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除了老婆沒人知道 武漢「職業舉報人」打假

2002-05-24 02:4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提及打假,你也許立馬會聯想到王海、張磊之流,在接觸「彪彪」以前,很難想像居然還有這樣一群另類打假者,真實地存在於我們的生活之中。

  「彪彪」說,他干職業舉報人已兩年了。跟蹤、盯梢、踩點、暗訪等功夫十分了得,兩年來,他還沒失過手,也沒引起人懷疑。除了他老婆,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他的真實職業。

  「彪彪」說,近兩年,他做成了多筆業務,收入還不錯。一般給廠家打假,收費是上萬,工商的獎金少一些,但有時也有近千元。

  但為了掩人耳目,「彪彪」從不露富,整天一副農民的裝扮。

假貨使他成了無業遊民

  1999年以前,「彪彪」曾有份不錯的工作---在武漢某食品廠當質檢員。由於每天和各種食品打交道,他煉就了一雙「火眼」---一看牌子和包裝就能分辨真假。

  但是,好日子沒過多久,假冒偽劣商品整垮了他們廠子,「彪彪」下了崗。對假貨的痛恨從那時起,開始在他的心頭萌芽。

  不久,「彪彪」在一傢俬營食品廠找了一份工作。這家廠雖沒有冒仿別人的品牌,生產的卻是劣質食品。更令「彪彪」感到氣不順的是:老闆除了監督產量外,就是給小販們回扣。根本沒有人管食品質量。

  一次,他好心對老闆說,食品放在露天不衛生。結果得到一通臭罵,「你懂什麼?是我是老闆,還是你是老闆?不想幹就給我滾!」不久,老闆就找了個藉口,把他辭了。

  再次下崗,「彪彪」心裏更加窩火。「許多地下作坊的老闆為賺錢,昧著良心制假售假,而且都很傲慢,瞧不起人,太可氣了」。於是,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個機會搞垮一家,讓他們賠錢虧本,「看他們還囂不囂張?」

第一次出手,意外賺了一大筆錢

  他告訴記者,第一次舉報假貨,並最終獲得成功,很偶然。

  那次,他無意在武昌某地發現了一個制假窩點,專門生產東北某品牌食品的包裝盒。由於有原來食品廠的朋友在裡面,他很快就掌握了窩點的全部信息。

  摸準了信息,他興奮不已,「終於找到機會了」。於是他給東北那家企業打了電話,原本只是想通知他們去查,給自己出口惡氣。可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卻讓他大出意外。

  幾天之後,東北那個廠子來了好幾個人,他們說如果「彪彪」能夠拿到窩點制假的證據,可以給一筆可觀的費用。

  在朋友的配合下,「彪彪」再次進入制假窩點,花了幾十塊錢買了一批假貨,然後就和廠家的人一起將假貨送到工商局。

  那個制假窩點就這樣給端了。

  惡氣總算是出了,但讓彪彪沒想到的是,不僅工商部門給了他舉報獎金,東北那個廠子也給了他一筆數目不小的款子。

  講到這裡的時候,「彪彪」顯得有些興奮,神秘地伸出3個指頭。記者猜3000元時,他輕蔑地笑笑。

打假打出「專業水平」

  第一次打假嘗到了甜頭,2000年開始,他正式做了名職業舉報人。

  開始時,他經常在城鄉接合部和漢正街一帶轉悠。常常一天跑幾個地方探點,跟幾輛車找幕後老闆,有時一天花在公汽、摩托、的士上的費用不下百元。開始的時候,因為沒有經驗,常被假貨販子半路甩掉。

  「彪彪」並沒就此收手,繼續「神出鬼沒」了一段時間後便有了經驗,成功的次數就多了。

  一次,他探到了一個窩點,沒有找到老闆,就和工商的人端了窩點。過了幾天,再去轉悠時,端掉的黑窩點又開始作業。一打聽,才知道上次老闆的損失很小,只丟了一些原料和成品,老闆還說,「工商查過後,半年之內不會再來。」而且聽說老闆已懷疑有人告密,不但在門口和路口增加了多個哨點,還對外稱誰抓到告密者就獎1000元。「彪彪」擔心了好一段時間,但還是硬著頭皮去進貨。過了一個多月,平安無事,他才再次打起那家的主意。

  第二次,他趁老闆在店內巡查時,通知了工商部門,並建議工商人員到後門堵截。果然,老闆從後門逃跑時,被工商逮個正著。

打假常嚇出一身冷汗

  「幹這行,必須十拿十穩,九穩都不行,稍出差錯就可能被人剁手剁腳」。「彪彪」每次出外探窩都格外小心。

  「彪彪」通常從「圈內」朋友那裡探聽消息,「彪彪」說那幫朋友一吹牛就透風,他知道貨源後就去買貨探點,凌晨還要趁他們運貨或生產時出來摸情況,但一般他都是躲在比較偏僻的地方,雖然沒有失手過,但常有心驚膽跳的經歷。

  他說最難忘的是2001年年初的那次。當時他騎自行車經過漢口郊區一個地方時,發現路邊有很多廢舊塑料,顏色各異。於是他認定,有人在這裡做包裝袋。他就裝成收廢品的,四處打聽附近是否有塑料加工廠,自稱收購邊角余料。一個在工地上看場子的老人告訴他,這旁邊就有一個。

  第二天凌晨4時多,他再次趕到現場,看到一大幫子人在搬貨,抬的抬,扛的扛,裝車後消失在迷霧裡。

  第三天,他一直在附近轉悠,並悄悄進入工廠,沒有人在。可當他轉身準備出來時,一雙黑洞洞的眼睛盯著他。「當時我嚇出了一身的冷汗,情急之中,我問了一句:『有廁所嗎?』然後夾緊雙腿裝出很急的樣子。」終於逃過一劫。

誓言鏟盡假貨

  一提到打假,「彪彪」總有說不完的感慨,他說他覺得假貨是打不盡的,只要有高利潤就會有人鋌而走險。

  他告訴記者,其實武漢的制假窩點多在一些偏僻的鄉村接合部。只要晚上在那裡走幾圈,看見有燈光的就是。在這些地方他都有一些「朋友」,熟的很。而且對於武漢三鎮的制假窩點,青山、漢口、武昌這幾個地方,在很髒的地方做米粉的、做仿冒盒子的,他都瞭如指掌。

  他說天氣又熱起來了,他知道的幾個用自來水做冰棍的地方馬上又要開工了,他希望到時候和記者一起去暗訪。

  現在他還沒有想過收手,他說原因很簡單,他現在是吃這碗飯的,不打假就沒有經濟來源了;而且,「我恨它,是它害得我丟了原來的工作。」

  「彪彪」說,假貨存在一天,他就要打一天。

(武漢晨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