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陝西榆林法警粗暴執法齊動手 當事人斷鼻骨

2003-04-28 06:5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全省上下積極創建「五型」機關之時,榆林市榆陽區法院干警粗暴執法,竟將當事人的鼻樑打骨折後進行拘留,出現了傷者三送看守所被拒收的情況。

  1997年任榆林毛紡廠第二門市部主任的任紅霞調離時,賬面上有劉某購買毛線的欠據兩張共計34710元,後來毛紡廠為此款提起訴訟。2001年11月15日,榆陽區法院判決由任紅霞一次性付給原告34710元,並負擔訴訟費用2100元。今年4月24日下午3時左右,榆陽區法院的兩名干警來到宏達基建有限公司經理黨培旺辦公室找其妻任紅霞,任從工地趕到後和干警發生了爭執並互相拉扯,在要帶走任時,黨培旺有些不冷靜且語言不文明。此時,一名干警離開現場回單位找人,黨培旺就叫其妻下樓乘坐自己的車離開,被留守的女法警曹某攔阻,使車不得開動。不多久,從現場附近的區法院跑來四五名法警把任從車裡拖出,拉了近十米,黨從車裡出來阻擋時被一個又高又胖的法警打了一拳,隨後幾個人又是一陣拳打腳踢使黨培旺倒在路邊。之後,法警將黨、任夫婦帶到法院大廳。過了一會兒,干警拿出一張紙叫他倆簽字,在遭到拒簽後,很快將黨培旺夫婦送到了幾公里外的榆林看守所,該所幹警看到黨培旺滿臉是血拒絕收押。法警一行又回到法院,在辦公樓後面的水房黨培旺被兩人按住,另一人強行洗去黨臉上的血跡,第二次將其送到看守所,但看守所醫生和領導提出要到醫院進行檢查後方可決定是否收押。於是,黨被重新拉回到法院銬到鐵架上,說是等待領導的決定。過了一會兒,黨培旺在被拉到北方醫院進行檢查後,第三次送到看守所,但該所醫生看了檢查結果發現是鼻骨骨折,就徹底拒絕收押,法警只得又把黨拉回到法院。

  後來經過其親屬協調,法院要求黨必須寫出檢查並承認是自己先動手打了法院的人才可以釋放去看傷。無奈,其親屬只得謄寫了別人寫好的檢查並勸說黨簽字,遭到堅決拒絕。後經過多次給黨培旺做工作,他只得含淚簽了字。此時已經是晚上11時40分。

  得知此事後,記者在當晚8時許趕到法院,看到幾個工作人員在悠閑地打撲克,該院的一位領導認為黨培旺的行為是暴力抗法。當記者問及看守所為何三次拒收黨培旺時,胡副院長說,第一次是公安局和檢察院有人打招呼不叫收。第二次看守所害怕此人有「非典」,第三次就不清楚了。

  第二天上午,記者在榆林市第二人民醫院見到已經住院的黨培旺,從剛剛做出的CT片中看到「左側鼻骨骨折,左側鼻根部軟組織腫脹,鼻腔左側粘膜增厚」的檢查結果,並看到「頭部血腫,右臀部紅腫,右肩瘀血」的病歷。

(華商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