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清水君:我們的愛國民主行動綱領

2003-07-16 08:3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曾記得網名叫[你好] 的朋友這樣和我討論:你贊同為了實現民主而不擇手段採取一些過激的手法嗎?

說實話,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我們都很渴望民主的中國盡快到來,都很渴望中共內部的少壯派改革派忽然掌權然後宣布民主……這個誘惑是蠻大的,但是在不能確定是怎樣一個不擇手段的過激手法之前,我是不能貿然贊同的。

我很痛恨革命這個詞彙,為了這個詞彙,多少中華的精英就那樣流血死去!革命者殺人、反革命者殺人、反反革命者也殺人、革革命者也殺人……革命啊革命,要的就是人命啊!那一滴滴的鮮血,並不是紅墨水,我們怎幺可以忽視人的生命呢?
所以,在21世紀的今天,請我們拒絕革命,我們要的是和平理性的抗爭,而不是革任何人的命!

然而,這並非意味著我們應該放棄歷史機遇。
比如說,我們愛國民主黨,是不會組織和策劃認同黃花崗起義那樣悲壯的事情了,但是如果遇到武昌起義那樣自發性的兵變,我們難道就不支持他們嗎?當然也不是,如果能夠提前結束獨裁集團的黑暗統治,即使讓我們犧牲,我們也是含笑的,哪裡會畏懼呢?可是,我們敢於犧牲自己,並不等於就要別人也為我們犧牲或者陪我們犧牲!
其實我們並不矛盾,我們敢於站出來組織愛國民主黨,已經預了會犧牲,至於如何犧牲並不是很在意,但是如果要令一些無辜的人,即使是獨裁集團內部的一些人陪我們犧牲,我們也仍然覺得代價過於慘重。

還是那句話:我們要的不是他們的權力,而是民主的機器,我們不是要革任何人的命,而是要改變我們的獨裁製度!
所以我們可以犧牲自己,可以放棄自己熱愛的一切:生命、財產、愛情、家庭、事業、學業……卻不要讓別人同樣失去這些。

民主是一項長期的工程,不可能一日完工,所以我們不得不分工、輪班,一批批接力。
目前我們已經是第三批愛國民主運動員了,第一代是魏京生王炳章博士他們,第二代是天安門一代,第一代第二代並沒有停下腳步,但我們第三代已經開始加入了。

在我們第三代,人數雖然複雜,但是大約可以分為這樣的幾種:

第一種是冒險成立中國民主黨派的各地先驅們,他們的精神是我們永遠的啟明星,當然第一代第二代同樣值得我們尊敬,當然或許徐文立先生等人早就參與民主運動,是否是第三代也不好下結論,但整體來說在中國的民主浪潮中,他們可以算第三代。他們的特點是意志堅決、理念清晰。

第二種是海外的留學生和新移民,他們通過自身考察和比較,認識到中國實現民主的必要性和迫切性,然而他們不熟悉民主黨派的運作,也害怕與獨裁集團針鋒相對的公開鬥爭,特別是很多想當海歸派的人,他們更是對獨裁集團充滿著無限的恐懼和不現實的幻想。

第三種是國內無數下崗的職工和覺醒的農民兄弟,他們自發或被動地被獨裁集團的政策逼到了牆角,成為真正的赤條條來去無牽掛,引導的好可以成為民主運動的主力戰士,引導失誤可能會造成社會動盪。

值得注意的是第四種,數百萬的法輪功姐妹兄弟們,他們不僅人數眾多,也具有堅定的反獨裁信念和犧牲精神,更重要的,他們具有非常良好的道德品質和組織紀律性,體現了中華民族的美德,而且他們之中人才之多也是令人驚喜的,在他們抗爭的過程中,湧現了從靜坐示威到街頭傳單從室內電話到網頁宣傳,從使館抗議到衛星插播等立體性全方位極具難度充滿了想像力和勇氣智能的行動,在法輪功被鎮壓迫害3年多之後,法輪功的國民們已經從堅持非政治性抗爭到深深明白到法輪功必須和中國的愛國民主運動結合起來才能平反昭雪的道理。

第五種是默默奉獻不求收穫的網路專家。他們或許對海外民主運動有些悲觀,所以即使痛恨獨裁集團,可是也不屑於加入任何民主黨派,只是追求提供言論自由的空間和民主的舞臺。實際上,他們的付出幾乎是完全不求回報的,即使中國的民主事業成功,可能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仍然不為國民所知,但是,在揭露獨裁集團黑幕,喚醒國民參與民主意識、支持民主運動方面,他們所起到的巨大作用,目前無意是最大的。在這裡,我們應該感謝<<博訊>>、<<大參考>>、<<大紀元>>、<<黃花崗>>、<<看中國>>、<<民主中國>>、<<東西南北論壇>>、<<北美自由論壇>>、<<多維新聞>>、<<萬維新聞>>、<<春夏評論>>、<<劍虹評論>>等等無數民主媒體負責人長期堅持不懈的努力,因為他們,我們的民主文章才能發表,才能傳達到千家萬戶,而真正的英雄,屬於他們!

在這場沒有硝煙卻異常艱苦的愛國民主戰役中,第三種和第四種是我們愛國民主運動主力軍,第二種是我們需要爭取的重要力量,第一種是我們的指揮官,第五種,是我們最重要的後勤支持部隊,而我們,籌備成立中的中華愛國民主黨,願意擔任這場民主獨裁大決戰之中的先鋒隊和馬前卒。

反清英雄鄒容曾說,他是[革命軍中馬前卒] ,我們------中華愛國民主黨,也願意成為民主軍中馬前卒!

民主不能忽然從天上掉下來,民主人士也不能是神仙沒有私人生活,所以,民主事業要發展,民主人士要有資源,就必須有更多積極的努力和行動。那幺,在這場戰役中,我們有以下建議,供所有愛國民主人士參考:

1,第一步當然是募集戰友,我們應該儘可能地利用網路優勢,讓民主文章在各大網站飛揚,佔據優勢地位,讓網路特務日日看夜夜看夢裡都在看,他們也就差不多成為我們的戰友了!當然,很多的朋友在國內報紙幾乎從來看不到民主自由字眼,我們就一次次刺激他們的眼睛和頭腦,讓他們覺得民主自由不是洪水猛獸,覺得民主自由是理所當然。當年我們也就是這樣主動被刺激過來的,現在我們要積極去刺激他們。讓他們在任何網站都能看到民主文章,讓中共的網路封鎖封無可封。在這裡我們希望所有的民主黨派們不要害怕特務們的滲透,他們滲透組織越深,可能也就是民主對他們滲透越深,未必不是好事,當然,適當的警惕性還是要的,比如本黨信箱被攻擊破壞就是一例。

2,第二步是在儘可能安全的情況下,請傳播民主傳單,比如港臺的朋友可以在過關時帶一些民主文章或者傳單,數量不必很多,到內地以後乘車或其它安全情況下自然而然地讓它們在空中或街道飄灑。

3,法輪功的戰友們已經做到了許多艱難的抗爭行為,包括在傳播講真相的傳單時傳播民主人士的文章,但我們應該更密切地配合,民主人士可以加入法輪功,法輪功同胞們可以加入民主黨派,我們愛國民主黨就熱烈歡迎法輪功朋友們加入,一起為包括法輪功在內的所有被迫害國民們抗爭!在保存團結的情況下,我們要互通有無,互相支持,民主人士要向法輪功同胞們學習,學習他們的抗爭精神和鬥爭智能。我們民主黨派反獨裁,但不反對宗教,所以我們的黨員可以是任何宗教成員,只要認同和遵守黨的制度,就是民主好勇士!

4,內地的朋友們可以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利用節假日在異地進行傳播民主傳單的活動,比如夜間在車上將民主傳單丟出車外,或者在午夜時分在某一個高處或者山頭撒播傳單,但要注意每次散播完畢後務必在自身及行李內不留任何可疑痕跡。列印複印機也最好能夠到異地的舊貨市場買,然後獨自在深夜現用現列印複印,再採取每次在一個地點一次性悄悄地全部撒完不留底稿的方式,自然,紙張和列印格式也最好與平時有所不同。

5,要利用一切管道傳播民主,某些接近權力或軍事核心的人士,我們可以通過他們的工作人員和社會交往入手,傳播一些民主資料和民主信息給他們,建立一定程度的默契和認同感。

6,至於國外的朋友,希望我們所有民主黨派可以積極傳播民主聲音,我們愛國民主黨希望將來可以印刷出版一些民主文章和宣傳傳單,在機場和中國留學生、新移民聚集的地區免費傳播的方式去爭取戰友,並在可能的情況下,成立自己的網站供戰友們聯繫。

7,此外,為了民主運動的長期鬥爭和發展壯大,我們希望可以在未來成功主辦愛國民主慈善演出和愛國民主基金義賣會,同時積極向一些國際公司和知名人士募捐,募捐等到的資金,主要支持國內的愛國民主同仁和他們的家人,也儘可能支持一切網路民主人士以及像<<博訊>>、<<大參考>>、<<黃花崗>>這些中流砥柱的民主媒體。我們的民主募捐,絕對不能靠過去那種等國際組織撥款或領一點民主經費的方式,那些錢該拿,可是那遠遠不夠,我們只有爭取到儘可能的民主基金,才有可能爭取到更多的愛國民主戰友,才能讓大家心無牽掛地去抗爭。正像一個網友曾經提出的,不管是誰給的錢,就算獨裁集團給的也好,先拿著,拿到之後依然用於我們的愛國民主事業!化不義之財為愛國民主基金,何嘗不是善事呢?

同樣道理,我們的行動綱領依然是不成熟不完善的,但是我們希望能夠在今後去改進和完善,所以,再次懇請朋友們支持和加入中華愛國民主黨,也許你的選擇將是一生最為高尚的舉動。

2003年1月6日(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