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國登山「超人」斷臂自救

2003-05-06 08:2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正如中國古代「關雲長含笑割骨療傷」那樣,美國青年阿倫-拉爾斯頓「斷臂自救」,也使他成為一位硬漢。

  27歲的拉爾斯頓在獨自登山過程中被巨石壓住右臂,在苦等三天未能等來救援人員,自帶的乾糧和飲用水全部告罄的情況下,他靠僅有的一把8厘米長的袖珍折刀將自己的右臂生生斬斷!又以驚人的意志進行簡單的自救包紮,接著忍著巨痛靠繩索墜下25米深的狹谷,沿著河谷走了相當長的距離,直到撞上兩名登山者,這才得以獲救!這位鋼鐵硬漢般的美國年青人立即成為5月3日美英眾多主流媒體爭相報導的對象。

  征服過49座高峰的登山好手拿偏僻的狹谷探險權當「熱身」

  這個27歲的美國科羅拉多阿斯彭鎮的小青年幾乎把科羅拉多州的高峰登了個遍--全州55座海撥超過4300米的山峰中,拉爾斯頓已經征服了其中的49座。在拉爾斯頓的個人山網站上,赫然貼著他的至理名言:「生活是空虛無趣的,只有在曠野中,我們才有創造非凡的可能!」

  創造非凡自然要付出代價。在征服科羅拉多州49座高峰過程中,拉爾斯頓除了遭遇普通人難以想像的惡劣自然條件外,還差一點付出生命的代價:今年2月,拉爾斯頓和兩個朋友到科羅拉多州雷索盧峰滑雪過程中遭遇雪崩,厚厚的積雪把他埋得只有頭和一隻手露在外面,一個朋友被埋得幾乎不見蹤影,好在第二個朋友沒有被埋住,所以他趕緊把拉爾斯頓從雪堆裡挖出來,然後齊心協力挖出那個幾乎被活埋的朋友!如此和死神叫板的幹勁真是讓所有認識他的人又擔心又佩服。拉爾斯頓的老闆坦言:「有時候,這個年青人幹的事真是讓大家感到非常地害怕!」

  為登山愛好曾跟英特爾公司鬧翻

  正因為他對登山的過於熱愛,所以這位畢業於美國匹茨堡卡內基-梅倫大學,獲得過法語和機械工程雙學位的年青人曾一度跟著名公司鬧翻。大學畢業後,他曾供職於英特爾公司,但由於英特爾公司不同意給他三個星期的假期登美國的麥金利山,所以他一怒之下炒了公司的魷魚,最後到了阿斯彭市的登山車商店工作,這才有了登山和探險。

  上週六,這個勇敢的年輕人又出發了,這次他的目標是距離鹽湖城東南150英里左右的「布魯約翰狹谷」。這條地處偏僻的狹谷對於登山老手拉爾斯頓來說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不過,探險這條狹谷本來就是他下一個目標的熱身。拉爾斯頓的下一個真正目標是阿拉斯加州的迪納利峰,他計畫獨自登上迪納利峰,然後來一個高山速降,因此,探險「布魯約翰狹谷」不過是熱身罷了,也正因為如此,拉爾斯頓出發的時候並沒有多帶登山探險裝備,只是帶了必不可少的一輛轎車、一輛山地自行車、一個急救包、一根登山索、一把8厘米長的袖珍小折刀和一天的乾糧。鬼使神差的是,他沒帶手機。

  450公斤重的巨石生生地咬住了拉爾斯頓的右臂

  隻身一人的拉爾斯頓從「布魯約翰狹谷」一道3米寬的岩縫向山頂攀登。從山谷向上,一切都還順利。

  當拉爾斯頓登至20米左右的時候,一塊巨石擋住了去路。要想繼續向上登峰的話,拉爾斯頓就得搬掉這塊擋路石。就在他使出全身的氣力撬動那塊足足有450公斤重的巨石的時候,意外發生了:巨石滾了一下,正好將他的右臂生生「咬」住。一陣巨痛差一點讓他昏迷過去!

  等他意志清醒過來,他忍痛觀察自己所處的情況:右手臂一邊是巨石,另一邊是石壁,夾得如此之緊,他的右手動彈不得!拉爾斯頓知道,他現在惟一的選擇就是坐等救援人員的到來。由於狹谷地處偏僻,所以他心裏清楚:這將是漫長的等待。

  好在登山包就在身邊,所以星期六、星期天和星期一這三天他儘可能節省地用左手掏包裡的東西,吃點喝點保持體力和清醒的頭腦。星期二,也就是被困三天後,拉爾斯頓喝乾了最後一滴水!畢竟,他帶的只是一天的水和乾糧。

  星期四清晨,當他從昏睡中再次醒來的時候,拉爾斯頓斷定:「布魯約翰狹谷」實在是太偏僻了,看來真是等不來人了,再等下去的話,只能是死路一條。想活命的話,只能靠自已了!

  用8厘米長的袖珍折刀生生割斷了右臂

  拉爾斯頓心裏清楚,把自己從巨石下解放出來的惟一辦法就是斷臂!

  拉爾斯頓清理了一下手頭的斷臂「工具」:一把8厘米長的袖珍折刀和一個急救包。沒有麻醉劑,沒有止疼片,沒有止血的醫藥,所以,超常的疼痛和所冒的風險可想而知。不過,拉爾斯頓覺得自己別無選擇!

  拉爾斯頓開始肢解他的右臂。這需要多大的超人勇氣和忍受多大的疼痛無法用言語表達。在鑽心的疼痛和失血的半昏迷中,拉爾斯頓愣是生生地將肘部以下的右臂割斷!劇烈的疼痛中,拉爾斯頓的神志相當清醒:趕緊打上臨時止血帶,塗上抗菌膏,用繃帶將自己的右手包紮了起來!

  拉爾斯頓甚至還想把斷臂從巨石下取出來,因為他沒有失去斷臂重植的希望。不過,那石頭實在是太沉了,所以他到底沒能把斷臂從巨石下取出來。

  獨臂拉爾斯頓用繩索墜下山谷步行求救

  血仍不停地從斷臂中湧出,如果不趕緊找到急救的話,那麼同樣會要了他的命。

  拉爾斯頓以超人的意志靠登山索滑下了20米深的山谷。山地自行車當然是騎不了了,所以他只能步行向谷外停著的轎車走去。

  就在他跌跌撞撞拚命趕路的時候,迎面撞上兩名登山者。被如同血人般的拉爾斯頓驚呆的登山者趕緊用手機向救援直升機報警。此時,當地的救援直升機已經展開搜救拉爾斯頓的行動,因為他的老闆眼見拉爾斯頓失蹤了好幾天,所以已趕緊報警了。

  救援人員敬佩地直誇拉爾斯頓是一個超人

  救援人員米奇-維特雷敬佩地說:「真是太神奇了,他居然能自己走路,並且顯然是在跟失血搶速度。他用繃帶把自己的手臂綁起來,大概是在齊胸的位置。儘管他傷得都不成人形了,可在送他去醫院的路上,他還一直跟我們說話。他顯然是一個非常堅強的的人,我想他應該是下一個超人!」

  更讓直升機上的救援人員目瞪口呆的時候,當直升機飛了12分鐘後降落到「阿倫紀念醫院」的時候,拉爾斯頓居然不用別人幫助自己走向急救室!醫院人員隨後將這個堅強的人送到醫院的聖.瑪麗醫院。不過,拉爾斯頓顯然為他的頑強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直到2日晚,他的狀況仍然不十分好。

  被拉爾斯頓堅強感動萬分的維特雷中士立即駕直升機回到拉爾斯頓的斷臂的地方,他想替拉爾斯頓弄回那只斷臂,好讓勇士的斷臂能獲新生。然而,他也搬不動那塊巨石。

  所有的救援人員和拉爾斯頓的同事們都被拉爾斯頓的勇敢與艱強所感動。狹穀國家公園管理員史蒂夫-史萬克感慨地說:「我在公園工作已經25年了,從來沒有遇到過像拉爾斯頓這樣活著的意志如此堅強的人。」

  斷肢救生還有前例,人的救生意志究竟有多堅強?

  人在困境中救生的意志究竟有多堅強?拉爾斯頓的斷臂救生便是極限的表現。當然,他並非惟一一位。

  1993年,比爾-傑拉奇到科羅拉多州岩石山附近的河邊釣魚,結果左腿被一塊巨石壓住。他不得不用釣魚刀割斷了左腿,又用魚線當止血帶;1993年,賓州的37歲林業工人唐納德-威曼在清理森林的時候被一棵倒下的樹夾住了他的腿,他呼救了一個多小時,最後斷定除了用袖珍小折刀割斷斷腿外別無選擇。他用鞋帶當止血帶,割斷了腿後爬行30米到拖拉機上,然後又把拖拉機開到卡車邊,再把卡車開回家場救助

中新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