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吳國光16大前瞻:(1)看球,說戲,十六大 —— 開欄小語

2002-05-21 17:2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京城年年有戲,今年格外不同。要說二零零二年中國政局,頭等大事當然是預定於下半年召開的中共十六大。海外媒體就此已經『炒』了差不多一年,小道消息和嚴肅分析都有,連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名單也早替他擬好了幾份備用。僭越固然有之,熱情更是莫名。登臺唱戲的是誰都還不知道呢,觀眾中以口舌作鑼鼓已經『鏗鏗鏘鏘』敲了不下幾十遍。

後臺當然也不會無動於衷。不過,塗脂抹粉,描眉畫眼,暗背台詞,小踢弓步,這都不是要在大庭廣眾下練的活兒。任你性急,大幕照樣是流蘇垂地,紋絲不動。偶爾也不是沒有半張臉兒幕邊一晃,甚至一個媚眼兒飛到前排。不過,照理說那都是跑龍套的角兒所為。真正大明星,心裏再急,外表卻一定是從容不迫,紋絲不動。比如說,眾人所預期的大主角之一胡錦濤,前些日子訪問歐洲時被問到這件事,就是一句話:『還早著呢!』

如果你聽說過一個『時間相對論』的笑話,就知道胡錦濤所言非虛。笑話說,有個年輕人不懂什麼是相對論,請教這一理論的創始人愛因斯坦。這位富於智能和幽默感的大師答曰:你和女朋友一起,三個小時覺得很短;排隊上廁所,十五分鐘也太長,是不是?

是啊,何況排隊等候『大寶』呢?--『大寶』乃古語,就是國家最高權力的意思。而且,排隊上廁所,規則明確而公平,只看先來後到。國家最高權力這個事情,嚴肅得多,重大得多,也複雜得多,這點兒簡單的規則就常常不大管用。有人來得晚,卻要擠進人縫往前站(北京人叫這『加塞』),怎麼辦呢?有人佔著茅坑,一時沒有離開的意思,又怎麼辦呢?國家最高權力交接,事固重大而嚴肅也,本質卻也不過是兩個類似問題:一是,現任者何時交班?二是,下一個該是誰?中共十六大引人注目,根本原因恐怕就是大家關心這兩個問題的答案。

在民主國家,第一個問題不存在。在任者按規定時限離任,一天也拖延不得。第二個問題呢,他們靠數人頭,點票數,由選舉決定。這些辦法,當然有其弊病,好處卻在於規則清楚,且大體公平,大的風波也不過是有關『紙屑孔』。那裡的選舉與權力轉移,固然熱鬧,似乎也很乏味。可不是,誰會說排隊上廁所是件不乏味(也許不乏『氣味』)的事情?恐怕連政治家也不會這麼無聊。

中國的政治家就深刻和複雜得多。他們要在沒有明確規則的境況下工作,多年來也養成了那種不怎麼把僅有的一些規則放在眼裡的習慣。再說,他們確實也難以依賴規則來成就自己。就此而言,中國的政治家本質上都是偉大的藝術家。去年,世界男高音之王帕瓦羅蒂在中南海與江澤民共歌一曲之後,高度讚揚江的藝術天分,那還真是惺惺相惜。所以,我們現在以一種觀賞名角演戲的心情來看十六大,應該說是合適的。

與藝術相通的是體育:盛產明星,娛樂大眾;上臺要靠技藝,隨時要比高低。當然,體育比賽的一大特點,是規則明確。不僅所有參賽者對規則爛熟於胸;就是一般觀眾,恐怕也都對規則有個大體的瞭解,否則看個什麼名堂?為了幫助和吸引觀眾,如今的體育比賽,往往配有評論員,快嘴碎舌地在那裡評說這個運動員如何如何,那個動作怎樣怎樣。八十年代中國有一個宋世雄,知名度甚高,就是這等角色。

政治也很有比賽味道。雖然不一定兩軍對壘,陣線分明,畢竟也是有攻有守,有輸有贏。中共十六大,名家彙集,獎賞高懸,應該是一場精彩紛呈的演出。本專欄權且扮演一個『宋世雄』。這種評說,完全是所謂『單純技術觀點』,無非指明哪一腳踢得好,某一球進得漂亮,某人迂迴用意何在,某人搶攻會否成功。這就不像我的老朋友吳稼祥的專欄,始則『過秦』,批評時政;繼則『獻策』,以圖『治安』,都是嚴肅認真的精到分析。我們這裡,就是聽戲,看球,指指點點,瞎說八道。說某人高明,也無偏幫之心;講一句『臭球』,亦無不敬之意。說得好,敬請讀者鼓勵;說得不好,閣下一笑置之。

--原載《信報》 (吳國光 5/7/2002 13:27)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