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十六大新貴們的醜事和笑話

2002-12-02 19:14 作者:蘇仁彥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西方個人隱私權不能侵犯,但隱私權的保護卻不達政要。國家領導人言行關係國計民生,他們是公眾人物,人民有知情權,因此媒體將他們當作透明體,一言一行都嚴加「監視」。  
 
中國領導人幸甚,他們是受保護動物,有媒體為他們歌功頌德,掩蓋醜行,除非權力鬥爭失敗,挨整倒臺一下子變得臭不可聞,否則永遠是英明偉大親切和藹的。十六大新貴登場,自然也是如此。筆者略知某些新貴的一二秘聞,也來一個「隱善揚惡」揭瘡疤,看看他們被歌功頌德之外的另一面。

**黃菊的媚功與國民黨親家   

黃菊在上海當市委書記時官聲不佳,上海老百姓喜歡的是被黃菊擠走了的上海市長徐匡迪。徐被視為中共上臺後上海第三位好市長(前兩位是陳毅和朱鎔基)。黃菊以媚功而獲江澤民青睞,在上海街知巷聞。一九九七年十月江澤民到上海觀看全運會,由黃菊陪同參觀浦東,江澤民說「想不到浦東我兩年不來,竟有這樣大變化,兩年後你們又要給我看甚麼。」黃菊立刻諂笑說,「我們會建一條世紀大道給你看。」這條預算二十億元全長四點四公里,寬一百米的中國最寬大道建成後,上海人稱之為「黃菊給總書記的獻禮」。因此黃菊在上海民間又有「太監」之美稱。   

上海民間有關黃菊腐敗的傳聞也很多。如傳他默許上海市政府和市委官員炒股,有操縱股市之嫌。另傳他包庇家人利用他的關係做生意等。   

但有一件事當年在美國僑界甚為轟動,但上海百姓卻知之不多。這就是他與國民黨報人方大川家族聯姻。一九九五年二月他的女兒黃凡在舊金山下嫁方大川的公子方以偉。   

方大川當年是舊金山國民黨僑報《少年中國晨報》社長,後靠與國民黨頗有淵源的資產發家致富。方大川去世後,其事業由著名女強人方李邦琴(人稱僑界阿慶嫂)繼承。李邦琴長袖善舞,名下生意甚多,二○○○年三月甚至買下了有一百三十五年歷史的英文《舊金山觀察家報》,打入美國主流媒體成為當時美國大新聞。   

當年黃方兩家在舊金山舉行盛大婚禮時,當地傳媒僑界稱為「國共聯姻」,指這宗婚姻其中政治和金錢的因素居多,而方家更被指為「吃了國民黨,再吃共產黨」。

**賈慶林涉嫌受賄賴昌星千萬元   

賈慶林當上國家領導人,但他與中共建國以來最大走私案遠華案的關係永遠是老百姓心中的大問號。

遠華案二○○○年九月開審後,香港《壹週刊》報導賈慶林涉案,受賄金額至少近一千萬元,並列出了受賄細目。   

該刊說,遠華案被揭發後,賈慶林起初否認受賄,到一九九九年九月承認接受賴昌星贈送的名表、奧地利水晶、義大利油畫及鋼琴。到十二月再承認曾以一萬二千元象徵式低價,從遠華公司購入四座市值約六百三十萬元的住宅別墅。太太林幼芳由遠華提供三十萬美元去歐洲和香港考察。估計兩夫婦至少受賄近一千萬元。   

昔日陳希同被控耗用和吃喝揮霍公款三百四十五萬元,而被判刑十六年,賈慶林夫婦受賄近千萬,不受罰,反而當上國家領導人,真是同人不同命。北京官場傳,江澤民保賈慶林是為了控制十六大新班子,因為賈慶林感恩戴德,自然會死忠於他。

**李長春不知誇父追日是神話   

中共九名新政治局常委全是學工科出身,他們的人文社科知識修養如何,老百姓不知。但其中最年輕的工程師官僚李長春在廣東當省委書記時,則人人都知道他是「人文白痴」,文史常識極端缺乏,甚至鬧出「誇父是甚麼人」的笑話。   

誇父是中國古代典籍《山海經》中的神話人物,因逐日而渴死,「誇父追日」的故事很有名,稍有文化知識的人都知道。   

有一次李長春到深圳視察,在市委書記張高麗陪同下看了一出舞台劇《深圳的故事》,劇中有個虛擬人物「誇父」,李長春看不明白,問張高麗「誇父是甚麼人?」張高麗也不清楚,僅知道不是當代人物,即含混答道,「一個生活在幾百年以前的人。」李長春說,「這個戲是在讚揚你們的深圳精神。」張高麗答,「不是深圳精神好,那是黨領導得好。」   

李張兩人一問一答時,當時的廣東省委宣傳部長於幼軍(現深圳市長)也陪侍在側。於曾當過中學語文教師,有文史方面的知識,見兩人對談得如此離譜,而自己又是下級,不能公然糾正。據在場記者說,李張兩人談得很高興,而於幼軍則一臉尷尬。   

張高麗畢業於廈門大學經濟系統計專業,看來也是一個人文白痴。

**吳官正江西任上浮誇出名   

由山東省委書記之位在十六大進常委的吳官正是一匹黑馬,名氣不大,但其名字在全國卻街知巷聞,因為有首諷刺中共官場黑暗腐敗的民謠借用了他的大名「滿朝文武無(吳)官正」。   

吳官正本人似乎未傳過甚麼經濟醜聞,山東官場對他很捧場,官方傳媒也對他歌功頌德,說甚麼他到山東上任「不住賓館住宿舍,不住別墅住公寓,不蓋新房住舊房」,非常肉麻。但作為江西人的吳官正在他的家鄉卻不受歡迎。傳聞他九七年從江西調往山東時,江西百姓很高興,說送走一個瘟神,因為他任江西省委書記時,好大喜功,搞浮誇,給貧窮的江西人民帶來很大負擔。他有一年上繳國庫的數字太大,超過了江西省的負擔能力,被朱鎔基發現,下令國務院加大對江西的補助撥款消減了吳官正的浮誇部分,使江西人民免受損失。   

在他離任時,江西南昌的長三公里的八一大橋剛好落成,被稱為吳官正為自己立的紀念碑,令人奇怪的是橋頭立有一隻黑貓和白貓,原來有一個故事。據說大橋要落成時,吳官正向江澤民匯報表功。江隨口問了一句,橋頭堡修好沒有,吳官正說「還沒有」,吳普通話不准,說成是he mo you,江澤民聽後以為「黑貓有」,遂問:是鄧小平同志的白貓黑貓嗎?吳官正只好硬著頭皮說「是」。事後吳官正立即下令叫人在八一橋頭立了兩隻石塑的貓。從此拍馬術可見吳官正之陞官不是無因。   

吳官正到山東後浮誇習氣不改,雖然大陸現是通貨緊縮,經濟增長放緩,吳官正六月還宣稱未來五年山東國內生產平均年增長將高達百分之九以上,吹很大的牛皮。現他人到中央,能否實現已不再關他的事。

**鎮壓八九學運和法輪功的打手羅干   

在九名新常委中,羅干是最被法輪功恨之入骨的,法輪功指責九九年包圍中南海事件發生後,羅干負責策劃指揮對法輪功的大規模鎮壓行動。羅干進常委,海外法輪功華文網壇一片罵聲。   

羅干在九人常委中年紀最大,六十七歲,僅比此次出局的李瑞環小一歲。外界傳他是以反特異功能著稱的科學家何作庥的連襟。法輪功包圍中南海即是因何作庥一篇批評法輪功的文章引起的。一九八九年六四時,羅干任國務院秘書長,據悉是李鵬參與鎮壓學生運動的得力助手,後羅干任政法委書記兼中共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主任,在鎮壓法輪功、政治異議者方面有違反人權的行為,因此名聲很壞。   

羅干負責的中央政法委下面有一個專門負責鎮壓法輪功的「六一○辦公室」(原湖南省委書記毛致用當過六一○主任),在全國各地設有分部,由羅乾親自指揮,迄今為止已有數百法輪功弟子死於羅干的迫害。因此法輪功一再發出呼籲,要求中共解散「六一○辦公室」,懲辦羅干。

(開放12月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