》記者在南京進行實地調查。
  
    學院書記下任務 舞蹈女生難違命
  
    10月8日中午,南京師大先林校區東四棟學生公寓樓門口,身材高挑的舒麗笑盈盈地站在秋日的陽光裡,一臉的純真無邪。但這位音樂學院2003級舞蹈編導專業班的班長與記者約見的另外3名女生一樣,誰都不願重提發生在9月27日那個「不愉快」的接待任務。
  
    相對於班上其她女生來說,這件事更令舒麗感到沮喪--身為班長的她正是這次接待任務最直接的執行者和組織者。一切,都從接到那個「緊急通知」開始……
  
    9月27日中午,正在午休的舒麗突然接到班主任劉理老師的電話:「學院楮書記要你下午到她辦公室去一趟,有重要任務佈置到你們班。」
  
    舒麗告訴記者,她當時感到有點奇怪:班主任為何不像以往直接通知我們呢?是什麼重大任務需要學院領導耳提面命?
  
    帶著疑問,下午3點剛過,舒麗如約來到學院二樓書記辦公室。學院黨委副書記楮慧平向她分派了任務:「你下午帶全班女生陪上面來的領導唱唱歌、跳跳舞。」舒麗的第一感覺是這個任務很荒誕,當時她表示了異議:「我不敢肯定大家能接受這樣的接待任務!」
  
    「你們一定要服從學院安排,這是校長辦公室分派下來的,也可以說是校長佈置的,你向全班女生講明這一點,必須要去!他們現在正在參觀學校,馬上要去。」
  
    舒麗別無選擇,身為班幹部的她應該盡力為學院領導分憂。
  
    權威途徑下通知 相關領導訴委屈
  
    10月8日上午,記者在音樂學院書記辦公室見到了楮慧平副書記。楮慧平說,其實,當時她的心情是最緊張的:「我在中午之前才接到學院王書記的電話通知,要我安排好後直接告知校長辦公室。」她感到心裏沒底的是,整個音樂學院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學校中秋、國慶的雙節演出。「已經有150個學生被抽出去排節目去了,突然說要找舞蹈系的女生陪陪這三四十個領導,我一下子到哪裡去找這麼多人啊?」
  
    楮慧平向記者道出了當時指派舒麗這個班女生的真實心跡:「學院舞蹈專業總共就這4個年級4個班,思來想去,還是03級的女生最合適,剛大二,專業水準不錯,又不太世故,能聽學院安排。」
  
    楮的說法得到了音樂學院黨委書記王常恩的印證,也正是他在那天向楮慧平副書記轉達了這個特殊任務,而給他分派任務的是校長辦公室負責人朱毅。
  
    10月9日,音樂學院黨委書記王常恩顯得十分無奈:「音樂學院是奉命行事,充其量只算這項任務的執行者。」
  
    與王常恩一樣,最先向音樂學院下達這項緊急「陪侍任務」的南師大校長辦公室主任朱毅,面對記者採訪時也是「一臉無辜」。
  
    「不錯,這個任務通知確實是我親手佈置下去的,但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朱毅向記者強調。
  
    班長舒麗從學院領導那裡領命之後,即刻趕往正在上課的教室,幾經猶豫,她向正在講台上聚精會神地授課的老師轉達了陪舞任務,希望老師能配合提前下課。
  
    記者調查得知,9月27日下午,為2003級舞蹈專業全班學生授課者為陳新坤教授,這個突如其來打斷正常教學秩序的「緊急任務」,讓這位素來一絲不苟的教授感到驚訝,學生更是一片嘩然。
  
    「特別是當聽到班長宣布『全體女生留下,男生可以自行安排時』,教室裡頓時發出一片噓聲!」03級女生王儀娜對當時的情景印象深刻,她告訴記者:「我們班共有18名學生,女生10人。」
  
    沉默片刻,有女生當即掏出手機徵求家長的意見,也有女生試探著問舒麗「能否不去?」
  
    陳教授無奈地宣布提前下課。而「領導們已等候多時」的催請,使得女生們甚至來不及回宿舍放下書本,就緊隨舒麗向校內賓館「教師之家」奔去。
  
    按通知地點,舒麗帶領全班女生來到「教師之家」賓館三樓多功能廳。此刻,南師大校方有關負責人正陪這些領導等候這群女大學生。
  
    「這個場所的氣氛讓人很不自在,我們傻愣愣地站在大門口。」一名當事女生這樣向記者描述當時的情形,她還聽見有人說:「怎麼只來了這麼幾個人呢?」有人解釋:「音樂學院現在節日表演任務很重!」
  
    稍後,終於有校辦一名中年女士過來向她們簡短招呼:「這些都是來學校檢查工作的領導,你們陪他們跳跳舞輕鬆一下,別拘束,放開點!」
  
    於是,10名女生開始找一塊地方坐下來。之後,音樂和歌聲響起時,她們就開始被邀請陪這些領導唱歌、跳舞。
  
    「當然,主要是跳舞,他們好像都知道我們是舞蹈專業的,就是跳那種面對面、手拉手還要摟著腰的快三慢四之類的交誼舞。」有女生向記者證實:「和這些四五十歲的陌生人跳,大家很彆扭!況且,我們舞蹈專業也從來不學這種舞。」
  
    更有女生直截了當地抱怨:「突然間如此近距離地和領導接觸讓人感到很不自在,但是沒辦法,他們興致很高,我們是奉命而來,又看到學校領導陪他們都是畢恭畢敬的樣子。」
  
    在記者已驚動學院高層的情形之下,接受記者採訪的數名女生顧忌於「誰亂說誰負責」的警告,都不願過多描述當時的諸多細節。
  
    陪舞之後要陪吃 舞蹈女生多逃離
  
    與女生們一樣,原本對此事反感的家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都變得斂息屏氣。南京當地一位當事學生的家長通過相關渠道轉告記者:「孩子們才讀大二,要為她們著想,希望以後學校再不要這樣做。」而來自甘肅、瀋陽等外地省份的女生根本就不敢向家長提及:「怕父母不放心!他們不會相信學校會安排學生做這種接待!」
  
    那天的陪舞活動中到底發生了什麼?究竟有沒有出現有悖於或者說超出道德範疇的事情呢?
  
    即便迫於校方壓力,也仍有知情者願意向外界描述當時那些讓她們感到「不愉快」的情景。
  
    對出現在校園網BBS上的說法,記者在採訪中接觸到的所有女生都沒有直接否認,只有一名當事者對「陪飯」這個情節做了一個她認為「非常客觀」的澄清說明:「整個活動中,的確有要求我們繼續陪他們吃飯的內容,但我們中的很多同學都堅持說有事,最後都『逃離』了。」
  
    記者到「教師之家」賓館實地探訪獲知的事實,也佐證了這位女生的說法。
  
    所有參加陪侍任務的女生,都不知與她們跳舞聯歡的領導身份,在場的校辦負責人也沒作介紹。記者在採訪校長辦公室負責人朱毅時屢次問及,朱含糊其詞地說:「是參加黨校學習的一些領導,其間也有以前的校友。」而音樂學院黨委副書記楮女士提供給記者的說法同樣也聲稱是來自於朱毅:「朱主任要求音樂學院一定完成任務,他強調說其中有高層的領導幹部。」
  
  師大天空被屏蔽 負面影響難消弭
  
    當這次「陪舞活動」被公布在南師大BBS「師大天空」論壇之後,頓時引起全校師生的普遍關注,校方對此採取了最簡單有效的措施--技術屏蔽。
  
    在師生們看來,校方的做法是對學生明顯不尊重,學生對此表達意見的最極端言辭是:「學校這種拿漂亮女大學生當工具媚上的做法讓人感到憤怒和噁心!」顯然,這次活動的具體執行者音樂學院及相關負責人,首當其衝地成為了學生「問責風暴」的中心。
  
    10月8日上午,在南師大先林校區行政二樓,校長辦公室主任朱毅向記者解釋:「學生反映佔用了一點教學時間來陪上面來的領導唱歌、跳舞,這都是事實,學校也不否認。」但他不同意外界對安排女大學生接待領導的指責之辭,他認為這次活動的準確定性應該是「一次完全正常、文明的與領導聯歡活動」。
  
    但有學生指出說,既然是聯歡活動,為什麼只要求舞蹈系的10個女生參加而不要另外8個男生也參加呢?
  
    朱毅 「慎重告之記者」,之所以點名要音樂學院專業的女生前往作陪,另有隱情,「與她們的身材長相沒有必然聯繫」,「聽說這些領導在國慶節期間有一個大合唱的節目,想要這些女生專門輔導一下他們唱歌。」
  
    對此,幾名接受記者採訪的當事女生予以了堅決否認,她們針鋒相對的意見是:首先,「我們是學舞蹈的,顯然不懂唱歌的專業知識。」其次,「自始至終,在整個接觸過程中,沒幸蝗爍嫠呶頤搶創聳俏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