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一個地下賭場的生財之道

2003-01-30 09:25 作者:陳海 曾民 江波 文茵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01-30-2003訊,

  「依托政治保護傘,已經成為黑社會性質組織慣常採用的伎倆。」一位檢察官說。
  一個地下賭場的生財之道

■案例
  
  2002年12月31日,新年即將到來的前一天。
  重慶市近幾十年來最大的一起涉黑涉賭案---「白雲湖案」,由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王渝男所組織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26名成員均被判刑。
  這是一起震驚全國的「警察護黑」案件。
  因有原重慶市公安局治安總隊總隊長李虹、辦公室副主任兼研究室主任龍蜀渝等人的庇護,警方對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王渝男、董理等人在璧山縣白雲湖開設一個有數十人參與、籌集賭資400多萬元且以武裝護賭的「百家樂」大賭場的查禁屢屢失敗,甚至查禁的警察死於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護賭的槍口下,製造了震驚重慶的「白雲湖案」。
  當天下午,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同時對李虹、龍蜀渝等4名原警察進行一審判決。法庭認定他們犯有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貪污罪、受賄罪、窩藏、轉移贓物罪等罪行。
  李虹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龍蜀渝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1.賭場
  白雲湖度假村曾是重慶最大的度假村,位於距重慶市區30餘公里的璧山縣青槓鎮,成渝高速公路旁,交通便利。
  度假村曾明顯拉動了青槓鎮的經濟發展。據青槓鎮一位副鎮長說,每到週末,往來重慶市區的大巴不絕,街上「人擠得滿滿的」,操各種口音的人都有,凌晨二三點,依舊歌舞昇平,天色微熹方休。
  這一切源於重慶惠友(集團)有限公司對白雲湖的開發投資。惠友集團投資過億元,把白雲湖的湖光山色打造成為都市人旅遊度假的好去處。
  好景不長。白雲湖度假村自1998年5月開張到2000年底關門,僅有短暫的兩年半時間。白雲湖衰落有一個重要原因:重慶市清理「三金三亂」時,查出惠友集團涉嫌「非法集資」。
  但當地人認為白雲湖遭此劫難是因為開賭場。賭場不是惠友集團開的,租用的卻是它的場地。一位在白雲湖旅遊股份公司(惠友下屬企業)做過部門經理的知情人稱,度假村裡面大多數場地和娛樂設施都是租給私人經營的,而在翠竹山莊開賭場也是「盡人皆知的」。這位經理透露,每天夜裡12點前後,來自重慶、內江、自貢的高檔轎車塞滿了停車坪。李虹「被擺平後」,高檔車晚上八九點就開始來了,早上六七點才散夥。
  車多是寶馬、奔馳,車主們一身豪氣,「每次下注都是三四萬元」。這位經理進出賭場方便,所以見慣不驚,她曾目睹一位賭客一夜輸掉40萬,「事兒都沒有」。
  賭場帶旺了附近的服務業,度假村裡的空壩子被當地人租去賣夜宵,1200元的月租,應者如雲,一碗蛋炒飯賣到20-30元。
  而今風光不再。2003年1月12日,星期天,呈現在記者面前的白雲湖是一片荒涼的景象。大門緊鎖,園內只有保安和做活的工人,不見遊人。曾經的賭場---翠湖山莊,也歸於寂寥。記者欲進原用作賭場的「碼房」看一看,被拒。
  「賭場」距鎮中心不到一公里,很難想像這樣一個人來人往的繁華所在居然能容得下一個大賭場的存在。
  2.「黑社會」
  判決書認定「白雲湖案」是黑社會性質犯罪。
  「黑老大」是王渝男,1953年出生。年輕時加入「態和幫」,從事文物、珠寶、玉器的走私,並在大同路上開店經營。後來王覺得這樣來錢太慢,於是從1996年起,就帶一幫人,走上「職業黑社會」生涯。
  1998年,為擴大勢力範圍,聚斂更多的錢財,王渝男成立長源實業有限公司,以公司作掩護,搞走私,並長期組織董理、周潔、周興其、王國建等人大肆進行賭博活動。
  1999年10月,王渝男選中白雲湖度假村,開設了「百家樂」地下賭場。不久,董理出面組織了一些同夥加入。
  賭場內有專人持槍維持秩序和安全保衛。在高速公路口,也設專人放哨。只要有警車或可疑人員下高速路進入青槓鎮,崗哨便馬上用手機通知賭場。賭場「營業」期間,董理負責向當地警方尋求保護。
  一年後,2000年10月2日,賭場「因故」暫時關閉。
  10月15日夜裡,王渝男召集董理、周潔、周興其、王國建在他的家中商談,共謀繼續開設「白雲湖」地下賭場。據相關供述,他們對賭場事務作了更為細緻的分工:董理負責賭場的日常管理、疏通要害部門,周潔維護賭場的資金運作及賬目,周興其管理賭資,王國建聯絡賭客。同時商定,每天從賭場提取一定費用,作為打通各種關節的經費。
  兩天後的10月17日,王渝男等5人出資入股,並在重慶市某酒店召集一夥人參股或者包臺,當日便積聚股金300餘萬元。
  賭場當夜即重新開張。
  為防不測,董理作了更細的分工,他安排汪德勝為賭場主管,負責賭臺服務及放哨等人員的管理和工資發放;安排劉某、賴某監視賭臺。
  董理按約定每天從賭場提取現金,用以賄賂要害部門和負有查禁職責的公安人員,以及作為賭場工作人員的開支。肖某幫助賭場疏通青槓派出所的有關人員,胡某給董理當保鏢,持仿「六四」式手槍隨董出入「白雲湖」賭場。
  周潔帶一夥人看管賭資,安排周某、何某記載賭場賬目。他將裝有賭資的保險櫃存放在某酒店8808房,由他安排各股東的分紅和補虧。周潔每天從賭場提取9000元,4000元用於支付「碼房」的房費、運送賭資的租車費用及工作人員的工資,另5000元用於賄賂拉關係。他們在白雲湖租用某「水村」A-1房作為存放賭資的「碼房」,由周興其負責賭金的安全。
  為保證「碼房」的安全,周興其也帶張榮彪等一夥加入賭場,安排多人持槍守護。張宣布,凡是外部人員闖入「碼房」,一律開槍。
  公訴人員認為,以上行為形成了以王渝男為首,以開設地下賭場作為非法斂財手段,且分工明確,組織結構較為嚴密的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
  3.保護傘
  據知情檢察官稱,多次被警方收審處罰的董理曾給「老大」王渝男建議,必須在公安局內找到靠山,否則,「我們的錢賺不穩當」。王渝男接受了董理的建議,並派董用錢「擺平」了白雲湖邊的青槓派出所所長冉勇。
  王渝男知道,要想把賭場長期開下去,單靠一個派出所所長是「罩」不住的。王對手下人說:「要開百家樂,就必須把治安總隊的大小頭兒搞定!」

  於是,王吩咐董理每天從賭場提取9000元現金作為「活動經費」。有了這筆寬裕的費用,過去因賭博曾多次被治安總隊抓獲處罰的董理,憑著與總隊上上下下都頗為熟悉的「優勢」,因人制宜,「對症下藥」。
  治安總隊一科科長陳渝好色,董理便三天兩頭將其約進舞廳、髮廊,還不斷物色漂亮的「小姐」供其「享受」。
  時任總隊特業科科長的汪德泉貪財,董理便尋找過年、過節、過生日等各種理由給其發「紅包」。見自己派「紅包」汪德泉有所顧忌,董理便把汪德泉的弟弟汪德勝也拉進賭場當主管,並授意其三次從賭場提錢送給汪德泉。在放心大膽地收下6.9萬元的「紅包」後,汪德泉成了「百家樂」賭場安插在重慶市公安局治安總隊內一個忠實的「臥底」。
  陳渝、汪德泉「下水」後,主動幫董理「結識」了時任治安總隊副總隊長的龍蜀渝。在一次次「見面」中,龍蜀渝擋不住山珍海味、桑拿按摩及董理每十天半月獻上3000至5000元「紅包」的誘惑,便也同這個過去曾多次被自己抓獲處罰過的對頭火熱起來。每次喝得走路都打趔趄時,龍蜀渝會打著飽嗝拍著董理的肩,口齒不清地說:「兄弟,我們哥倆沒問題,有事儘管找龍哥!」
  「搞定」了治安總隊的三名要員,董理準備乘勝把治安總隊總隊長李虹「爭取」過來,卻總難得逞。李虹不願為董理這種小混混而毀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2000年1月底,因債務糾紛,董理帶手下用槍將人砸成重傷後負案逃往深圳。一次偶然機會,董理結識了李虹的姨妹王某,併發現了她的「價值」。很快二人便打得火熱,王最終答應為董「幫忙」。起初,李虹拒絕了幫忙。但王不斷上門求情讓李虹不由動了惻隱之心,他只好答應「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很快,董理聚眾鬥毆致人重傷一案被「擺平」。而此事一辦,李虹卻未能「下不為例」---結束逃亡生活的董理十分「真誠」地要「感謝」,盛情難卻,李虹破例了。
  「感謝」的先例一開,董理隔三差五約李虹去酒店、舞廳「聚一聚」,推辭不過,李只好去那些地方「客隨主便」---無外乎桑拿按摩、吃喝嫖賭,到後來,李虹已習慣在半推半就中收取董理的「紅包」了。
  有了「保護傘」,王渝男們更加有恃無恐,賭場規模也越來越大。當然他們也相應增加了「活動經費」。2000年10月,王渝男決定把「疏通費」由原來的每天9000元提高到4萬元。
  金錢的作用顯現其威力。2000年10月22日和23日晚,儘管有人連續幾次把「白雲湖有數百人聚眾賭博」的舉報電話打到了重慶市公安局治安總隊。但當值班人員將案情匯報到李虹處時,這位總隊長聽後總是說聲「知道了」,便無下文。
  4.「傘」有多大
  「白雲湖」賭場案被踢爆是以一位民警的生命為代價的。
  2000年10月25日晚,幾次向治安總隊舉報後不見動靜的舉報人把電話打到了重慶市公安局城管治安支隊。接報後,城管治安支隊派出干警直撲白雲湖。
  戰果輝煌:當場抓獲參賭人員310餘人,查獲賭資500餘萬元,扣押賭場用於運送賭資的桑塔納、接送守護賭資人員的麵包車及各式車輛74輛,繳獲仿「六四」式手槍及獵槍5支,刀具30多把。
  而干警王誦倫在查禁「碼房」時,遭遇張榮彪暴力抵抗,130多粒霰彈打在王誦倫身上,王當場死亡。
  翌日凌晨,得知消息的李虹匆忙趕到白雲湖。300多賭客正被逐一審查,董理的身影赫然其中,讓李虹暗自叫苦。鎮定下來的李虹找來龍蜀渝、汪德泉和陳渝等人商議,說:德泉、陳渝熟悉白雲湖的情況,這個案子由你二人負責。有關供述顯示,李還提醒過龍,對董理的事兒務必「多費點心」。
  當天上午,白雲湖審查現場。汪、陳二人以提審為由,將董理、周潔帶到單獨的房間,安排串供,並讓他們找下面的兄弟頂其「百家樂」的股東之名。
  汪德宗、陳渝的圖謀實施起來並不順利。上午,剛找人頂替「股東」,被扣人員中就有數人證實董理、周潔等人是股東。重慶市公安局領導召開協調會,強調對董理等股東要加大審查力度。
  而在李虹等人的「幫助」下,董理、周潔27日晚就被放出。28日凌晨,董理、周潔、王國建等人會合到渝中區王渝男家中,王將剩餘的股金分給幾人後,拿出3萬元讓董理送去感謝汪德泉等人的救助之恩。當晚,「百家樂」的所有股東作鳥獸散。
  10月31日,「白雲湖案」專案組成立,負責人是李虹、龍蜀渝。市局領導開會明確指示專案組要將董理、周潔作為賭場股東審查。但早將董、週二人放走的李虹不但隱瞞了實情,還把董、週二人用於賭場的作案工具「奔馳」、「寶馬」轎車從璧山縣公安局提回治安總隊。不久,李虹將董理的車發還。11月,逃到深圳的董理、王渝男邀請汪德泉、陳渝前去「耍一耍」,汪、陳二人欣然應邀。
  在深圳的幾天裡,汪德泉、陳渝花天酒地,享盡艷福。見二人玩得高興,周潔提出發還自己的車。汪、陳二人一口應允。回重慶後,給李虹一講,周潔的「寶馬」車馬上便發還給了周的家人。
  李虹、龍蜀渝、汪德泉及陳渝對王渝男、董理等黑社會成員的庇護行為引起了上層的警覺。
  2001年3月,市局另立了白雲湖案聯合專案組,對龍蜀渝、汪德泉等人進行調查。4月29日,涉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和受賄的汪德泉被刑事拘留,同案犯陳渝倉惶出逃,不久,包庇黑社會組織的龍蜀渝歸案。
  2001年12月7日,重慶市檢察機關對李虹立案偵查。「尋求政治靠山,依托政治保護傘,已經成為黑社會性質組織慣常採用的伎倆。」一位檢察官說,「這也是白雲湖賭場的生財之道。」

摘自 南方週末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陳海 曾民 江波 文茵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