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間最醜惡的黑幕──評大陸"收容中心"真相曝光

2003-07-01 14:55 作者:梁京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上個星期一,6月23日的《21世紀經濟報導》在第2版以"一個收容站的帳簿"這個並不醒目的標題,用極其平淡的口氣,報導了大陸一個"收容站"的真相。原來,在大陸《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的掩護下,湖南漣源市的所謂"收容站"多年來,已經把拘捕民工,變成了一本萬利的產業,用記者的原話說,就是"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鏈"。

根據收容站前黨委書記郭先禮提供的材料,這個"捉人賣人一條龍"的具體程序是,"收容站與當地各派出所一一達成協議--由派出所出面捉捕農民或打工者,收容站將被捉者關押,並將他們賣給他們的親人。派出所每捉一人,收容站付給捉人者個人5元報酬;收容站將被捉者賣掉後,每賣一人就給派出所提成50元"。

根據漣源市"收容站"站長的採訪記錄,自2000年以來,每年該站"遣送"的人數高達1萬至1萬2千人。郭先禮承認,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無辜的農民和民工,而不是《遣送條例》所限定的乞討和流浪人員。

漣源市收容站"捉人賣人"的產業始於1996年。在這個買賣的高峰期1999年,收容站正式制定了賣人的價格標準。價格依收容時間長短和來自省內外不等,最低每人500元,高者1400元。1999年7月12日到月底,18天就捉了250多出門割禾的農民,獲贖金8萬多元。2000年,一位名叫林茂正的浙江農民在收容中被打死。為了疏通關節,逃脫責任,收容站動用的所謂"公關費"高達56萬元。而幾年來被收容站的官員揮霍和中飽私囊的錢,有帳可查的就超過了一百萬元。

真正令人感到震撼的,其實並不是收容所貪官酷吏的種種惡行。這樣喪盡天良的人,那裡都有。記得多年前看過一部美國電影,講的就是美國南方小鎮的警察,濫用職權,關押和謀害人命的黑幕。在細節上,大陸收容站與某個美國南方小鎮警察局的相差可能並不大,可怕的是大陸黑幕的背景和龐大的規模。

自1996年以來,大陸農產品價格一路不景氣,大批農民在低糧價和高稅費的雙重壓力之下,為了生計,不得不外出打工。大陸領導人,如朱鎔基,空喊農民收入而無計可施,江澤民則乾脆連空話也懶得去喊。大陸收容站"捉人賣人"的產業,就是在這個背景下興旺發達起來的。

江澤民、朱鎔基對於"收容站"骯髒的黑幕知不知情呢?我想,他們永遠也不會承認自己知情的。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們都不願意看見農民進城,攪了城裡繁華富貴的美景。因此,他們是不想知道也不在意收容站駭人聽聞的惡行。湖南漣源市收容站之所以如此膽大妄為,絕非因為天高皇帝遠,而實在是"上有好者,下必盛焉"。

漣源市收容站大抓民工的1999年,也正是北京市為了五十週年大慶而大量遣送民工的同一年。幾十萬無辜的民工在北京收容遣送中心所遭遇的,與漣源收容站並沒有什麼兩樣。北京市每一個出租汽車司機都知道發生了什麼,江澤民、朱鎔基想知道就那麼難嗎?

大陸收容站的黑幕,只是露出了冰山之一角。《21世紀經濟報導》的社評透露,全國的收容站竟有700多處,至今仍有超過百萬人被拘押,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無辜的民工。我在1999年,就為北京幾十萬被遣送的民工表達過憤怒之情,但是,我必須承認,我大大低估了大陸的黑暗。

類似漣源收容站這樣的黑幕,長期沒有被曝光,並非因為是個別事件,而完全是新聞管制的結果。我從報導的文字中發現,早在元旦,記者就採訪了漣源收容站的站長,但這樣一個在民主社會必是頭版頭條的重大醜聞,卻被壓了幾個月,才在次要版面刊出。如果不是胡錦濤、溫家寳提出善待民工,可以想像,記者的採訪不會發生,而如果不是孫志剛一案導致《收容遣送條例》被廢除,我們恐怕永遠也不會知道發生在漣源的可怕故事。隱瞞SARS疫情可以至人死命,掩蓋社會黑幕,則不僅同樣至人死命,更可怕的是泯滅良知,讓人間成為地獄。

(RFA)(6/30/2003)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