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東海一梟:溫家寶萬歲!

2003-06-22 04:2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胡溫上任以來,中國政治在存在著不少舊顏舊貌舊習氣的同時,也體現出一定的新風新彩新氣象,海內外輿論為之喝采者有之,疾呼"為胡溫叫好為時尚早"者有之,為之叫壞叫衰者也有之。公說婆說,各有其理。我的態度是:有好叫好,有不好叫不好。聽言觀行,但不誅心。還是那兩句老話:實事求是,一分為二。

孫志剛案經2003年4月28日《南方都市報》披露之後,與情激憤。我的第一感覺,確如《關於立即廢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籲》中所寫,"悲怒交集"!本想寫一篇罵文消消氣,題曰:收容制度,我操你媽!文章開了頭,以前耳聞目睹的、從各種渠道瞭解到的收容遣送造成的血淚事例一一浮現在眼前,令我覺得僅僅罵以一文,未免太便宜它啦。遂決定寫一份公開呼籲書,讓更多有正氣有良知的人與我一起,向有關部門表明態度,爭取更大的影響,並望有所收穫(《為了良知的安寧》)。

遂連夜寫成《關於廢除收容遣送和暫住證制度的呼籲書》,寄給胡平、劉曉波海內外數十位師友,一週多時間得到了近三百人的簽名支持。民主論壇、多維、大參考、新世紀、看中國、亞洲電臺等大量海外網站及報刊作了轉載和報導。5月6日,我將"呼籲書"快件寄給由友人介紹的全國人大法律委某主任委員,同時還寄給了某上將。繼而秦暉和楊支柱發起簽名信,繼而三位法律博士給全國人大的上書,繼而五位法學給最高檢察院的上書。終於中央高層介入此案。

儘管某老回函表示,孫志剛事件會得到重視和認真處理。他也看到過有關材料。對於我們的吁吁,他是同情、理解和支持的。但是,對於立即廢除收容遣送的法規,我並不抱希望。這對於老朽僵化的體制未免過於苛求了。之所以發出《立即廢除收容遣送制度的呼籲》,是因為想起了魯迅之言:在中國這座古老的鐵屋子裡,如果要移動一張桌子,就得叫嚷全盤打掃除,如果想開一扇窗子,就得呼籲重新造新屋(大意)。我以為,如能爭取到有關部門做些修修補補的工作,增添一些人性色彩,減低孫志剛之類悲劇的發生率,就很不錯了。

沒想到的是,溫家寶主持國務院會議,一舉廢除了收容遣送辦法。電視報導我沒看到,是從網上看到的,許多參加過呼籲書聯署的網友也都通過電郵、電話、qq通報了這一喜訊。我頗為激動,忍不住要叫一聲:溫家寶萬歲!

我當然明白,國務院政府只是被動應對,搶在人大審查之前動作,可以避免違憲審查的尷尬。在現體制下,新的《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如何保證不會重墮窠臼,重新成為有關部門和個人的斂財工具,如何有效保障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得到真正救助,都值得進一步的關注。

但是,收容制度的緊急廢除,畢竟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民間和准民間簽名活動的積極成果,體現了溫家寶政府對來自民眾的抗議和呼籲的小小尊重。從收容遣送到救助管理,縱增加了一點點對弱勢群體的尊重,也算孫志剛沒有白死,網上網下廣大仁人義士的心血沒有白耗、希望沒有落空!積土成山,積水成海,積跬步以致萬里,但願以此為契機,形成官意和民意、體制內與體制外的良性互動,平穩地邁開制度變革的步伐。

一共獨大的專制制度的卑下醜惡陰暗齷齪,天下皆知,有目共睹。但不能否認,體制內仍有健康進步的力量在,有極少數不太壞的好人、不太笨的能人、不太假的真人在(要從政,只有華山一條路嘛),他們在支撐著我黨的同時也支撐著老梟之輩對中國的最後一點信心。前有朱鎔基,後有溫家寶,從歷史的高度和時代的廣度看,他們政治上是守舊的、思想上是僵化的、政才上是平庸的,但就現實中國而言,他們畢竟是侏儒隊伍中的高人,是共黨之基也是國家之寶啊。

我對我黨的一切反動專制倒行逆施的行為深惡痛絕,這是因為專制主義殃我同胞、禍我祖國,並非有什麼私仇私憤。只要還有一線希望,我就主張改良主義,只要能有一寸進步,我會情不自禁地由衷高興!至於萬歲云云,聊表我為溫家寶政府廢除惡制這一舉措的擁護和喜悅耳。

2003、6、20

(來源:新世紀)(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