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裁判圈「性醜聞」不新鮮 北京為事故高發地段

2002-03-29 22:40 作者:攀岩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每個賽季都要處理3、4宗裁判「涉黃事件」裁判因嫖娼被治安處罰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性賄賂」由來已久

職業聯賽最初的幾年,正是經濟大開放後沉渣泛起的時期,這使得俱樂部與裁判之間的關係一開始就打上了「性賄賂」和「性犯罪」的烙印,即使是後來這種關係逐漸形成一定之規,並逐漸集中為純粹的利益關係,沈迷於黃色行業仍然是不少裁判到賽地後的「主要業餘愛好」。

1997年一向被認為是中國職業聯賽的一條分水嶺,在此之前,俱樂部對裁判安排請吃、洗桑拿以及到卡拉OK找三陪小姐等接待項目,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約束。不少裁判在各賽區都有自己專門的「小蜜」,甚至有裁判把「小蜜」公然帶到賽場,比賽結束後再一同坐賽區提供的專車返回賓館。一些地方足協負責接待的人員手裡往往還有這些三陪小姐的聯繫方法,在得知相應裁判要來執法的消息後,以便提前數天「預約」。一位俱樂部人士曾經與某裁判興之所至聊起各地的「風土人情」,這名裁判很是炫耀地對各地黃色行業作出了詳細的比較。令人震驚的是,中國足協裁判管理部門的人員在這方面比裁判們放得更開胃口更大,對絕大多數俱樂部來說,為官員和裁判支付高額「小費」恐怕也是接待費中的一個大項。

足協實行「專項飛行檢查」

1997年以後,由於意識到聯賽種種幕後交易的惡性發展,中國足協在出臺「限薪令」等一系列公開政策的同時,也制定了若干內部條例,其中就包括對裁判涉足色情場所的紀律約束,並且明文規定裁判到賽區不能參加洗桑拿和唱卡拉OK等活動,這類純屬行業內部的土政策將來一旦公開,一定可以成為某個特殊時期的歷史見證。但現在看來,這一系列規定並沒有真正杜絕裁判界與色情行業的「親密接觸」,其唯一的作用在於使過去半公開的活動徹底轉為地下。

據不完全統計,從1997年相關紀律出臺後,中國足協每個賽季都都要處理三到四宗「黃色」裁判的事件,一方面,有心懷不滿的俱樂部有意舉報,另一方面,中國足協也專門在這方面增加了飛行檢查的工作,對那些無視紀律、情節嚴重的裁判給予了「內部停賽」的處罰。值得注意的是,在足協內部資料中有據可查的最後記錄是1999賽季的三宗處罰,近一兩個賽季來再沒有這方面的明確處罰。其中原因很難知曉,但至少可以肯定,絕不是裁判開始嚴於自律的結果。而且,從所有處罰對象來看,基本上全是不知名的或者低級別的裁判,國際級裁判沒有一名栽在這上面。

  北京是「事故高發地段」

  事實上,中國足協的有關紀律對裁判們並不構成威懾力,因為這個圈子中人人效而仿之,處罰往往只能「殺雞」不能「儆猴」,稍有基礎的裁判都不會因這方面的有失檢點而受到影響。應該說,真正讓某些裁判印象深刻的還是在法律上的不慎「觸雷」,對一些俱樂部來說,裁判在賽區因嫖娼而受到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制裁併不是什麼新鮮事。

  一般說來,裁判在賽區進行這類非法活動都是出自俱樂部或當地足協的安排。一名南方某俱樂部負責接待的人士是俱樂部所屬企業的辦公室主任,他曾經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告訴記者,他接待裁判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在外面找來熟悉的「小姐」直接送進裁判的房間,然後坐在賓館大堂裡等著事情「辦」完,然後再把「小姐」送回去。但即使是這樣的安全措施,仍然免不了會有裁判遭遇不測,只不過,大多數俱樂部在地方上都是手眼通天,出了這類尷尬事情後往往能夠通過各種關係消災弭禍。

而北京就是一個特殊的地方。在北京這個「一片樹葉落下來能砸到三個處長」的城市裡,足球從業者並不像在別的城市裡那樣享有特權,而且北京在這方面又具有相當的管理力度,所以無形中成了讓人翻船的「事故高發地段」。

北京宣武區公安局對於裁判來說或許是個頗有意味的名稱。據記者瞭解,算上龔建平的「涉嫌嫖娼案」,這已是宣武區公安局記錄在案的第三宗涉案者為足球裁判的案例,其中一宗的對象還是曾在中國足協裁委會擔任要職的前國際級裁判,當時北京市足協和中國足協都接到了通知。恐怕有此「愛好」的裁判將來誰也不會願在宣武區的地頭上駐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攀岩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