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一段塵封已久的趣味歷史:林彪患病之謎

2004-07-25 17:4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950年6月,戰爭風雲在神州大地上驟然刮起。這個月的25日,朝鮮戰爭爆發了。美國一看南朝鮮危在旦夕,立刻直接派兵出面干涉,打著聯合國的旗號,動員了十幾個國家參戰,打過了三八線以北。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處境險惡,同時,戰爭的火焰燒向了中國邊境。
 
  這時,林彪正在南國廣州,他已經得到了信息,中央政治局會議已經做出戰略決策,解放軍要跨過鴨綠江出國作戰。但是,派誰率兵出國呢?他掐著指頭一個個地算,毛澤東會點誰的將呢?」他搖搖頭,「極大可能會點到自己頭上。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剛剛打完天下,連氣都沒喘過來又要出國作戰,而且是一個強手,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

  「你失眠了?」夜晚,夫人葉群翻過身來,小聲問道。

  「這次派兵出國……」林彪長舒了一口氣,「我估計十有八九會讓我帶兵去朝鮮的。這是一場力量懸殊的惡戰……」

  「你無論如何不能去!」葉群叫著坐了起來,「連日本都敗在美國人手裡了。他們有原子彈,我們的武器那麼落後,這不是雞蛋碰石頭嗎?打敗了,肯定會抓替死鬼的,這是費力不討好的事。」

  「我也是這麼想的,」林彪說,「萬一毛澤東點我的將,可怎麼回絕?一個軍事將領,敵人打到家門口來,這是逼上樑山,非出兵不可。」

  他長嘆一口氣,喃喃著:「不服從命令,人家會說林彪是個膽小鬼……」

  葉群也輾轉反側,沉默了好大一會兒,說:「每到關鍵的時候,毛主席總是點你的將,據我看,這次十有八九會是你。用什麼理由來拒絕呢?」

  「是呀!」林彪感嘆道:「可究竟用什麼理由呢?」

  兩人沉默了好大一會兒,葉群忽地坐了起來:「有了!」

  頗有心計的葉群終於想出了一條名正言順的理由。

  果然沒多久,林彪接到中共中央辦公廳的通知,要他速去北京,有重要工作商談。胸有成竹的林彪帶上葉群,乘上專車,奔向了北京。

  第二天下午,林彪走進毛澤東的房間時,毛澤東站起身迎了過來。

  「主席身體好啊?」林彪快步上前,緊緊地握著毛澤東的手問道。

  「來幾天了?」毛澤東沒有回答林彪的問題,反問了一句。

  林彪笑道:「昨天到的。」

  「坐!」毛澤東擺擺手讓坐,滿臉笑容地道:「你最近身體怎麼樣?」

  林彪搖搖頭:「最近幾個月胃病老犯,失眠也一天比一天地厲害起來。事情也怪,在艱苦的戰爭年代,整天行軍打仗,我身體雖然不算怎麼好,但總比現在好些。和平時期,生活也安定了,三災八難反而多了起來。」

  毛澤東看著林彪,親切地說:「去醫院,請大夫好好檢查一下吧!」

  寒暄了一會兒,話轉入正題。

  林彪不斷地點著頭,他聚精會神地聆聽毛澤東的擲地有聲的談話。他心裏明白,毛澤東這樣滔滔不絕的談論,其用意是明擺著的,動員他挂帥出征。但是,他還不敢去冒這個風險。

  毛澤東看著沉默不語的林彪,單刀直入轉入了正題:「我和少奇、總理商量過了,打算讓你挂帥出征,怎麼樣?」

  「主席和幾位中央領導同志讓我帶兵去朝鮮這是對我的信任。大敵當前,作為軍隊的領導人,為捍衛我們神聖的祖國領土,率兵出去打仗,這是神聖的義務,也是責無旁貸的。」說到這裡,他為難地說,「只是我這幾個月來身體不好,老出虛汗,四肢無力,頭暈眼花,睡不好吃不好。個人流血犧牲是小事一樁,我怕擔負不了這樣的重擔,是不是派一名比我更強、身體更好的同志去……」

  林彪以身體有病為由拒絕率兵出征,這出乎毛澤東的意料。

  毛澤東沒想到自己多年一手培養的愛將,到了關鍵時刻卻不聽從自己的命令。但是他畢竟是有修養的大政治家,不動聲色地說:「身體不好,那就好好休養吧!如果中南醫療條件不好,到北京來治療吧。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沒有個好身體,怎能擔負起重要工作……」

  一天下午,負責中央高級領導健康的保健醫生傅連暲來看望林彪了。

  因為工作上的關係,傅連暲是高幹家裡的常客。他登門拜訪,林彪並不感到驚奇,從長征時,他們就認識,是老朋友了。寒暄幾句,便轉入了正題。

  「林總最近身體怎樣?」傅連暲關切地問道。

  「不好!」林彪一隻手摸著額頭,長舒了一口氣,有氣無力地說,「吃不下飯,整夜失眠,整天頭暈,四肢也無力,走起路來,像沒有腳跟似的,晃晃悠悠的。老是心煩意亂,腦子裡老是像騰雲駕霧一般。」

  「傅大夫,」林彪身旁的葉群接著說,「咱們是老朋友了,林總的健康狀況,你最清楚,你可千萬把林總的病給治好呀!」

  她望望愁眉苦臉的林彪,眼裡含著淚花,說:「論年紀,林總40多歲,正在壯年,可是病成這樣子,我真擔心他!」

  說著,葉群從兜裡掏出手帕,擦著眼淚,哭泣一般訴說著:「他的病,是他在艱苦的戰爭年代造成的。吃糠咽菜,又受過重傷,什麼樣好身體,也經不起這麼折磨。」這時,她用哀求的目光,望望沉默不語的傅連暲,「林總的病就靠傅大夫了,我們全家的健康,也全依仗你了。林總也真夠倒霉的了,剛打了天下不久就病了,眼下有多少重要任務,讓他去承擔!尤其是主席讓他率兵出國,結果他身體不行。一想到這,我們全家都難過。這是主席和黨中央對林總的重用,可他……」

  葉群哭泣著說不下去了。

  「葉群同志,」傅連暲勸慰道,「你不必擔心,我今天就為這件事來的。毛澤東對林總的健康十分關心。特意派我來通知林總,讓我從上海、天津和北京,調來第一流的醫學專家,給林總檢查身體,還指派了蕭華同志代表中央負責這項工作。我相信一定能把林總的病治好。」

  誰知傅連暲這一席話,像晴天霹靂一樣猛擊在林彪夫婦的頭上,驚得他們目瞪口呆。林彪裝病,紙裡包不住火,一群醫學專家會診,便會真相大白。林彪清楚自己問題的份量了,一旦自己的天機被泄露出來,自己的威信將會一落千丈。

  傅連暲一走,林彪和葉群就像天塌大禍降到頭上似的,悶悶不語。

  「我看去和傅連暲疏通一下,讓他給解解圍。」愁眉苦臉的葉群忽然計上心來。

  「傅連暲未必干。」林彪憂心忡忡地說了一句。他對傅連暲太瞭解啦!

  傅連暲生於1894年。1925年,在福建省汀州城英國人開辦的福音醫院當院長。風華正茂的傅連暲,有著一股子愛國熱情,卻又報國無門。隨著大革命的進展,他的思想越來越傾向革命了。1927年,南昌響起了起義的槍聲,他把自己的全副精力都投入搶救起義軍的傷員上。從這時起,他接觸了共產黨,並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革命事業。1934年,他參加了兩萬五千里長征,在那艱苦的歲月裡,他為很多傷病員治傷治病。後來到了陝北根據地,他又做了中央領導人的保健醫生。解放後,他擔任衛生部副部長、中華醫學會會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中央保健委員會委員等職務,他一直全心全意地負責中央高級幹部的醫療保健工作。

  林彪這次患病,對外人來說是一個不懈之謎,可是對傅連暲來說,他則略知一二。他知道林彪是毛澤東的紅人,全國解放以後,林彪的「病」變得越來越嚴重了,自稱是怕風、怕光、怕水、怕聲、怕驚,幾乎什麼都怕,變成為「套中人」了,以至到了「見風就感冒,見水就拉稀」的地步。他的住屋窗戶,要用三層厚窗簾嚴嚴實實地遮住光,擋住風。

  但是,林彪最害怕的一個人,就是傅連暲,只要傅連暲登門來給他看病,頓時,他就成為一個奄奄一息的人,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哼哼呀呀地喚著。

  林彪夫婦的脾氣,傅連暲太熟悉了,多疑、狹窄、報復心強。他猜不透林彪的葫蘆裡裝的是什麼藥,為什麼一個高級幹部要小病大養,無病呻吟?然而在向毛澤東匯報時,他也沒有勇氣和盤托出。

  1953年,傅連暲終於從上海、天津和北京等地調來各種醫學專家,由蕭華代表黨中央親自坐鎮,成立了林彪會診小組。毛澤東親自出面,興師動眾,調兵遣將,花這樣大的力氣,給一個部下會診治療,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毛澤東的這番好意,反而使林彪夫婦慌作一團,嚇作一堆。因為想在這些專家面前矇混過去,比登天還難啊。

  並且,林彪一直都在吸毒。除了裝病不說,就是吸毒對於一個共產黨員來說,也是一個大問題。在人們的眼裡,抽大煙的,扎嗎啡的,都跟小偷、弱盜、娼妓、騙子、人販子和地痞流氓劃等號。如果經過檢查,露出自己吸毒、裝病的馬腳,那還了得?

  夜幕降臨了。林彪心事重重,輾轉反側,怎麼也不能入睡,長吁短嘆,一籌莫展。這位指揮百萬雄師,把國民黨王牌軍打得丟盔卸甲的軍事統帥現在患起患得患失之「症」了。他致命的一塊心病,就是萬一自己吸毒和裝病的事被抖露出去,會斷送自己的錦繡前程的。他心裏明白,毛澤東信任自己和重用自己,已經有人說三道四,不服氣了。

  「你說該怎麼辦?」這工夫,葉群躡手躡腳地走了進來,坐在床沿長,長舒了一口氣,憂心忡忡地說:「這麼多的著名專家,萬一檢查不出病來,可就露餡了。舌頭殺人,比用真刀真槍還可怕。這股風再傳到主席的耳朵裡,真不知會發生……什麼樣的後果!」

  這時,林彪坐了起來,披上衣服。「我真摸不清他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比我地位高的資格老的領導人,身體不好的,也還是大有人在的,可主席從來沒有調兵遣將,這樣認真對待過。究竟主席是真關心我,還是對我不信任,讓醫生來擔任『火力』偵察,看我是真病還是假病呢?」

  「說不定是哪個別有用心的人給主席出的歪點子。」葉群一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猜測著,然後拍拍腦袋,冥思苦想起來。

  「別說這些了!」林彪不耐煩地說:「現在火燒眉毛了,關鍵是如何把這一關度過去?!」

  葉群皺皺眉頭,沉思良久,說道:「眼下能搭救我們的只有一個人!」

  「誰,你說說!」林彪迫不及待地問。

  「只有傅大夫!」葉群固執地說,「只要他動腦子,助咱們一臂之力,就能給咱們解圍了。」

  「此人一定不肯干。」林彪有點泄氣了,說:「他是一個一條路跑到黑的人,腦子不靈活,還有個倔勁,誰也說服不了他。」

  葉群也知道傅連暲不講情面。但此刻已經走投無路,只有這步棋了,說:「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明天我再去登門拜訪,求求他幫這個忙。」

  第二天,葉群邁進了傅連暲的客廳,寒暄了幾句便進入正題。

  「傅連暲,」葉群愁眉苦臉地哀求道:「我們都是一二十年的老朋友了!」

  接著,她憋了好大工夫,把難以啟齒的話道了出來:「林總的處境很難哪!有人已經散佈他的謠言了。在戰爭年代,他的成績突出一點,有人就嫉妒他。他身體不好也有人幸災樂禍。為了把一些心懷不良的人的嘴堵上,我看最好不要興師動眾地給他檢查身體。」

  然後,她抬起頭來,思忖了一會兒,說:「如果傅部長能給林總寫一份病情證明,這個問題就解決了。」

  傅連暲聽了葉群的這些話十分驚訝,這不是讓他給寫一份假證明嗎?一個真正的醫生,怎能幹這種弄虛作假的事?他心裏明白,林彪心裏有鬼,他不好親自出面。但這對夫婦可不是等閑之人,是惹不起的。他為難地說:「我自己不好寫這樣的證明。這次給林總檢查身體,是主席的指示。」

  「等會診之後再寫診斷報告吧。」他客氣地回絕了葉群的無理要求。

  既然傅連暲不肯給解圍,那麼檢查這「關」非過不可了。結果,專家們來了給林彪檢查身體,並且把這看成是一項頭等的政治任務。他們十分認真,本著「大海撈針」、「掘地三尺」的認真精神,從神經、腸胃、心臟、血壓、泌尿、血液、肝和肺部,一項一項給林彪做了詳細、系統的檢查。

  但是,專家們心裏都納悶林彪把病說得這樣嚴重,可是經過檢查,並沒發現什麼要害的病症,個個百思不解。

  這些人哪裡會猜透林彪的內心的秘密呢?最後,專家們一致的意見是,林彪的病症都同精神因素有關,更重要的是和他吸毒有密切關係。

  如何寫檢查結果報告,這是個棘手的問題,傅連暲十分為難。他思忖了再三,終於打定主意,對毛主席和黨中央負責,實話實說。

  他根據各位專家檢查的結果,寫出一份科學的檢查報告,直接交給了毛澤東。

  毛澤東一看報告,心裏完全清楚了。他也有些為難,直接地、面對面地向林彪夫婦提出戒毒,這話也不好開口。他沉思良久,決定通過傅連暲之口,把自己的意見暗示給林彪。傅連暲對此也心領神會。

  這天下午,傅連暲來到林彪家。他找到葉群,拐彎抹角地對葉群說:「會診檢查的結果,林總的主要器官沒有什麼大問題。」

  頓時,葉群那張多變的臉拉得老長:「林總沒什麼大病,那又為什麼身體那樣虛弱,我和他生活在一起,別人不清楚他的情況,我知道!」

  葉群這氣呼呼的進攻架勢咄咄逼人;傅連暲奉毛澤東之命而來,也沒有任何迴旋餘地,於是從容不迫地說:「你就該讓林總見見陽光,讓他多出來散散步,多做些室外活動;在飲食上,多吃些蔬菜、水果……」

  他猶豫了一下,又坦率地勸告:「你還要勸林總把嗎啡戒掉。嗎啡對身體太有害了。它比疾病對人身體的損害還厲害!當然,戒嗎啡,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咱們相處多年了,我有什麼說什麼,恕我直言。」

  吸毒這種醜事是林彪夫婦的一塊心病。也許是傅連暲揭了林彪的要害處,葉群的那股子驕橫、傲慢和不講理的勁兒剎那間消失了。她的臉一紅一白,態度軟了下來,向傅連暲懇求道:「希望傅部長能給保密。這件事傳出去,對林總威信影響太大了。」

  但不,不久,林彪吸毒問題在黨內的高級領導層,還是成了個公開的秘密。為了林彪的健康、威信和前途,也為了黨的事業,毛澤東終於想出一條良策,提醒林彪戒毒。

  這天下午,林彪的辦公室裡空蕩蕩的,他隻身孤影,反剪著雙手在辦公室裡慢慢地踱著步。突然,機要秘書躡手躡腳走了進來,遞給林彪一封信。

  林彪一眼便看出是毛澤東親筆寫的龍飛鳳舞幾個字:「林彪同志收。」

  他急忙打開信封,裡面一張紙,上面抄了曹操一首名詩《龜雖壽》: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這時,葉群走了進來,把信看了一篇,緊皺著眉頭,沉思了一會,如夢方醒。

  傅連暲在背後捅了我的刀子。」林彪憤憤地說,「他在主席面前告我的狀了。你向他說的那些話白說了,他一點情面都沒留。好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林彪對傅連暲暗暗埋下了殺機。


摘自《十大元帥軼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