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讓我來「拷問」始作佣者湯敏博士

2003-07-25 20:5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請允許我代表因擴招而失業的百萬大學生「拷問」始作佣者湯敏博士!

3年內高校擴招1倍的「教育大躍進」,使得大學生逐年劇增,遠遠超乎8%的經濟增長率與若未擴招時的學生人數,從而導致空前嚴峻的大學生就業危機,可謂「都是擴招惹的禍」,這本是一道小學算術題,連把它作為問題提出來亦頗覺不好意思。可身為「擴招始作佣者」的首席經濟學家湯敏竟敢「睜眼說瞎話」而對此斷然否認,加之其與茅於軾「志同道合」及本人對天則一派的厭惡,於是憤而與之「對壘」。
首先,3年擴招1倍絕對是計畫經濟的「致命的自負」。縱然此前高教很「落後」,但你憑何「計畫」其三年翻番?而湯敏博士不是竭力倡導市場經濟嗎?
其次,湯博士以擴招後高教入學率亦僅為國際初級水平來為其辯解。事實上,擴招是否拔苗助長,頭重腳輕,只能與國內而非國際相比,故湯的說法違背了最基本的分析方法與邏輯!在義務教育法幾名存實亡、大量農村青少年失學、高中教育極為匱乏的今天,擴招顯然是舍本逐末、南轅北轍之舉,既有悖普遍正義,亦反功利原則,它大大降低了國民的整體素質。「請教」湯博士:你怎麼不拿農村觸目驚心的輟學狀況和更慘烈的中考競爭去與國際「接軌」呢?是拿錢來擴招還是實施真正的義務教育,這居然在你那裡成了問題?
第三,湯博士以經濟增速僅為中國一半的亞洲國家之大學生高就業率來「證明」大學生並不多。我要提醒的是,中國空前絕後的人口危機所必然導致的就業困境,沒有任何國家可與之相提並論,這使得其與它國失去了可比性,而況不同國家經濟結構之明顯差異決定了其勞動力結構之顯著不同以及尚有其它種種制約因素乎!湯博士居然僅以經濟增長率高低「分析」出「中國發展最愉快,不應該容納不下正在增長的大學生就業」。好一個「不應該」,這應出自一個經濟學家之口嗎?湯博士,千變萬化的社會生活中沒有什麼「不應該」,只有「不一定」才是一定會出現的!
必須指出的擴招惡果是,它踐踏了「學而優則讀」的公正與效率原則,以大眾化之名而行「貴族化」之實,不學無術的「貴族子女」在「教育消費說」的旗號下登堂入室、濫竽充數,人為製造大學生就業難而導致「畢業即失業」,這是對教育資源和社會財富的嚴重浪費──湯博士曾是其名曰增加GDP──它表明大學生人數已大大超出社會的需要。更可怕的是,擴招所致的高學費將不少優秀農民孩子拒之於大學與名校之外,同時「貴族子女」在就業時極具「長處」,農民便往往陷於「讀不起書、找不到工作」之境地。
「教育大躍進」使本不可教的莠者亦「混入」高校,必然導致大學生整體素質之降低,且何嘗不是教育資源之浪費?「魚龍混雜」在相當程度上使得真正的「龍」被濫竽充數的「魚」所驅逐!「大躍進」意味著其遠遠超出高校硬體與軟體設施之承載力,從而導致教育質量之普遍下滑與高校環境之破壞──我的母校連足校場也被「開發」了,綠地化為建築,與其說是校園,倒更像住宅區!
湯博士在其1998年的「奏折」中吹噓擴招可增加GDP、拉動內需、緩解變業,實系一派胡言亂語。婦孺皆知,教育基本屬於非生產性組織,其存在乃是對其它行業創造的財富之消耗以轉化為不能計入GDP之人力資本與素質,何來增加GDP之功?莫非讀不成大學即不吃喝消費而自殺抗議不成?即便如此,「不勞而獲」者的死亡亦無從減少財富!事實上,正是由於高額學費抑制了社會需求,可謂「拉小內需」,此不用腦子亦可想而知且早在去年即為媒體所廣為詬病,在下不想在此勞神多費口舌,不過於此可見湯博士何等「弱智」。至於緩解就業,則純屬掩耳盜鈴,因擴招不是使人「蒸發」,無非推遲三、四年就業耳,怎能緩解就業?依然如故!我要問:湯博士是不懂國語,抑或玩文字遊戲,還是「別有用心」?

恰如當代第一評論家童大煥老師所道,包括「教育消費說」在內的「光盯住富人錢袋」的「擴大內需論」實系「餿主意」!


湯敏又在「誤黨」而叫賣「就業優先」!此不過「擴大內需論」之翻版,其實「生產者利益」早被祖師爺斯密、薩伊批駁得一絲不掛,連這亦不知,是什麼「經濟學家」?呸!勸湯敏先學習余傑君《轎車不如轎子說》,然後立法禁止一切利用自然力的科學、工具、機器,再組織、教唆人們去「挖溝」、做殺手以製造無限之「就業機會」,保證還會進口勞動力而「澤被」世界人民,諾貝爾獎舍你其誰?!


中華論壇(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