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SARS盤點:大陸經濟總體損失數千億元人民幣

2003-06-15 06:01 作者:靜觀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報導專稿】記者靜觀綜合報導,據專家估計,此次波及全球的SARS疫症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打擊,遠超過超過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和一九九八年的大水災。

SARS疫症最初從經濟發達的廣東省開始,進而蔓延到首都北京,雖然上海這個大陸經濟中心據官方說只有十個以下病例,但實際上上海已處於自我封鎖狀態,人流受到很大限制。現在全國總共有二十幾個省市自治區受到疫病波及,疫病更向醫療設備極不足夠的農村伸延。

受SARS疫症打擊最大的是旅遊業,其標誌之一的酒店的入住率自年初直線下降。據稱上海酒店的入住率急跌到只剩二成。擁有上海十八間四星級以上酒店的錦江國際集團,旗下十六間酒店已於五月十二日起暫停營業三個月,包括歷史悠久的和平飯店、國際飯店和錦江飯店,受影響的員工數以萬計。同屬錦江旗下的北京五星級崑崙飯店,樓高廿五層,現已關閉廿二層,只開三層。

據大陸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經濟研究所估計,今年旅遊業的收入將減少一千四百億元。他認為薩斯對旅遊業的影響會持續一段時期,假定第二季下降百分之七十,第三季下降百分之三十,第四季下降百分之十五,那末三個季度的損失為一千五百三十億元左右,扣除第一季度的增加額,全年約損失一千四百億元。而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則認為,中國今年旅遊收入將損失二千一百億元。疫情最嚴重的北京,自三月起,境外遊客減少百分之八十,總損失約四百億元。

與旅遊業緊密相關的民航客運也跌入低谷。從三月份起,因乘客大減,港臺航班和國際航班均受影響,班次被迫縮減,到了四月份,取消航班高達一萬四千七百七十四次,五月以來,運客量下降百分之八十一點二,損失慘重。三大航空公司:南方、東方、國際,被迫紛紛採取自救措施,合併航班,改換機型,終止到期的飛機租賃,延遲引進新飛機,暫緩投資項目等等。

據不完全統計,全世界有一百一十個國家對大陸遊客採取限制性防範措施,並勸告本國人民盡量避免去大旅遊,一些在大陸投資的外商,除了撤離員工家屬之外,已中止派員赴大陸公幹,以致廣東和北京外經貿交往活動全部停頓,北京和上海許多商務展覽全都取消,連原定五月十八至十九日在海南島博贅舉行的有國際企業巨擘參加的博鱉亞洲論壇,也已延期。只有廣東在這薩斯嚴重關頭,自恃新建的巨型展覽場館,霸王硬上弓,定要如期舉行今年春季交易會,下令全國企業要將此次春交會當作一項政治任務,非參展不可。結果參展單位雖多,外國顧客寥寥可數,交易額跌了百分之七十五,只有四十四億美元,其中十三億美元還是從網上交易得來的。

至於零售業的影響,據估計,社會消費品中的餐飲業和商品業,兩者將會減少四百億元。其中餐飲業的損失比商品零售業大,因為人們多數居家自動隔離,不會去酒樓消費,但日用必需品則是省不了。

公共交通方面,鐵路客運自四月二十日北京公開疫情之後,大幅下降近八成。城市的出租車和城鄉專線巴士的載客量也劇降。但有一個特殊現象就是汽車銷售和汽車租賃上升,原因是有錢的人怕乘公共交通工具。

中共御用學者們多數對今年經濟的發展唱好,他們認為衝擊是短期的、部分的,對生產影響不大,中國市場龐大和勞力低廉等基本優勢仍在,外資不至於會撤資或減少投資。但實際上,薩斯對外商當前業務營運的阻滯以及他們未來投資計畫的心理影響,已逐漸顯現。

日本日經BP社報導日本企業在大陸投資所遇的困境說,由於日方工程師不敢來華,新運抵的設備已滿目灰塵;一些在廣東生產CD及DVD所需的關鍵部位的光學配件,因日方不敢派人來查貨,以致未能及時運抵日本,影響到整個產品的製造;他們擔心,許多供應聖誕節的新產品,如果七月底不能拿出最終產品,整盤生意就會泡湯。

《中國證券報》報導,他們曾對四十八家總部在美國、日本、歐洲的跨國公司進行電話訪問,這些公司都認為因員工不敢去中國,使業務營運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上海四月份外資投資增速放緩。浙江省四月份招商引資簽約工作己陷於停頓。

另一份網上新聞報導,由於薩斯,大批外商已重新考慮分散投資,改變他們全球投資布局,計畫將紡織業轉移到印度和越南,電子業轉移到一非律賓、馬來西亞等國。

最近,日產汽車已考慮延緩在華南地區生產新款陽光牌轎車的計畫。伊士曼柯達已調降在中國銷售膠卷和相機的產銷量。

對中國未來外資投資影響最大的是臺灣和香港。這兩地總投資佔全大陸外資投資額百分之四十一點五,現在這兩地本身都遭到疫情嚴重災害,勢必影響它們以後在中國的投資,況且台商有些企業在大陸受薩斯衝擊,意興闌珊,己開始考慮分散投資到東歐等地。

GDP的降低,外資投資的減緩,甚至外貿可能出現逆差,都是薩斯給大陸經濟帶來的損失。然而事實上還不止此。薩斯對中國財政也加重了負擔。首先,因為薩斯是疫症,必需對患者進行強迫隔離治療,大陸政府已通令醫療機構全免費為患者診治,並免費收留疑患者,但這筆費用無論由中央財政或地方財政負擔,都一樣是國家財政。

其次,政府最近又宣布減稅,以刺激經濟,並給企業解困。減稅是西方國家挽救經濟的通行方法,但對中國來說卻是開國以來的創舉。不過在稅收因薩斯而減少的情況下再行減稅,對中國財政是一份額外負擔。

再有一批不法官員趁此非常時期,策動了資金、資產外逃、外流潮。據稱二十天的時間,外流、外逃資金高達一千五百億元。

以上所述,都是關乎國家經濟的。至於中國人民因薩斯而遭受的經濟壓力,亦相當沈重,例如收入減少、失業增加、民工沒工開、中小企業經營困難等等,在在都是問題。而且更為嚴重的是,透過這次的SARS疫症,大陸百姓對各級政府的信任度大減,今後政令下達的執行將大打折扣,民心渙散對經濟的影響很難預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