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為什麼不轉化(下)

2004-06-17 02:2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三、不轉化是有法律依據的

憲法賦予公民信仰的自由,我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別人無權干涉,誰強制改變別人的信仰都是在犯法,所以說利用權利強制轉化別人都是非法的。

轉化的理論都是用假話掩蓋事實,是從根本上違背「事實求是」的原則的。毛主席、鄧小平生前都把事實求是提的很高,不轉化是堅持「事實求是」。是應該提倡的,而不應該遭到非法迫害。

四、「轉化」是反科學的

人腦不是電腦,很多電腦可以輸入同一個程序,很多人腦怎麼能只允許有一種認識存在呢?在轉化班強迫別人接受固定的思想模式,強制人腦充當電腦,這是人類文明的大倒退,是一種嚴重的侵犯人權。

五、出現了「自焚」、「殺人」事件為什麼還不轉化

有人說都出現了「自焚」,「殺人」的事了,為什麼還不轉化?我說這得看怎麼出的,如果真的出現在法輪功裡邊,誰都要考慮:這個功還能不能煉?如果出於別有用心的編造,那它只能使人擦亮眼睛。我怎麼看待這些事呢?

我說這一類都是漏洞百出的「電視劇」。事件中的人物都被說成是「煉法輪功煉的」。是真是假也不是靠權勢硬說就能讓人相信的。自焚中的王進東喊道:「法輪大法是人人必經之法」。煉法輪功的人都知道修大法是講「緣份」的,不是人人都能學的,很多人都見過這樣的事,一天學沒上過的老太太能通讀《轉法輪》。一個大學生卻看不懂書中說的是什麼。這就是有緣與無緣的區別。有個人喊1+1=3我是大數學家,王進東喊的和這個人喊的不一樣可笑嗎?再有他的「盤腿」與「結印」都和法輪功的教導不一致,法輪功要求起碼是「單盤」,最好(最後都是)雙盤,而王是「散盤」。結印要求是母指相接,而他是重疊。這些都是一進門就該知道的,而他卻不知道,這足以說明這個王進東跟本沒進過法輪功的門。但外行人是看不出來的,又如,鏡頭上的王進東的臉是黑黑的,意思是被火燒的,可頭髮卻整整齊齊的存在著,裝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完好無損。那個自焚的學生,記者問他為什麼自焚時,他說因為我去不掉自己的執著心。執著心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是靠修心性修去的。人間的火怎麼能燒著呢?這不是和用水淹月亮一樣可笑嗎?還有那個劉思影,剛做完氣管切開手術就能和記者對話(電視裡說的是四天後)這在醫學史上是沒有的。再有像劉思影這樣嚴重燒傷的病人,住的都是無菌病房,進入人員要嚴格消毒,穿的都是特備的服裝,否則你就是國家部長也不允許進入,病房的那個記者穿著自己的衣服在病房裡問來問去的那麼長時間,說話時唾沫星子亂飛,這可能嗎?那個殺妻殺父的傅怡彬說:「我修成了真人」,道家才修「真人」,法輪功是佛家功怎麼修出真人來了?他還說殺死他們以後靈魂,本體進入小腹,變成太陽,變成月亮……我們不講靈魂,法輪功書中沒有靈魂這個詞,《轉法輪》中有「本體」這個詞但本體意思是指身體,一個精神正常的人能說出讓身體進入小腹的胡話來嗎?

導演一個電視劇還得反覆排練一下,可他們編的這些東西既不符合科學又不符合常理破綻百出,炮製的也太小看老百姓的識別能力了,就是這些明擺著的謊言,那些人也硬逼著讓你承認是真的,還得談感想,寫收穫。一個放羊的人,有人給他貼上標籤說他是物理教授,可他在課堂上連分子、原子都說不清楚,講的都是放羊,還得讓你承認他是教授,你能承認嗎?

六、勞教吃了那麼多苦為什麼還不轉化

是,被勞教時是吃了很多苦,但卻是促使我提高認識的一段不平凡的經歷。

1、在勞教所裡我看到了很多證實大法祛病健身和教人向善神奇力量的事例。如一個姓龔的人,五十多歲,半身不遂,幾年臥床不起多方求醫不見好轉,學法輪功後漸漸回覆到和正常人一樣。早晨出操,跑步,做操和正常人沒有絲毫差別,如果不是他自己說,誰也不會想到他曾經是個常年臥床不起的人。

又如一個姓趙的人,三十多歲,家中有汽車賺了不少錢。後來抽上了大煙,愛人離了婚,全家跟著痛苦,一個美滿的家庭破碎了。國家多了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後來他學了法輪功,大煙戒了,愛人又復婚了,美滿的家庭又建立起來了,因他修煉法輪功國家又少了一個不安定的因素,多了一個忠實可靠的建設者。以上這些事例,都是實實在在的事實,而且在大法中是普遍現象。

有人說:大法洪傳到哪個國家,就會給那個國家帶來福份;哪個人學大法,大法就會給他全家帶來福份。這是好多人都看到的事實,這也是很多修煉人不轉化的一個因素。那麼這就可理解不轉化的原因。

2、在勞教所裡有不少從國外回來的大法弟子,他們知道大法在全世界洪傳的情況,現在全世界有六十多個國家都有學法輪功的,《轉法輪》被翻譯成二十幾種文字,老百姓都歡迎。中國周邊國家基本都有法輪功修煉者。我想,怪不得中國媒體不報導哪個國家也反對法輪功,哪個國家支持中國鎮壓法輪功。都好幾年了還是孤家寡人,也自問問究竟為什麼?

3、有人說煉法輪功的都是些沒知識的老太太,可是在勞教所裡我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文化層次高的煉法輪功的人比例很大。大學本科很多,碩士、博士都有。有一個姓郁的小夥子十幾歲就上了大學,現在才三十多歲,博士後都讀完了。一個警察說這麼年輕有為的人才全國也沒有多少個。

勞教所裡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各行各業的先進、勞模、標兵比例很大,他們都為國家做過很多貢獻,還有不少專業能手,搞美術的、搞音樂的、搞雕塑的等等,也有以其他形式為國家做貢獻的。女子勞教所有一個老太太是研究發明第一顆人造衛星的功臣。

他們都是國家的財富,他們只是不願說假話,希望能實事求是的評價法輪功,並且不願讓國家受到大的損失,因此置個人生死安危於度外,通過不同方式向國家表達自己的意願。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他們是真正關心國家命運,民族前途的志士仁人,對他們的鎮壓是載入人類歷史的千古奇冤,是中華民族的恥辱。

4、鎮壓法輪功的人為了轉化大法弟子,先是騙你,什麼為了關心挽救你們,為了你家人的幸福等等。達不到目地就用暴力折磨,且手段殘忍。有的被毒打、有的打折肋骨、有的被電擊用幾根或十幾根電棍電、有的灌涼水、有的長時間在水管兒下澆、不許動、長時間坐小塑料凳、坐老虎凳、睡死人床、穿約束衣、關小號、還有用烏七八遭的內容和噪音反覆刺激你的大腦、用打火機燒頭、煙頭燙嘴、熬鷹不讓睡覺等。

我被強行轉化時,一個警察和幾個猶大,摁著我的肩,拽著我的骼膊讓我罵他們想要的東西,我一邊抵抗著一邊平靜的說,是我師父救了我,是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我不能罵!我不能欺騙自己的良心,雙方僵持著,忽然那個警察鬆了手站到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這不成了國民黨特務了嗎?虐待大法弟子的人在無知的害著自己,修煉人都是好人,良知使他們覺得不應該轉化,也不應該這樣對待大法弟子。就像上邊提到的姓龔的姓趙的二人他們能說法輪功不好嗎?有的承受不住精神和肉體上的壓力「轉化」了,那將會給他們帶來常人體會不到的精神折磨──良心上的譴責比什麼都難受。因此有人轉化後精神失常,有的在痛苦中死去。

七、先人留下的「節」「操」我可以守

擺在我面前的,「是非」是分明的,面對的壓力是巨大的,有思想就要考慮何去何從,栽贓陷害是哪朝哪代都有人幹的,但他們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主體,他們是趙高、秦檜之流的謬種流傳。有的中國人面對陷害鐵骨錚錚粉身碎骨都不怕,這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脊樑。先賢先哲留下的「節」「操」我可以守。寧可玉碎不可瓦全,竹可破而不可毀其節。我的信仰,我的意志,堅不可摧,牢不可破。再抓我十次二十次我還是這樣。

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人,為了一己之私就做傷天害理的事,由此造成的未來災難可能是無法補救的。善念尚存的人啊!行事千萬要考慮未來,風物長宜放眼量。


八、質疑「代表國家」的說法

那些策劃、抓捕、強行轉化,及以其他形式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說代表國家,對此我提出以下質疑:

1、從99年7.20開始,電臺、電視臺等媒體參與的力度,各級各層、各行各業必須重視的程度,百姓被帶動的廣度,年紀最大的人也是前所未聞的,比反腐敗規模大多了,那真是中國的頭等大事。但是中央政治局或常委從沒有做過任何決定,沒有發過任何文件,黨中央的集體領導從來沒授權任何人鎮壓法輪功,媒體從未報導過,從未傳達過這樣的中央文件為證。

2、幾年來,國務院從來沒有為鎮壓法輪功召開過國務會議,做出過決定,總理簽署過命令,以媒體從未報導過為證。

3、以領導組織實施鎮壓法輪功為特殊使命的610組織,其組織之龐大,人員之多,遍佈全國各地、各級、各層,許可權之大,無任何一個組織能比。不是公安局但可以抓人,不是法院可以判刑,抓人時可以不通知任何人,(被抓人單位領導不通知,單位上級主管機關不通知,當地政府不通知,公安派出單位不通知),但是它的建立卻沒有任何法律程序(沒有任何代表討論過,沒有任何會議做出決定),怎麼能解釋它是合法呢?在這種情況下它代表國家嗎?

4、國務院的工作就是國家的工作,在總理的全盤領導下進行。人們看了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都有一個驚人的發現,朱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對國家各項工作都做了總結、肯定,唯獨沒有肯定鎮壓法輪功的工作,非但沒有肯定,連一個字都沒提。那麼長的政府工作報告,那麼聲勢浩大「鎮壓」,哪個是政府行為,哪個是個人行為,這之間的反差如此之大,難道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

5、在中外記者招待會上外國記者向朱總理提出了兩個問題,一個是其他問題,一個是法輪功問題。朱總理只回答了前一個問題,對後一個問題隻字不提。奇怪嗎?不奇怪!朱總理日理萬機,忙的是國家工作,當然沒有義務替那些執意鎮壓的個別人回答不屬於國家工作範疇的問題。

6、那些鎮壓法輪功的人,非法抓人、非法抄家、非法關押、非法拘留、非法劫持、非法判刑、非法勞教……什麼事都敢做,什麼法都敢犯:打、電、吊、燒、銬、捆、不讓睡覺、不讓解手……什麼招都敢使,干涉公民言論自由、行動自由、信仰自由對他們來說就向吃家常便飯一樣隨便。剝奪公民上訪權、居住權、工作權、私人財產權……如對待草芥一樣,凌駕一切組織之上,習以為常,製造政治犯、思想罪,信手拈來。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國家能讓他的公職人員反過來肆意踐踏憲法嗎?如果有人盜用國家名義做出這種事,是否應該被大家抵制和糾正呢?

7、胡錦濤是國家的總書記,國家主席,他從不對鎮壓法輪功的人(610整個系統的人)表示慰問───儘管他們每天很辛苦(抓人,關押、抄家、迫害大法弟子)、他們有很大的成績(拘留所、看守所、監獄、勞教所人滿為患)。他從來不主持會議研究如何鎮壓法輪功;從來不向下佈置鎮壓法輪功的工作。可法輪功的問題已被某個人提到了「亡黨亡國」的高度。若這個提法不是別有用心扣的大帽子,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人能是這種態度嗎?

8、溫家寳總理上任後,也和前總理一樣,勤勤懇懇,務實務正業,老百姓是肯定的。上任後,當記者問到,以後要重點抓哪些工作時,溫總理列出七項工作,卻沒有那個關係到亡黨亡國的頭等大事───鎮壓法輪功。國家總理代表政府說話,和「等外軍委主席」的聲音不一致,哪個是政府行為,哪個是個人意志,不是很容易辨別嗎?個人有什麼想法,就不顧國家憲法和法治建設的根本需要,扣上個罪名就打,還說是代表國家,這不是明擺著騙人嗎?

9、610的權力很大,抓人關人的成績也很大。為國家解決所謂「亡黨亡國」的大事,應該是國家的功臣群體,國家的電臺、電視臺、報紙等輿論工具應大數特數他們的光輝形象,大書特書他們的豐功偉績,可是令人費解的是,報紙電視等所有新聞媒體從沒提610一個字,更讓人不解的是610抓人向來都是夜間行動,那怕是抓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也是跳牆入院,砸開門窗,既然代表國家為何偷偷摸摸,翻牆而進,不敢聲張,又是強盜行為。可見,真的見不得陽光。

10、大家知道,國家之間是互相來往的,國家領導之間要會見,要會談,有的要發表聲明等,都要對對方國家一些敏感重大問題表示支持。哪個國家要有什麼喜事都要致電祝賀。但是鎮壓法輪功那麼壓倒一切的大事,取得了那麼大成績,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竟然沒有一個國家表示支持,給予祝賀?!還有世界那麼多國際組織,人權組織,反邪教組織,以及聯合國下屬的很多組織,沒有一個支持鎮壓法輪功的。可見中國鎮壓法輪功在世界上是非常孤立的,沒有市場。所以在國內也就越來越不行,勢力越來越萎縮。跟著跑的人越來越少。事情都衰敗到這種程度了就不要再喊什麼代表國家之類空話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