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怪人1天要喝80斤水 隨身帶水杯一刻不喝似火燒

2004-01-02 18:2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據瀟湘晨報 01-02報導: 「渴死我了」,陳正春一進門就遞上碩大的水杯要水喝,「咕嚕咕嚕」一口氣四大杯開水下肚以後,他才顧得上和記者說話。他說,他手裡的杯子可以裝2.5斤水,外出的時候一般隨身帶著這個大杯子,向別人要水喝,一會不喝水心裏就火燒火燎的,渴得受不了。每天早上他都要提前兩個小時起床,什麼事都不做,坐在家裡喝上30斤水才敢出門。「我每天至少要喝上80斤水!」

  干牛糞泡水喝了8年

  陳正春今年48歲,湘鄉縣東港鄉東昌村人。4歲那年他突然感到頭昏,之後口渴難忍,需要不停地喝水。他父親帶他到長沙求醫,診斷結果為尿崩症,由於當時沒有特效藥,再加上家境貧寒,就一直沒有到醫院治病。

  後來他父親打聽到一個鄉間的偏方,說曬乾的黃牛糞泡水喝可以治這個病,為了給孩子治病,陳父經常一大早就到地頭上拾糞,曬乾後逼著陳正春泡水喝下。「我吃了8年的黃牛糞啊!足有幾百斤。」陳正春因為這個怪病,經常被其他人欺負,村裡人甚至還編了一個順口溜來嘲笑他,順口溜很損人,而且很「髒」,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說出口。為了早日治好病,他除了每天硬著頭皮吃黃牛糞以外,還試過不少土偏方。但都沒有使他的病情得到改善,反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水越發喝得多了。

  渴得只好退學

  上了小學,每節課下課以後,陳正春就飛快地跑到學校附近的池塘裡,趴到地上,把嘴伸到池塘裡,一陣「牛飲」後,才能回到教室正常上課。在村裡串門的時候,也是一家一戶地討水喝,有時喝得太多實在不好意思,就背著人家偷偷喝。在東港鄉中學上初中時,找不到池塘,他就去向學校食堂裡的大師傅討水喝。雖然一直被這個怪病困擾,他還是念完了初中。1973年,他到湘鄉縣的一所中學讀高中。由於當時學校用水只靠一個很小的水井供水,很缺水,所有的水都用小臉盆接好端到食堂裡統一管理。他難忍口渴之苦,不得不含淚退學,回到家裡務農。

  種田時,他帶的東西也和別人不同,每次出門都要挑兩大桶水下地,一桶放在田尾,一桶放在田中間,以方便勞作時喝水。最慘的時候要數出遠門了,因為怕在路上口渴,所以每次出門之前要喝上很多水,坐在長途車上又憋得不行,一下車就瞪大眼睛,找廁所和水龍頭。

  病癒後想再續弦

  這個毛病折騰了陳正春大半輩子,40多年來沒有睡過一個完整的覺,晚上每隔1個多小時,不是被渴醒,就是被尿憋醒,還落了個「春尿泡」的綽號。晚上沒完沒了地起床,冬天連被窩都睡不暖,夏天蚊子直往帳子裡鑽。雖然每天大量喝水的毛病讓陳正春苦不堪言,但他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總是眉飛色舞,繪聲繪色,甚至幾次站起來表演當時的情景。他看上去生性樂觀,而且對幫助過他的人心存感激。

  陳正春現在在馬王堆蔬菜市場賣打火機,回想起他3年前剛來長沙的時候只能到自來水龍頭下接點生水喝的情景。他說,現在很多在馬王堆蔬菜市場裡做生意的人,都會給他倒上一杯開水,甚至有人還要給他加茶葉。目前,陳正春的兒女都長大成人,可以自食其力,離開他在外打工,已經不用太操心了。他的妻子1999年去世了,他現在最大的心願是想找一個治這病的醫生,把病治好,再找一個老伴好好過下半輩子。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