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的兩位姑母——珍妃、瑾妃

2002-03-22 05:43 作者:唐海沂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家隸屬於滿族正紅旗,姓他他拉氏。珍妃、瑾妃是我的親姑母。

珍妃在我出世前已被那拉氏迫害致死。關於她的一些事情,我是從長輩和我家老佣人的講述中得知的。瑾妃在1924年病逝,當時我已是十幾歲的孩子,並和她生活過一段時間。她的一些事情(特別是辛亥革命後的宮廷生活)都是我親眼所見。

珍妃思想開朗,性格豪爽,敢做敢當,不畏邪惡。珍妃之所以形成這種性格是和我祖母(二妃的生母)的影響分不開的。我祖母是個寧折不彎的人,從來不奉承權貴。

我家有個老佣人姓李,是給祖母做小鍋飯的,大家都叫她禿老李媽。她跟我說過珍妃瑾妃進宮前後當時家裡的情況。

光緒十四年(1888年)農曆十月初五,當時我二位姑母還沒有成年,就接到朝廷懿旨冊封為光緒皇帝的瑾嬪、珍嬪。這件事對我家和對祖母來說,不是喜事臨門,而是禍從天降。祖母深知女兒的性格,對慈禧的狠毒也早有耳聞。宮廷裡家法森嚴,女兒去做小老婆,免不了挨打受氣,說不定還會招來滅頂之災;從今後要想見到女兒,那比登天還難。

從接旨那天起到二位姑母上轎前,祖母臉上沒有一點笑容,家裡從上到下個個心神不安。二妃上轎那天,祖母正坐在正屋桌旁吸水煙,當兩個女兒跪在母親面前告別說「額娘,我們走了」時,她強抑淚水,伸手打了倆女兒一人一個嘴巴,說道:「只當我沒生你們這兩個女兒!」轉身進了裡間屋。老李媽說,老太太進了裡間屋一天沒出來,也沒有吃東西。

我母親後來對我講,二妃進宮後,家裡像辦喪事一樣,個個心情沈重。這種氣氛持續了好長時間,直到後來珍、瑾二妃被封為貴妃,珍妃深受光緒皇帝寵愛,家裡才算鬆了口氣。

自二妃進宮後,我家從祖母到一般佣人都稱瑾妃為「四主」,珍妃為「五主」。「主」字是對后妃的尊稱,「四」和「五」是按我家中同輩女孩的排列。從我記事起,家裡就沒有人敢提起二位姑母的真實閨名了。二位姑母到底叫什麼,我也不知道。

珍妃因受光緒皇帝的寵愛,而引起了隆裕皇后(慈禧的內侄女)的忌恨,加之珍妃性格倔強,不會奉承慈禧,隆裕經常在慈禧耳邊吹風,慈禧就千方百計地找她麻煩,為內侄女出氣。當年珍妃身邊有一貼身宮女白大姐,宮裡人都叫她白宮女。白大姐是專侍奉珍妃起居生活的,後因珍妃受貶,牽連了她,被轟出宮來,生活無依無靠,祖母出於同情收留了她,祖母逝世後,白大姐就一直和我家生活在一起,她經常對我談起珍妃的一些情況。據她說珍妃長得很漂亮,並擅長書畫、下棋,雙手能寫梅花篆字。白大姐還說珍妃聰明伶俐,常代替皇后參加宮裡的一些大典。宮裡的典禮禮節很多,如要求皇后要穿著花盆底鞋,頭上戴著衤殿子,走丁字步,一步一安,還要磕達兒頭;在請安或磕頭時,頭飾和耳墜不能不擺,也不能亂擺。頭叩的不能太偏,又不能不偏,這個尺度隆裕皇后總掌握不好,可是珍妃一學就會,只好由珍妃代替。這些就更引起了隆裕的忌恨。

白大姐說,隆裕為了報復,就和李蓮英及珍妃宮內的太監勾結起來,把一隻男人靴子放在珍妃的宮裡,妄圖污蔑她有姦情。為了這件事白大姐也受過拷打。後來又因珍妃有一件衣服的料子和經常進宮演戲的一個戲子的衣料一樣(據說戲子的衣料是光緒送的),隆裕抓著這件事又大作文章,致使珍妃遭受廷杖(扒開衣服,用塗有黃油漆的竹竿打)。

珍妃喜歡照像,尤其喜歡女扮男裝照像,有時還穿著光緒皇帝的衣服照像,這又遭到慈禧的反對。慈禧命人到珍妃宮中搜出照像機和穿男裝的像片,大怒,為此珍妃又受了「掌嘴」之罰。

光緒二十年(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珍妃的家庭教師文廷式(江西才子、庚寅榜眼、甲午狀元,後授翰林侍讀學士)和珍妃的堂兄志銳上奏李鴻章對日態度怯懦。與此同時他們又通過珍妃影響光緒皇帝,採納主戰派意見,對日宣戰。

珍妃、文廷式、志銳的行動引起了主和派的忌恨,加之文廷式、志銳又奏過李鴻章一本,因此李鴻章授意其心腹--御史楊崇伊,反奏「文廷式企圖支持珍妃奪嫡,取代隆裕皇后;反對慈禧聽政,支持光緒皇帝自主朝綱。」這樣,慈禧恨透了文廷式、志銳和珍妃。她本來就想廢掉珍妃,正無碴兒可找,藉此機會正可解心頭之恨。就下旨以「交通宮闈,擾亂朝綱」的罪名,將文廷式革職,趕出毓慶宮,永不錄用;志銳從禮部侍郎被貶職,出任烏裡雅蘇臺(蒙古境內,距烏蘭巴托正西1800里)參贊大臣。珍妃之事也把姐姐瑾妃牽連進去,姐妹雙雙受了廷杖,二妃從貴妃降為貴人。

1898年(光緒二十四年)戊戌變法,珍妃支持變法。她經常通過自己的親信太監,把宮裡的一些密事告知我的父親,父親又告知維新黨人。後來由於袁世凱告密變法失敗,光緒皇帝被軟禁瀛臺,珍妃也被慈禧叫去當眾受辱挨打,貶入冷宮。我父親也因與變法有瓜葛被革職為民,從此俸祿和錢糧一律斷絕。我家生活無了依靠,又恐再遭慈禧迫害,只好賣掉粉子胡同房產,全家逃亡上海。

珍妃死後,聽出宮來的宮女說,珍妃被打入冷宮後很是淒慘。珍妃在冷宮裡熬了兩年之久。她之所以能堅持下去,是因為她把希望都寄託在光緒皇帝身上,希望光緒皇帝能重整朝綱,做一個英明君主。可是她怎能知道光緒皇帝的艱難處境和不能有所作為,最後竟導致了自己的死亡呢!

1900年八國聯軍侵入北京。慈禧不顧國難民危,帶著光緒皇帝、皇后西逃,事後聽給慈禧做過奶娘的趙媽說:臨行前慈禧命人將珍妃從冷宮裡帶了出來,當著光緒皇帝的面,假意要帶珍妃西逃,珍妃表示「國難當頭,我不走,而且皇上也不該離開京師」,與慈禧爭吵起來。慈禧大怒,表示如果不走只有死路一條,珍妃毅然選擇了後者。於是慈禧命李蓮英指揮,由太監崔玉貴、王某執行。光緒皇帝見此情景,心如刀絞,忙跪下求情,慈禧厲聲斥責光緒皇帝,轉身命崔玉貴趕快執行。珍妃不准太監靠近,自己跳入井中。崔玉貴馬上向井內投入二塊大石頭。當時珍妃年僅25歲。

後來聽我父親說,慈禧等人從西安返回北京後,為了掩人耳目,對外宣稱:珍妃為了免於洋人污辱而投井自殺,並給珍妃恢復了名譽。我家又從上海返回北京,借住在粉子胡同。慈禧下旨,要我家打撈珍妃遺體。珍妃遺體在井內泡了一年半有餘,井口又小,怎麼也打撈不上來。慈禧大怒,要對全家問罪。父親嚇得魂不附體,急忙擺上香案,燒香叩頭,求五主子顯靈,救全家性命。結果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把遺體打撈上來。父親含淚把妹妹一條曲著的腿勉強捋直,然後草草埋在西直門外田村。

光緒皇帝和慈禧先後去世,宣統皇帝(溥儀)繼位,隆裕皇太后聽政。又將珍妃的靈柩從田村移往崇陵皇家墳地。我祖母和父親參加了葬禮。祖母在墳前沉痛地悼念了自己的愛女。

宮中改制,允許后妃娘家女性每年二、八月進宮省親。我祖母和嫡母進宮看望過瑾妃。瑾妃出自對妹妹的懷念,曾讓祖母把白大姐偷偷地藏在車裡帶進宮來和她敘舊,問清妹妹受罪受氣之情況,以慰思念妹妹之心。家裡這時才得知瑾妃在西逃返京後,曾在珍妃井前燒過三天香祭祀妹妹之靈。

珍妃的死給我家帶來了極大的不幸,給祖母增添了無比的痛苦。從此我家中就無人再敢提起這件痛心之事。珍妃在家中的遺物全部燒掉,好像家裡從來沒有這麼一個人一樣。

1911年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我就誕生在這個暴風雨的年代裡。清帝退位後根據「清室優待條件」,仍能保持他的一定尊榮,生活上也要受到充分優待。從我記事起只知道故宮裡住著一個姑爸爸(即瑾妃,滿族稱姑母為姑爸爸)。聽母親對我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被召見進過宮,姑母很是疼愛我,還賜給過我玉如意等貴重物品。我清楚地記得後來見到姑母時的一些情形,時間大約是1917年到1922年間。

那時我六七歲,奉召進宮,總是弟弟陪著我。我倆坐著家裡的木輪騾轎車,從神武門進去,到順貞門往東拐,經過現在珍寳館西牆外往南,才能到達瑾妃居住的永和宮東門。下車進了東門,在殿外聽候傳叫。只聽太監一聲高喊:「瑾主子有旨,傳六、七爺進見!」我和弟弟隨著太監來到永和宮正殿。只見瑾妃端坐在西邊的寳座上,頭上挽著旗鬏,鬏的四周戴著珠串花,穿著灰色緞子旗袍,外面套著藍色的坎肩,腳上穿著福字履鞋,和我在照片上見到的一樣。

現在回憶起來永和宮的陳設和現在儲秀宮相彷,只是瑾妃的寳座擺在西邊面朝東。寳座後面是座「百鳥朝鳳」貝雕大屏風,屏風後面是西裡間,這裡就是瑾妃的寢室。在東側楠木落地罩前面擺著一座大鐘,這座鐘成了我進宮最愛看的一件東西。每當報時時,鐘樓裡走出一個小人,左手舉著一個鐘,右手拿著一個小錘,打幾下就是幾點鐘,打完了又縮回去,樓門又關上。出於童心好奇,我經常坐在鐘邊守著看完打鐘再出去玩。

見到瑾妃,我趕忙上前一步,垂手直立叫一聲「親爸爸」(親爸爸是滿族對姑母一種尊敬又親切的稱呼),然後行君臣大禮(這種君臣大禮就是三拜九叩,為了進宮在家裡不知演習了多少次。即先將左腿向前邁出一步,右膝跪下,再將左腿收回,雙膝跪下,叩一個頭直起上半身,這樣叩三個頭後站起身來,照這樣再重複兩次叩頭,站起身來雙手下垂直立)。在行大禮時嘴裡還要不住地叨念著:「親爸爸吉祥」「親爸爸萬事如意」等吉利話。

參拜後垂手站在瑾妃身旁,聽候她的詢問:「太太可好?」(太太是滿族對祖母的稱呼,這裡指的是珍妃瑾妃的生母,我的祖母)「你們可習字了?能作多少字文章?是否有長進?」我都一一回答了。紫禁城的禮節煩死人,我的心早就飛到外面去了。但臨出家門時父母親再三叮囑我們進宮去要守規矩,不然四主子怪罪下來可吃不消,要挨板子、受廷杖。每次見禮時我都提心吊膽,怕觸犯了「皇規」。

見完了禮我們就由太監帶著玩耍,但絕不許到處亂跑。我最喜歡的是看瑾妃寫字。每次寫字都在正殿的大書案上。宮女和太監為她研好墨,她就叫我和弟弟在書案的另一邊為她拉紙。瑾妃書法挺秀,她最愛寫的是大抓筆字,如一筆龍,一筆虎,一筆壽等,有時也寫小楷、中楷。上午時間就這樣度過了。

由於男人不准在宮裡留宿,吃完晚飯,我們就出宮回家。在與姑母告別時,還要再行一次君臣大禮。每次臨鵯骯媚改侵至盜擋簧岬謀砬櫓鋇較衷諼一姑且漵絛隆5筆蔽也煥斫夤媚傅男那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唐海沂相關文章

Top