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貧困部落

2002-06-27 23:1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這年頭的怪事可真多,明明廣播、電視、報刊、雜誌、電臺等千萬家媒體都在比著吆喝:中國經濟突飛猛進!經濟增長如何耀眼、刺眼云云…!各位為人民服務的君子也沒少講大好形勢,卻偏偏有許多人對生活越來越失去了信心。我就是其中的一員,我管與我感受相似的一夥或一小撮稱為「貧困部落」!

我們這夥人的通常證侯就是:感覺幸福越來越少、生活越來越沒指望,床頭壓那倆錢一天比一天薄,對傳統媒體越來越不信任,對大人物越來越沒了耐心…!

如果問我們平常用些什麼語言,咱就說一段給大夥聽:記得前年也是這個時候,中央臺有一個節目,講得是新疆的緝毒警察去雲南瑞麗「釣魚」,拿了幾萬塊錢給一個三十多歲的農民做訂金,讓她往烏魯木齊販毒,這個女人為了肥水不落外人田,就組織了家裡的弟弟、弟媳等四人,用人身藏毒的方法把毒品給運到了新疆,結局是人民警察立了大功,這一家人三個槍斃,一個死緩,並處罰金五萬。中央電視臺在採訪臨刑前的姐弟時,有一段對話,正是我們這個貧困部落的語言之一:

問:你知道自己的罪行有多嚴重嗎?答:和道。要槍斃!問:你還有什麼話要講嗎?答:不有咯,我們一樣講場都不有啊!到那裡去講話呢?誰會聽我們講呢?…問:既然知道販毒是死路一條,為什麼還要去鋌而走險?為什麼不在家靠勤勞致富?…哭…:人窮啊!有什麼法子呢?種那丁丁點地,連交大隊都不有夠啊!還有大人娃娃要吃飯…,做呢,要著槍斃,不做呢,也是要餓死。早和道都要死,就一家人餓死在一起,也不用出來了…(大哭)

姐姐因為坦白交待了兄弟的藏身地點,獲得死緩的「寬大」,當記者問他有什麼話要對電視機前的家人說時,她大哭起來:「寬大什麼呀!還不如一家人都打死算了,如果不是窮,我們那裡會幫你們運貨呢?現在大人都死了,幾個娃娃那裡交得起五萬塊錢?我們要有這麼多錢,怎麼會販毒?我焦心啊!娃娃交不起罰款,還要去販毒找錢啊!…」

這就是我們這個貧困部落的特殊語言,您聽懂麼?

窮是我們這個部落的通病,不僅生活貧窮,精神貧困,連語言也貧困。如果光是窮,這個社會裏的其它成員們也還可以對我們擔待一二,畢竟窮困是中國近代的特色。要命的是,我們這些貧困部落還特討人厭:在一片鶯歌燕舞中,總去摻雜幾聲啼飢號寒的呻吟,令台上的大人心頭犯堵;在各地的「高尚」住宅區,總有貧困部落的影子在遊逛,最然拖著叫賣的吆喝,總是讓「高尚」的主人擔心自己的保險櫃;

在那些燈紅酒綠的場所,總有我們的女兒、姐妹借「三陪」的名義,從大人們口袋裡掏錢,從「國足」到「國手「,從「英模」到「東方之子」,無不遭其毒手;

在河南周口、駐馬店一帶,更有幾十萬帶著愛滋病菌的貧困部落在遊蕩、等死,令過往行人不敢停車吃飯;在全國各地,都有貧困部落的影子在給社會添亂,在影響首長的政績,影響富人的食慾。

大人們在心情好時,也會「寬大」我們一回,如需要「瀟灑」時,還是首先想起貧困部落的「三陪」來,以其價廉、質優,毫無人格、人權保障之故,易於蹂躪也。

在國家、城市建築工程開工時,也不會忘記貧困部落的「民工」,因為吃苦耐勞,愚鈍易騙,即便拳腳相向,不付工資,也可隨意「遣送」了事(當然是在工程收尾後)。

在血庫、糧庫緊張時,也不會嫌棄長著粗大血管的黑骼膊、也沒忘記骨瘦如柴的手中那幾粒口糧。

只因為今天形勢已經改變了:社會財富有了積累,城市工業體化進程已完成,新的產業結構也已形成,君子們不願和我們分享我們創造的城市文明和社會財富了。

按君子們的邏輯:下崗、失業或變成剩餘勞力之後,就代表這個社會不需要你了,該自己埋了自己,或找個洞貓著,決不可讓外國人、有錢人、有官人看著刺眼,影響社會形象。

由於我們這個部落的落後與愚昧,對國內形勢不瞭解,不知道自己「解決」自己,居然拚命地要活下去,而且是不知廉恥、不顧廉恥,不擇手段地要活下去,以致變成了這個社會的毒瘤和垃圾,是受人鄙夷的猶太人!不是嗎?你看各個城市的「嚴打」「整治」,不都是衝著我們動刀子嗎?那些被城管暴打的小販、被警察一車車捉去「收容」販賣的三無人員;被公安、保安抓去強姦、罰款的「三陪」,有一個不是窮困部落的成員嗎?

但有什麼辦法呢?我們也要活下去啊,也許我們的成員偷了井蓋,偷了您的皮鞋,但這些財富都是我們創造的,怎麼就成了你的呢?我們種的糧食,怎樣跑到了你們的糧倉裡,而我們的孩子卻餓著肚皮?我們蓋起了城市和高樓後,怎麼自己反變成了「盲流」被人隨意遣送與驅逐?

如果你是執法的主,碰到咱這貧困部落的弟兄姐妹,還請高抬貴手,別往死裡整,一旦貧困部落死絕了,那些玩集資、玩股市、玩開發的主子沒了「不穩定因素」的制約,誰還給你發工資?豈不聞「狡兔盡,走狗烹」?

我們也不想沒有尊重地生活,只因沒有說話的地方,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不能保有自己創造的財富,以致赤貧如斯。我們唯一可以正當維生的手段,只有出賣勞動力,但這個權利現在又被剝奪了。我們貧困到赤裸的地步,男人只能去賣血,但遭遇你們滿含愛滋病毒的針管!我們去撿破爛,卻遭遇你們的「收容」!我們去當小販,碰上城管的長刀短斧!我們去賣肉體,賣青春,遇上你們的公安,不僅白吃白睡,還拽走了我們的項鏈,搜空了我們的口袋!

我們不是想賴在這裡,也不想要爭回自己的財富和土地,也想離開這裡,但是我們沒有錢,我們貧困,交不起出國的押金,辦不來護照,走不出國門!雖然知道出門創業的艱難,但情況還會更糟嗎?我們還擔心有什麼可以失去嗎?

既然出不去,什麼也幹不了,就上網來逛逛,(用我的早餐)說兩句心裏話,順帶著給網管大人請個安,小的還活著。反正咱們現在窮的只剩嘴巴裡的一根舌頭啦,要打挨不起,要罰也沒錢,你也就省省心吧。你不用給我郵箱發恐嚇信,我們貧困部落的人都沒文化,既不懂「嚴重後果」是啥,更不可能「吃飽撐著」!如果你們真有能讓我們都「吃飽」而且「撐著」的地方,我們都要謝謝您呢!大人!

順便告訴您老人家,那地方你們可要修的夠大,夠結實,別讓幾億人的貧困部落給您擠爛或不小心一齊撒尿給衝垮來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