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小湯山醫院是拆是留?薩斯疫後十大懸念

2003-06-25 19:0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香港文匯報二十四日電,雖然北京SARS疫情的旅遊警告和疫區帽子已經解除,但SARS留給人們的許多疑問似乎還沒有冰釋,這些懸念的提出,有的是為了真正瞭解SARS,有的是為了紀念戰勝SARS,有的是為了永別SARS,有的則是為了反思SARS。文匯報將這些懸念予以集納,至於答案,北京人則拭目以待。

小湯山醫院是拆是留? 如今的小湯山醫院是沒有患者的醫院,目前仍有一部分工作人員留守小湯山。北京市政府有關官員近日表示,有關方面目前還沒有考慮小湯山醫院的「善後」問題,「這要等到北京疫情徹底消除之後再考慮」。至於「人去樓空」後的小湯山醫院將何去何從,目前還充滿了懸念。

抗SARS紀念牆建不建? 五月以來,有不少北京媒體向北京市民徵集建「抗SARS紀念牆」的方案,北京市民對此反映十分強烈,紛紛獻計獻策,有單位甚至表示願意無償提供建設場地。北京市政府有關官員近日表示:「這是不錯的創意」,但是由於抗SARS戰尚未取得徹底勝利,北京市政府暫時還不會考慮建「抗SARS紀念牆」。

SARS疫苗何時可出現? 據瞭解,到目前為止,中國已經為SARS疫苗和藥物的研製投入了兩億元的資金開展疫苗研究工作。據介紹,由於疫苗的研製要以安全有效為前提,不能急於求成。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所副所長畢勝利近日對本報表示,SARS疫苗的首輪動物實驗已經啟動,樂觀估計,SARS疫苗有望在八個月內研製出來。

醫院會賠償SARS患者? 據北京媒體報導,近日有SARS患者向某醫院索賠,因為他是在去該醫院看病之後感染上SARS的。醫院是否會付出這筆賠償金,目前還仍是一大懸念。從情理而言,這些病人是無辜的,醫院應負一定的責任,但是由於現行相關的法律並不完善,難以對此類情況作出明確的裁判。

今冬明春疫症捲土重來? 此間著名流行病學專家吳兆蘇認為SARS捲土重來不是沒有可能的。他說,病毒在夏天高溫時會進入休眠期,有些人就可能攜帶SARS病毒而不發作。一旦天氣轉涼,而病毒源頭又沒有清除,就可能死灰復燃。他還指出,秋冬換季時容易感冒,到時感冒患者可能被當成SARS病人,容易引起人為的恐慌。

SARS源頭藏身何處? 香港和深圳方面有研究機構宣稱:在他們抽驗的果子狸中,有六隻證實帶有冠狀病毒,而且病毒基因和引發SARS的病毒極其相似。但過後不久,中國農業大學的研究表明,果子狸應不是源頭。此後專家也紛紛表示,現在還沒有科研結果表明果子狸就是SARS的源頭。SARS的罪魁禍首到底藏身何處,目前仍是一個謎。

不衛生習慣會消除嗎? SARS期間,北京市民在生活上逐漸培養出了一些好習慣--像飯前勤洗手、不隨地吐痰、經常鍛練身體等等。國外媒體甚至還說,北京人越來越講衛生,越來越乾淨了。不過,令人擔憂的是,隨著疫情漸漸消退,這些好習慣也似乎有了消退的跡象。這不能不說是後SARS時代一個有趣的懸念。

如何評價軍醫蔣彥永? 解放軍301醫院退休軍醫蔣彥永因率先披露北京疫情而倍受輿論關注。可是,五月三十日的新聞發布會上,一位高官表示蔣彥永僅是「全國六百萬與SARS鬥爭的醫務工作者中的一員」,「我不知道大家對他如此感興趣」。與民間的高度讚譽相比,這位高官的評價顯得輕描淡寫。政府到底該怎樣評價退休老軍醫蔣彥永呢,這無疑是北京SARS之後的一大懸念。

張文康孟學農會復出? 因為抗炎不力,前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前北京市市長孟學農被先後解除黨政職務。衛生部常務副部長高強還透露前不久曾看望張文康,「他對我們的工作也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議,並表示願利用他多年經驗,繼續幫助我們加強今後的公共衛生建設」。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人們猜測,像張文康、孟學農等在SARS時期被免官員,在SARS過後會不會復出? 行政新風能否續保持? 自中央鐵腕罷官後,北京抗炎進入新階段,政府信息披露十分透明,民眾的知情權受到尊重,行政效率明顯提高,市領導深入社區樹立親民形象。SARS過後,中國初見端倪的官員「問責制」是否能夠鞏固下去?北京市政府的這股行政新風能否繼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