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誰在北京伺候著北京

2004-10-22 01:3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清晨出門,碰上的第一個人很可能是小區裡打掃衛生的大爺或大媽,那可能是河北人;然後在街邊一家普通小鋪上吃早點,老闆和夥計可能都是從安徽或江蘇來的;到了單位,門口笑容可掬地對你道早上好的保安可能操的是河南或山東口音;去超市或者菜市場,買菜買米,多半,跟你打交道的也都不是北京人。你的北京生活就這樣不知不覺地在外地人手中日復一日地平淡流過。有家報紙曾經討論過北京市服務行業人員構成的問題,記得用的標題是《誰在伺候著北京》。其實用不著討論加調查這麼費勁,有雙視力正常的眼睛就會發現,北
京服務行業的從業者絕大多數是外地來京的務工人員。

對最基層的服務行業的歧視是舊社會遺留下來的陋習,其實也不光北京才有。不過北京人不願意幹這些不起眼的伺候人的事好像給人印象更加強烈一些,北京人似乎人人都覺得自己是乾大事的。這可能是誤解,也可能是慣性。早年江浙一帶的生意人靠著紐扣這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在北京發起來的時候,有人抱怨說北京人的錢讓外地賺走了,馬上就有回擊的:那你們北京人倒是自己賺啊。大事做不了,小事不稀罕做,吃嘛嘛香,幹嘛嘛不成,死要面子活受罪 北京人自己都這麼自嘲。外地朋友泛泛的看法是北京人一舍不了面子,二是吃不了苦。

我曾經工作過的一家電視公司的節目組,全組近20個人,從攝像到編導到主編,只有一個北京的「爺」。照理說,這該算很體面的工作了,但居然也基本上都是外地人在撐著,有點令人費解。

大頭是典型的北京人,據他自己聲稱除了踢球,沒在別的地方出過汗。大學畢業之後找工作挑挑揀揀,一年之內換了多家,不是嫌工資低就是嫌工作環境不好,最後滿北京都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地兒,就找到了太平洋對岸。不久寫信回來說在那邊頭朝下給人刷盤子,想像不出這公子哥兒低眉順眼地伺候人是個什麼模樣。三年後回國,說被逼到絕路的時候別說伺候人,伺候狗的事也幹 說另一個北京哥兒們在那邊學了一手給寵物美容看病的活兒,正打算下月回國開家寵物醫院。

這事聽著有點像現在有些嬌生慣養的孩子,在家連自己的臉都洗不乾淨,到了學校卻擦玻璃掃地搬桌椅,幹得巨歡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