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光耀的「勇敢」與李鵬的「怯懦」

2004-10-15 18:24 作者:黃韜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為什麼李光耀公然為「六四」屠殺辯護;而李鵬卻竭力推卸對「六四」的責任?

近日,新加坡的總設計師李光耀再次為六四屠殺辯護,《海峽時報》報導說:李光耀在參加一場會議時表示,如果1989年北京的大學生們成功地推翻了中共,建立民主政權,15年後的今天,中國一定不會有今天這般繁榮強大,並且說「我當時就這樣想,今天也一樣。」此外,他還提到,鄧小平曾說過「如果我不得不殺掉20萬學生,以換來中國100年的穩定,那就只能這麼做。」

雖然我早就知道李光耀與中共關係曖昧,在六四等問題上與黨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也知道這位資政以公然否定民主的普世價值而聞名於世。但是當我看到他的這些赤裸裸的屠夫言論時,還是有點頭腦一片空白的感覺。我震驚的不僅是李光耀的冷血更是他的「真誠」。當今世界畢竟與冷戰時期斯大林和毛主義籠罩大半個地球的情況不同,民主、憲政作為普世價值已經深入人心,被全世界認同,儘管某些國家的統治者仍然對極權獨裁情有獨衷,但他們口頭上也要宣稱接受民主。在這種情況下,李光耀能堅定不移地站在民主的對立面的確需要非凡的勇氣。我猜,他如果在一個歐洲小國當資政,或許會再接再厲,為納粹罪行辯護。不過,李光耀的說辭實在是不怎麼高明,有點老掉牙,基本上和中共差不多,只不過中共倒委婉一些。

與李光耀的「勇敢」相比,一向狂妄自大的中共倒顯得老實多了,即使在六四當時,中共強硬派也不敢說出那些屠夫言論。袁木不是當眾撒謊說天安門沒死一個人嗎?中共媒體不是將擋坦克事件解釋為表現了軍隊的克制嗎?這15年來,中共更是逐步淡化事件,在官方的宣傳口徑中,天安門事件的定義,也逐步由「反革命暴亂」變成「動亂」,再由「政治風波」變為「小小的波折」。大屠殺之後曾經一度廣泛宣傳的「共和國衛士」們也銷聲匿跡了,即便是那些喪心病狂地下達屠殺命令的屠夫們,也不敢繼續宣稱屠殺有理,他們甚至開始為自己辯護了,其中李鵬最積極。

幾乎在李光耀為六四辯護的同時,中共機關刊物《求是》刊登了李鵬回憶鄧小平的文章「紀念鄧小平同志」。李鵬在文中說:「在1989年春夏之交,中國發生了一場嚴重的政治風波。鄧小平同志和黨的其它領導同志們堅決同意並全力支持用強硬手段去平息這場政治風波。」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李鵬的文章之外,《求是》雜誌中還發表了其它幾篇前任國家領導人撰寫的紀念鄧小平百年誕辰的文章。但只有李鵬的文章直接提到六四事件。李鵬急於為自己卸去屠夫罪名的心情由此可見一斑。事實上,李鵬這樣做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今年三月份《亞洲週刊》就報導,李鵬退休後寫成30萬字的六四日記及書稿《關鍵時刻》,要求中央同意出版,但不果。讀過這部書稿的人認為,李鵬在肯定當年中共一系列重大決策的同時,也在為自己平反,有意撇清自己在六四事件中的主要責任。

李光耀和李鵬在六四上的態度真是頗為有趣:作為凶手之一的李鵬竭力為自己開脫;而身為局外人的李光耀卻繼續宣揚的他的屠殺有理。我猜李鵬私下裡一定痛罵李光耀不識時務,專添亂子。不僅李鵬,這些年來,大陸政壇仍活著的老人,或者已經去世的政壇老人的家屬,都在透過各種渠道,以各種方式,撇清他們在當年六四事件中的責任。他們似乎感覺到總有一天會真相畢露;他們在意自己歷史上的地位,對自己曾經扮演過的角色,顯出一種難言的焦慮。 只可惜,李光耀沒有這種焦慮感。

李光耀的「真誠」與中共官僚的虛偽相比,哪種更好呢?或許有人會說,李光耀固然讓人憤怒,但李鵬也不見得怎麼樣。我的意見恰恰相反,虛偽也許不好,不虛偽就一定好麼?有時不虛偽不是比虛偽還壞得多嗎?拉羅什福科說:「偽善是邪惡向德性所表示的一種敬意。」邪惡要裝出一副善良的樣子,這說明邪惡自知理虧心虛,若不加掩飾就無法立足。這說明社會上存在著來自良知與正義的巨大壓力,所以偽善實際上是邪惡向正義表示敬意。就六四而言,余傑曾質問溫家寳在記者招待會上的回答是怯懦還是出於虛偽?對於李鵬的回憶,也有人批評是推卸責任,諸如此類的看法當然沒有錯,但我們想一想,假如溫家寳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不是避重就輕,不是閃爍其辭,而是像李光耀那樣表示「人民解放軍平息了反革命暴亂」,「我們的軍隊就是鎮壓民主運動」。如果真是這樣,豈不更糟糕更恐怖?

李光耀的坦白與自信讓我想到了毛澤東。一九五八年五月,毛在「八大」上說:「秦始皇算什麼?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個儒,我們坑了四萬六千個儒。我們鎮反,還沒有殺掉一些反革命知識份子嗎?我與民主人士辯論過,你說我們是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有人說我們是獨裁統治,是秦始皇,我們一概承認,合乎實際。」仔細一看,他們兩人的話確實有相似之處,在毛的身後有一個推翻了三座大山的「新中國」,在李光耀的腳底也有一個繁榮富強穩定的新加坡,所謂長袖善舞,多財善賈,正是有了足夠的本錢,李才敢公然否認民主的價值,才敢退休之後還奔走世界各地,到處推銷他的新加坡模式。現在的中共敢嗎?

《華爾街日報》就二李對六四的不同態度,發表社論說,「80歲的李光耀似乎很有把握地認為歷史學家對屬於他的政治遺產的評價都將是正面的,但李光耀的政治機器運轉地比較好,使得他沒有走到屠殺無辜學生那一步。李鵬相比之下,對自己是否會在歷史上有光彩的一頁,沒有十足把握,所以他現在要站出來推卸責任」。 這樣看來,只能說李光耀的運氣太好了,如果他是在其它國家,恐怕我們今後列舉那些人類公敵時,就要在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金正日、薩達姆的後面再加上李光耀。不過,若現在就為李光耀定性是不是還為時過早?當1984年國慶閱兵典禮上那些北大學生打出「小平你好」的橫幅時,千百萬大學生中又有誰知道5年之後那位「小平」將會用坦克、機槍回敬他們?那位「中國人民的兒子」當時是否料到自己幾年後竟成了殺害中國人民兒子的凶手。所以,李光耀今天未免太過於自信,我們也沒有必要過於悲觀,歷史總是有太多的偶然,誰能保證李光耀不會成為鄧小平第二或者步蘇哈托的後塵呢?退一步說,即使李光耀壽終正寢,若干年後當窮途末路的新加坡民眾回顧這位亞洲教父牽著自己的手走出來的道路時難道他們還會對李光耀感恩戴德嗎?


人與人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